吉林趣赢平台网 > 玄幻趣赢平台 > 草侠 > 第四部散 妖魔道第九章 烟尘散尽 了却(全书完)
    木青山缓缓站起身,并无任何的举动,只是目光逐渐变得越来越深遂,周身上下开始散发出的气势愈来愈强,瞬息之间,已漫过了普通人类的心理承受线。

    这是一种来自高等生物层面的震慑,勾起了每个人基因深处最本能的反应。

    木青山身上散发出来的这股强悍气息,以这间烧味店为轴心,迅速向四面八方蔓延,很快,整条街上跪满了不由自主的行人,所有人在这瞬间感应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炙烧与战栗感。

    木青山此刻也同样不由自主,只是突然觉得想要发泄,痛快淋漓的发泄,将自己的全副力量展现出来,那是一种抗争,一种对未知,对心中恐惧的抗争。

    终于,木青山感应到了令自己几乎控制不住的源头,一股来自头顶上方的奇异感觉!

    “啊……”木青山再也忍不住,一声仰天长啸,蕴含着绝世力量的音波自木青山口中发出,直冲向头顶上方,顿时将屋顶掀了个稀巴烂,每一寸土瓦砖石都被这道音波震得粉碎,化为细尘飘落到众人头顶。

    这时木青山才发觉,头顶的天空,竟然已经黑了!

    一艘巨大无匹的太空战舰停在了地球大气层外的虚空之中,由陨石和机械组成的超大舰身,将太阳的光芒挡却了大半,整个北半球白昼变作了黑夜。无数生灵均在同一时间,仰望天空,或惊恐,或彷徨,或祈祷,或绝望,诸多情绪,在每一个人心中滋生。

    自己一直担扰地事情。终于发生了!

    身形微微晃了一晃。木青山瞬间闪到了王重阳身旁,单手按在他的肩头,王重阳只觉得一股热流顺着对方的指间直冲入自己体内,不过数秒钟的时间。就已在四肢百骸之间流转了一个大圈,然后顺着轨迹开始自行运转。周身上下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木青山收回手掌。在王重阳耳边沉声道:“替我照顾她!”

    王重阳闻言浑身一震,这人与自己才不过相识一面,就将女朋友托付给了自己,这……这……但是又觉得这人似乎要去做天大的事一般,声音之中的沉静,自己竟然无从抗拒,心一横,重重的点了头。

    木青山回头深深地望了周乐一眼,周乐似乎感觉到了些什么,勉强笑了一笑,冲着木青山点了点头。

    木青山不再多言,刚才已将一道火舞圣光气打入王重阳体内,此刻自己的境界,已比千年前的那位李凝阳高出不少,看似如此轻易的传功,已将火舞圣光气送入了这个王重阳地体内,且生生不息,自行运转,假以时日,至少在这普通人的世界里,已没有多少人可以欺负得了他了。以这人地性子,把周乐交托给他,应该是个错不了的决定。

    木青山心中稍微安定,身形立刻化为一道疾风,直直冲出了店门,然后转折直上,下一刻已经在半空中作高速移动了。

    此刻下方地世界已经乱作了一团,木青山全速飞行在高空之中,不一会儿,已经越过了重重山脉,直逼神农架。

    “奄……嘛……呢……呗……咪……牛……”

    就在木青山快要临近神农架的时候,突然自下方一座山头之上,传来蕴含着强大佛力的六字真言。

    这六个字并非用声音喝呼出来,而是以一种玄之又玄的方式,直接传入了木青山的灵识心海之中。

    周身气脉一乱,木青山立刻无法保持住高速飞行的身姿,几乎直挺挺的摔了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木青山在跌落了数米之后,重新稳住了身形,双目之中神光猛现,极快的锁定了山头上的目标,如电一般飚射而下,呼吸间就已站到了对方面前。

    “什么人?”木青山心急如焚,毫不客气的喝道,双臂间紫芒乱闪,已将火舞圣光气催运到了极致,看来此刻的他,动手的兴趣比说话的兴趣大得多。

    “木居士,请听小僧解释!”木青山面前站了一位眉清目秀的小和尚,双手护着头作挨打状,眉宇间却透出一股与年龄极不相符的祥和与豁达。

    面对着这么个小僧,木青山当然不会随便出手,忍住胸中的燥意,扬声问道:“你劫我下来有什么事?”

    木青山用了劫这个字,恰巧说明了自己并未对这名小僧放松警惕,能够仅用六字真言就将自己截留下来的人,这世间已然并不多见。连自己刚才几乎都以为下方来人是一方之主了。

    “木居士,您心中的燥意太盛,连这些草木都感觉到了,您没有感觉吗?”小僧仍是一脸诚恳的说道。

    “我没有心情听你讲废话!如果你没有瞎的话,应该看得到头顶上的是什么,要么让路,要么死!我不想多听一个字了!”木青山说完之后,刻意放开体内强大而狂暴的气息,猛烈的风息吹得四周碎石乱滚,声势骇人。

    “等等!有位故人想见你一面!你看那边!”小僧说完这句话,扬手指了指左边的方位。

    顺着小僧的手指望去,木青山见到一个身着黑衣的少年,体态纤弱,面色如玉,那眉眼,那抹笑容,除了失踪已久的小妖,还能是谁!

    小妖走上前几步,木青山突遇故人,心神激荡,同样也大步迎了上去。

    走到距离小妖还有两步之遥,木青山突然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那是血族的独有气息!

    木青山眼中透出一丝疑虑,立刻复又转为明亮。都到了这份上了,小妖是不是血族有什么关系,无论人类还是血族,最终都会在外星邪物的铁蹄之下被踏得粉碎。

    “木居士,你进去见了它之后,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轰轰烈烈一战,还是跟随本源之物试一试如何逃走?”小僧出语惊人道。

    木青山心中不由得一凛。自己身上这个最大的秘密。怎么可能会被一个陌生僧人知晓?

    小妖终于开口说道:“小木,这位是来自**密宗的转世活佛巴德奔嘎,你心中所想所虑,他全部知道。这一次我们来,就是想给这个世界争取一个最后地机会!这个世界的未来。不应该由你一个人背负,这亦是我们每一个种族的责任。”

    木青山摇摇头。说道:“你们不会明白它们有多么强大!

    以人类现时的科技,就算加上道门,教庭,佛宗这些力量,结局仍不会改变,就连始祖也没有足以取胜的力量,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宁愿轰轰烈烈的战死,和始祖一起,给予它们最重的一击!“

    巴德奔嘎双手合十,童稚地脸上露出庄严地表情,一字一句的说道:“木居士,这个世界上,能够感应到始祖存在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已,而只有你一人能与始祖沟通,所以我们希望由你去说服始祖,这大地上的生灵,与那外星邪物,未必真没有资格一战,但是我们需要始祖和你地力量。”

    巴德奔嘎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人类所拥有的创造力无穷无尽,人类自身地潜力亦无穷尽,人类与生俱来的攻击性,同样也无比地强悍!你来看,人类的抗争已经开始了!”

    巴德奔嘎说罢,信手在土坡上画了个圆,这位转世活佛果然佛法高深,圈中渐渐显出颜色,画面也愈来愈清晰。

    从木青山的眼中看到,画面中闪过一些只有在科幻电影中才见过的巨炮,炮口的金属闪动着幽蓝色的光,显得狰狞无比,一排排的太空飞行器高昂机头,蓄势待发。一队队身着银色金属装甲的人类战士踏着坚实的步履匆匆而过,给人以群体力量强大的感觉。

    画面中所看到的场景与军容,绝非一时之功,木青山恍然大悟,原来人类对头顶上的外星邪物并非毫无觉察,而是早有准备。

    圈中的画面推进放大,落在了其中一名人类战士的身上,这名宽肩厚背的战士转过身来,露出一脸憨厚的笑容,大力挥了挥自己泛着金属光泽的手臂,咧嘴冲着木青山笑道:“木哥,俺知道总有一天咱们还会见面的,没想到吧,俺居然参军了,这条铁胳膊比以前的还好用!

    俺是个大老粗,只知道人活着争口气,见识过这帮外星鬼子之后,咱对私仇也没什么兴趣了,听说这些外星鬼子终于露出尾巴了,咱爷们要

    第一个冲上去,给他们来个狠的!“

    朴存虎指了指头顶,然后笑道:“多的话不说了,俺在上前,等着你来!”

    画面下一刻转入了无数战机飞上外空的画面,人类与外星邪物的

    第一次官方接触,正式展开。

    圈中的画面渐渐消失,山坡上的三人同时抬头仰望苍穹,头顶之上黑暗依旧厚浓如墨,在那艘外星巨舰周围,爆发出星星点点的闪亮,以木青山的修为,当然知道这每一个光点都是缘于地球战机爆炸时所引发的光亮。

    这只是一轮试探性的接触,这些被派出去的太空战机并未主动发起攻击,却在外星巨般的防御圈之外被无情的击落了。

    这一举动,彻底证实了这艘外星巨舰对地球的敌意。

    巴德奔嘎活佛双手合十,沉声说道:“人类的身体虽孱弱无比,创造出的利器却能生毙虎豹,习武之人练成武功之后,足以成为百人敌,甚至是千人敌。人类的力量,绝不只是我们所看到的那般简单,人类的斗心,是可以创造出被称为是奇迹般的存在。木居士,你也是一样。如果我们能够将所有的力量迭加起来,或许可以创造出真正地奇迹!本僧愿意舍去九世修行,得证道果!”

    巴德奔嘎活佛说完,伸出小手,一扯一吸,将身旁的小妖卷了过来,轻轻一掌按在小妖的腹部,口中唱起佛号的同时。

    整具肉身虹化消散。只剩下精纯无匹的佛力,源源不断的输入小妖的体内。

    小妖一脸的茫然,木青山更是惊讶不已。不过片刻,巴德奔嘎活佛已消融得点滴不剩。只留下一身佛力澎湃地小妖呆在原地。

    嘭!嘭!嘭!一连串爆响过后,全身上下充盈着九世佛力地小妖背后。竟然生出了一对金翅,整个人也变得截然不同。

    不过片刻的光阴,小妖身上的妖力不住攀升,竟然从一个低等血族一路弹跳至当日血皇的境界。

    木青山心中讶然不已,这巴德奔嘎活佛转了九世,一身佛力之盛,天地间大可来去自如,竟然轻易地舍去了,而且他的这种舍身,毅然将自身地精神印记消散得点滴不剩,不仅再无转世的可能,且这世间无论上穷碧落下黄泉,从此再也没了这号人物。

    小妖得了一身佛力,从低等血族一举转化成为了一种全新地生命形态,这在血族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之事,以他此刻体内的能量之强,已踏入了不死不灭之境,换句话说,他已成为了木青山需要猎杀的目标之一。

    巴德奔嘎活佛果然智慧通天,此举舍身,令木青山无从选择,以木青山的真情真性,是绝不会伤害挚友的,而且发生在小妖身上的这一变化,恰好证实了人类的强大创造力,人类活佛与血族的融合,竟然可以催生出如此强大的力量,那么若是更强的两者或多者融合,会不会终有一天,衍生出比外星异物更加强大的力量呢?

    小妖沉默了片刻,说道:“活佛的意思你应该都明白了,要怎样取含,你自己决定吧。我要去找老虎了,呵呵!我这条命是活佛救下的,这身力量也是他给的,就用来燃烧在这战场上吧!”

    小妖说罢,展开一对金色的大翅,扑楞了几下,振翅飞向天际,转眼间已化为了一个黑点。

    木青山胸中百感交集,说不出的滋味。自己同样有要做的事情,至于最后有没有机会与这两名好友并肩作战,那就要看自己的造化了。

    一路疾行,很快就进入了密境之中,穿过辽阔的草原,木青山重新回到了巨树之下。

    “我的孩子,你回来了!我感觉到它们已经靠近我了,他们很强大!太强大了!”一缕低沉的声音直直透入青山的脑海之中。

    木青山沉吟了片刻之后问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话音未落,脑中立刻浮现出了外太空的巨大场景,本源巨树利用自己的独特思感,直接联结到木青山的脑部。

    地球上的巨炮五分钟前已经齐射过了一次,人类文明史上最强大的主力炮将一道道能量光柱送入太空,却没能起到应有的效果。到目前为止,人类科技的一切手段,均无法突破外星巨舰的防御力场。

    太空之中的激战仍在继续,各式各样的地球飞行器前赴后继的冲向外星巨舰,有如一波又一波的浪花拍击巨硕礁石,在漆黑如墨的星空之中绽放出一朵接一朵的绚丽火花。

    虽然到目前为止,这艘外星巨舰并未发动真正的进攻,但是它庞大的体积带来的震慑力是无比强大的,不仅是地球上的军事力量正在努力,就连地球上存在的一些隐藏力量也纷纷冒头,凡是有力量挥出一击的势力,无论仙佛道魔,不断的有人出手挑战。

    太空中的战机群渐渐凋零之后,一道道带着各色光芒的力量不断飞入太空,轰击在外星巨舰的防护力场之上,时不时迸出肉眼无法看到的能量波纹,朝着四面八方散开。这些力量中,有的来自停留在地球上的修仙者,有的来自各种宗教的奇功异术,有的甚至直接就是修炼成型的妖族联手,以足够强悍的妖力直接轰向外太空,可惜结果仍是一样,无法突破外星巨舰地护罩。

    “我想试一试!”木青山通过思感向巨树传达出自己的心意。

    “我的孩子。你想怎样尝试?”巨树答道。

    “我要你把主动权交给这大地上的所有生灵,联结所有的力量,拼死一战!我要把全部赌注压在人类的创造力之上!”

    木青山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

    巨树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道:“或许,我们可以尝试,事实上我沉睡了太久,如果早知道外面世界的人类能够做到这个程度,结果也许会不同。我地孩子。请你敞开心扉吧。我会把你跟这个世界上地所有生灵联结起来,接下来的事,你可以试一试!”

    木青山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只觉得自己的灵识突然开始加速度。速度越来越快,犹如乘坐升降机般。不住向上攀升,直到意识与巨树逐渐融合。木青山始才“睁”开了眼睛。

    木青山睁眼地这一瞬间,地球上的所有生灵,无论强弱智悬,心中均是一震,一股发自基因深处地亲切感,来自本源的依恋,泊泊流淌。

    自己是谁?

    从哪里来?

    要往何处去?这曾困扰着人类历代哲学家数千年地问题,在这一刻,每个人的心中竟然如同明悟了一般。

    木青山的思感,瞬息之间已包卷了整个天空,大地以及海洋。所有的生物在这一瞬间,均感受到了本源的召唤,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冲动。

    这时自木青山内心深处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我的孩子,下一刻,我将陷入漫长的沉睡之中,我的所有力量,以及我所创造出的所有生命的力量,就交托给你了。你们的意志,将决定你们所创世界的命运。”

    一股前所未有的清凉之力立刻遍布全身,同一时间,来自地球上所有生命的能量,源源不断的冲入木青山体内,以及他脚下的巨树躯体之中。

    巨树以疯狂的速度向上生长着,每一秒钟,都有无数的下层枝叶在枯萎剥落,然后新的枝叶不停的朝着天空生长,犹如一座刺向天际的巴比伦塔,在这些枝叶的顶端,木青山重新闭目不动,傲然而立。

    很快,这棵前所未有的巨大植物如同一枝锋利的长枪刺破苍穹,穿过大气层,直逼向地球外太空上方的那艘外星巨舰。

    所有的地球生物都在这一刻翘首仰望,巨树与太空中的外星巨舰接触的那一刹那,木青山突然

    第二次睁开了眼睛,脸上首次露出狡黠的微笑。

    木青山体内的澎湃无比的清凉之力突然转化成为另一种形式的力量。

    一道邪恶冰冷的异力撞在外星巨舰的防护罩之上,奇迹出现了,这道并不算太强大的力量,却轻而易举的钻过了外星巨舰的强力防护罩,令其露出本不应该有的一丝空隙。

    体内力量再度转化,重新化为清凉异力,再提升一步,将脚下源自巨树本源的终极力量,转化成为攻击力强大的火舞圣光气,瞬间大爆发!

    无数道紫色的绚丽之炎燃亮了整个外层空间,木青山将已身化为锋锐的枪头,一道巨硕无比的金锥气刺狠狠的钻入了外星巨舰的舰壳内部,引发了一连串巨爆之声。

    地球上的天地元气以及每个生命体的本命元气均通过本源巨树的召唤,汇集到木青山脚下的巨树躯体之上,然后源源不断的推向外太空。

    外星巨舰的外壳一破,那道强横无敌的防御罩立刻消散于无形之中,除了已深入舰体的木青山之外,本源巨树之前创造的那些强横无比的野人,纷纷沿着巨树的躯体,顺势冲入了外星巨舰的内部,这些破坏力超强的战斗生命体一经投入战斗,立刻爆发出惊人的效果。凡是遇上舰内的外星邪物,随手便三两下撕碎了,这些野人很快就形成一股战斗洪流,在外星巨舰体内四处流窜。

    地球上的修真者,魔人以及妖族,很快就查觉到了这个难得的机会,纷纷组队,极有默契的杀入外太空,拼尽每一分力。也誓要将这艘外星异物的战舰消灭。

    木青山足踏着巨树的枝味末端,势如破竹,凭着脑中来自本源巨树地悠远智慧,根本不理会一路上遇着的外星邪物,直逼这艘外星巨船的动力系统。

    轰!轰!爆响连连!

    “就是这里了!”木青山一鼓作气,遍布体外的金锥气刺余势未蝎,将眼前的这扇模样古怪大门轰然撞开,脚下的巨树枝叶终于停止了生长。将木青山送至了这艘外星巨舰的核心之处。木青山此刻体内的力量已攀至顶峰。有信心轰杀一切任何挡在自己面前地敌人,自己也完全做好了心理准备,接下来面对地将是关系到整个地球万物生灵的一场苦战!

    “你终于来了!”淡淡的语气,从容不迫。少了一份狂傲,多出了几分睿智。

    以木青山今时今日的修为。以及结合了本源巨树之后智慧,突然在外星巨舰棱心位置遇上这人。不由得也愣了一愣。

    如果到了最后一刻,出现在自己面前地敌手,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是杨琳轩,那并不足为奇,可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最后地时刻,出现在木青山面对的对手,竟然是失踪以久地毕家大公子,毕东流。

    木青山顿了一顿,目光之中的坚定之意并未有任何的改变,无论面前对手是谁,轰碎这艘外星巨舰,解除地球的最大危机才是关键。

    毕东流似乎看出了木青山的意图,微微一笑,道:“木青山,你不用太紧张,这艘船对你们是没有威胁的,现在不会有,今后也不会有!你们全都错了!错得很离谱!”

    木青山深吸了一口气,口中蹦出了一个字道:“说!”

    毕东流毫不理会巨舰内已是烽烟四起,而是娓娓道来,“这艘船的使命,并不是占领这个星球,而且寻找他们的同族,听上去很可笑吧。

    这个战斗种族很独特,以地球上的认知标准来看,你可以称他们为邪恶生物,因为他们的目标就是不停的征战与征服,开疆拓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与人类,有十分相近的嗜好,不过他们对地球这样的低等行星资源,可完全没有兴趣。

    值得一提的他们的一个特性,族人只可战死,却不会被同伴抛弃,这一点可比人类优秀太多了。

    因为这位遗失者在战斗中受伤太重,记不得自己的身份了,所以他的同伴就一直留在这里,等待着这个文明的发展,等待着那个族人的苏醒。多亏了其中一个幼生体,她来到地球,融入了地球人的生活,甚至成为了大明星,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吧,对,她就是我们的老朋友杨琳轩。

    我一直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会如此的深爱着她,就算明知她是邪物,也义无反顾的爱着她!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我的基因深处,有着和她相同的精神烙印,因为我就是那个遗失者。

    在我觉醒的那一刻,我便接收了这艘船的绝对控制权,但是我无法相信自己深爱她的理由,其实只是源于基因之间的吸引,也就是说,换了任何一名我们的族人,我都会爱上!那么,我所坚持的爱,是真正的爱吗?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最后,我竟然……竟然亲手毁灭了她!我的族人,我的爱!

    所以我一直停留在这个星球的上空,并没有任何的举动,我在回忆,回忆爱她的点点滴滴,直到你们攻进来的这一刻!

    现在,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毕东流惨笑了一笑,轻轻挥一挥手,一股沛然莫敌的强大力量将木青山压得胸口窒了一窒,紧接着便被轻而易举的送出了巨舰之外。

    浩瀚宇宙,何其之大,人类在这宇宙空间之中,究竟扮演着何样的角色?亲!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还请记住本站帮忙宣传下哦 !本站哦 !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草侠 http://www.jlxs8.com/2_2896/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