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玄幻趣赢平台 > 新覆雨翻云 > 第七十章 第- 破碎虚空
    大#六年春,二月末,南线战事结束,印度南北三大王朝被明军以迅雷之势灭掉

    此时的中亚帖木儿帝国陷入了王储之争中,诸王割据,烽火连天,战事延绵北线的明朝两大奴属族‘鞑靼’和‘瓦刺’将整个俄境之敌灭尽在全的战略布暑中,他们挥兵挺进中亚边境,准备下一轮攻势,南线的奴属国澜沧王国十万大军沉兵波斯和大食边境

    全面扩张战略在四月初展开,西路军由常升,仝承式为主帅,统兵七十万,扫西陲,挺进中亚,北线由鞑靼,瓦刺做先锋,平保儿为中军主帅,统兵四十万随后跟进

    南线澜沧国为先锋,徐辉祖统兵五十万随后跟进,三路大军,一举朝中亚诸国开进

    由此同时重组建了远征舰队第一舰队和第二舰队,第一舰队由原东一纵凌战天挂帅,配备全的战舰千艘,合以前的战舰共三千多艘做为先头部队,黄敬天的皇卫军随我亲征,跟第一舰队一起出发,第二舰队为南一纵的盛庸舰队,他组成五千艘舰的庞大舰队,跟在我们后面,运带庞大的战略物资,同时还有三十万兵源,随时让他们登陆殖民地建立军事基地

    我和一众夫人们登上了的‘大帝号’战舰,扬帆出海,此时的吕宋岛,文莱岛早成了我大明的奴属国,东南亚海域已完全置于明室舰队的控制之下了,它太强大了

    西方世界要让着东方的战神蹂硼了,任何人不能改变这形势,谁也阻止不了战神迈出的脚步

    进军世界算是我的目标,横扫欧陆北美,南非称霸太平洋,大西洋

    大统十三年,冬十一月,我地远征主力返回了大明,成就了史无前例的霸业,殖民国地发展达到了二百多个,明武基地可以说遍布世界各个角陆了,如此的伟业宏图绝对让世人敬仰

    同月我独自一人带那三把魔剑在东北府境内登陆去寻找里赤媚曾经带走的那一把

    这七年中,我不断的对夫人们的体质和经脉进行改造,最终将她们体内的真气转换为虚空中的力量,那就是宇宙中蕴藏的神奇力量,那是一种最普通地物质颗粒,我称它们为‘虚子’,它们随着人地意念随时可以在人体出现,意动即来意消即去,连一直不谙武道的怜秀秀都给我的强行改造进入了‘虚子境界’,其它人就不用提了,这刻的她们都步上了我给她们铺就的那条‘路’,有朝一日她们可以‘破碎虚空’去另一个空间和我相会

    我运用这种‘虚子’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它的强横绝不是人类修练出来的真气可堪与之比拟地,即便我以前吸收的天地间能量也不及它的纯度和密度于万分之一但是它并不能承载我的记忆,我把这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四把魔剑上,若它们不能给我惊喜,那我不知道还要苦修多少年才能让‘虚子’提升到另一个高的层次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人地体质用来承载宇宙的力量已经突破了极限中的极限,再强的话可能因受不住压力而被它解体

    三把魔剑背在我的背后,我迅地掠向满山林木的北山,背后的魔剑经过多年和我心神相通,我已感觉到它们的细微变化,越往北走,它震颤的越厉害,它是在告诉我它同伴的方位

    三天之后我登上雄伟壮丽的北山山脉,在一处幽深的山谷中,我看到了一个人,甄素善

    我完全可以感觉的到,方圆百里是罕无人烟,她应是着大山唯一的主人了,远远望着她时,我首次生出了感动,在这方圆仅数里的死谷中,树绿花红,一汪明镜似的小湖远远望去给人无比宁静的感觉,一块很小的田里,甄素善正在农作,是那么的专心,那么的投入,身上穿着粗布衣裙,还有不少补丁,但是很干净,一个昔日叱咤武林的娇娃如今卸甲归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从她所住的几亩小田能看的出来,她这一生肯定是不准备出世了

    一幢十分简陋的茅草小屋孤单单屹立在小湖之畔,小屋前是一块丈余方圆的平整出来的空地,放着一张精致的小木桌和几把小凳子,一切显的那么的安静,宁谧,和祥

    当蹲在地里的甄素善抬起手臂抹额上的汗水时,她的目光呆住了,因为我已经站在她三丈外了,我卸下背上的三把剑,将它们插在地面上,它们久违的同伴就在不远处的茅草屋泥地上

    从不住震颤的四把魔剑上我移了目光,望着她淡淡一笑道:“远来是客,素善你不欢迎朕吗?”

    甄素善浑身轻颤,眸中却掠过了一丝异采,脸上涌起惊喜的神情,双手慌乱的在衣襟的前摆擦了擦手,她老了,看上去有四十几岁的样子,我并不知道当然她给擒下时残忍的破了气海,一身苦修付诸流水,我完全感觉的到她身体的柔弱,而且已经沉疾,看来她当时的伤相当重,不然以里赤媚之能也不至于让她落到如此地步,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恩恩怨怨,争争纷纷,尽若过眼之烟云,昔日佳人风华逝去,留下了一脸的岁月沧桑痕迹,她不再以前的甄素善了,她流露出一种娴静,恬淡,眼中没有留下以前的丝毫仇恨,她完全的变了

    “皇上,赤媚说你会来的,他走的时候告诉素善,这里有你需要的东西,你一定会来的,素善只想着再见你一面,所以一直守在这里,告诉素善外边现在什么样了?”她淡淡道激动的情绪平复了下去,她比以间熟了,昔日最大的敌人如今却似乎变成了朋友

    “素善你的修为给废了,朕一直不知道这事这些你呆在这里还好?”我深深看了她一眼

    “这也是你的手下留情了,两军争雄,胜者王,败者寇,当场身亡也无怨言,素善很幸运了”

    “外边变地很厉害,东西南北,远至中西两亚欧陆海外北美,南美,都已平定,未来会有很长久的一段太平盛世可享,朕地任务也完成了,功成身退,取了这把魔剑,用不了多久朕就离开这个世界了素善你应该出去享受一下真正的太平盛世,以大明现在的状态发展下去,它绝对会起在世界的前例,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不会再有大规模的战事发生了,小的冲突是无处不在的,朕把大的方针政策留给他们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地人类地文明只会朝前发展不会往后退的,那也不是朕一个人能让所有事一步到位的,这可能要经过几代人或是几十代上百的人去努力才能成就的大业朕最多算是个奠基人

    甄素善的脸上闪过一丝崇敬神色,露出真诚的笑容道:“素善这一生最大的憾事就是没能跟着你一起去创这番伟业或许这是命运地可排,素善能活这几年已经向天偷寿了,只怕不能享受你治下的太平盛世了,剑在那里,能见你最后一面,素善满足了,珍重,皇上”

    我转首望着她的给沧桑掩去了本来俏丽的容颜,她眼内含着满眶的泪水,却和我的眼神交击在一起,我伸将她已粗糟的手捏住,无可抗御地纯真‘虚子元气’瞬间涌进了她的体内,修复着她体内久创不愈的经脉和沉疾,轻微的几声骨格暴响过后,她的神态大变,脸上重展露出昔日地风华绝代,好怕眼神变的无比豁亮,末了,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笑道:“我们之间本无仇无怨,只是民族信念不同,文化上的差异而已,就让这一切都结束,以素善你的智慧,二十年之内不难在武道上做出全面的突破,你步上里赤媚的后路只是时间问题,好好把握这机会,朱允坟对你或你的族人所做的一切你就发了个梦,珍重,素善”说话时我的身影已在百丈之外,只剩下了一个小黑点,四把魔剑,蓦地腾空似闪电般追着我而去

    泪水不收控制的从甄素善的眼角泄下,他太与众不同了,这是一个让敌人都无比敬重他的人

    他开宽的胸襟是绝对无人能及的,他的果断刚毅,雷厉风行,他的绝世智慧,他的雍容大度,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对甄素善来说,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天,金戈铁马,炮火隆隆,江南的如画景致,洞庭湖的初遇,一切一切瞬间掠过,直到那黑点消失,她的泪眼才模糊一片

    我欲乘风归去大漠古道行单骑,背上四剑已无踪无迹,我在深山,潜修半年,终将四剑的神秘面纱揭开,但我仍弄不清它内里蕴藏的那神秘力量是什么,我仅仅凭着无上的毅志和虚字子元气摄取了它亿万分之一的能量粒子,既管如此也差点给它把我炸成了一堆靡粉

    但是我还是成功了,当我的虚子元气贯入到它的‘心’体时,给我引发了它们中心部位的能量流聚变,魔剑不堪重负,暴成粉时,我给有机会摄取那一‘点’能量

    虽仅一点,但是它是一种无限大又无限小的神奇能量,以我的强横勉强可以成为这一‘点’能量的载体,并通过我的‘神力’来和它不断的勾通,它也是有生命的,只是我们之间太陌生了,不是一天半天可以完全勾通的了的,可能那需要千年万年甚或长的时间

    大统十四年,我回到了京师金陵,举国同庆,天下欢腾,为了我这个千古第一帝

    但是皇宫内却是一片愁云惨雾,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要离开这个世上了,没有任何事物再阻止我的离去,我的一众夫人们,虽然面上挂着笑,但心里都异常的难过

    十四年,八月我传位给我的长子,他是我和虚夜月的孩子这一切都说明地破碎在即了

    夜空之下,御花园中,我的女人们静静望着我,今天我要告诉她们一个天大地秘密

    看了一眼秦梦瑶,我笑了笑才道:“梦瑶,你不是很早就想知道这个秘密了吗?你们都听着,你们的夫君能来到这年代完全是一次时空事件造成的,真正的朱允坟和我是一个融合体我是来自几百年后的那个年代公元两千零二年,但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里我完全融入了我的角色,同时也改变了历史的进程,真正历史上地明朝太祖皇帝之后允坟仅在位四年就给燕王推翻,下落不明,而燕王建立了明朝地第二代王朝,允坟在位四年只给当做了一个过渡时期是我改变了这一切,梦瑶,你一直想不通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其实后来发生的变化连我都不知道,正因为我的介入才出现了许多变化,变成了无数人的生生死死”

    “回首这些年的经历就象发了一场梦一样,还好我们可以凭自已的力量离开这世界了玄奇的宇宙力量给了我们很多希望,梦瑶你一定要续写‘剑典’地全篇张,让人们踏着我们的足迹去创造美好的人类文明,为夫去后,你们在紫金山上建一座‘战神殿’……把战神图录公布与众,让多的武道修行人不要再走那么多弯路了,世界是奇妙的,宇宙是藏着无数玄奥的,为夫先行一步去给你们探路,你们都记着,总有一天我们会重逢的,这不是一个安慰你们地甜言蜜语,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承诺,来,让我们进行最后一夜的狂欢”

    所有的女人们都哭了出来,那一夜,苦涩的笑容伴着咸咸地泪水,天色大亮仍没有人睡

    “传个令下去,正午时分让满朝文武全去紫金山顶,你们也去准备,为夫先去见个人”

    接天楼中,我再次见到了靳冰云,她的心情完全的开朗了,曾经的伤已渐渐随风飘逝

    “冰云,我要走了,来见你最后一面,有什么话要说吗?”我深深望了她一眼道

    靳冰云同样深深看了我一眼,道:“那次谈话之后,冰云考虑了些日子决定重开始,但也在这一刻她发现了一个事实,因为在瓣的开始的一瞬间,冰云发现她爱上了你,虽然这种爱在很大程度上有别于男女之间的欢爱,但‘爱’就是‘爱’,或许冰云也想象梦瑶那样坐在你的腿上听你讲故事,也想躺在你的怀里听你倾述世间的美好,但那仅仅是个愿望,一个今生不想现实的愿望,冰云要将这个期待留给生命,如果真的会在另一个空间重逢,冰云希望你去追求她,便凭你的力量唤醒她沉睡的记忆,你答应冰云这个要求吗?”

    我大力的点了点头道:“这是男人都不会拒绝的要求,象我这种色狼不会拒绝,我同意”

    靳冰云笑了笑道:“是的,你这种色狼很受女人喜欢,冰云也不例外,保重,期待我们重逢的一天,你走后冰云即回转静斋,转成剑典章,绝不辜负你的期望”

    我走近她,抓起她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吻了一下,唇于手接触的瞬间,我给她输入了一服‘虚子元气’,我可不想让她在这条路上再黑摸多久了,有了这力量她会很快达到破碎境界的

    下一刻,我的身影消失,斩冰云并不惊奇,奇异的力量流遍全身时,她脸上绽开了笑容

    在慈宁宫我见过了母亲,她些许是看破了生生死死,所以并没有多大的伤痛

    正午,紫金山上,挤着千千万万的人,满朝文武均汇聚一处

    当我的身影悠然行来时,山上再不闻半丝人声,除了林涛阵阵,可以说死静一片,只有无数双充满着泪水的眼望着我,不论是男男女女,仰是老老少少,从我登基以来他们还是第一次感到心中的沉重,可以想见我在每个人心中的地位

    不知是谁第一个跪下,然后满山遍野的人纷纷跪下,我要破碎的消息早给人传遍了天下

    我负手前行,太多我熟悉的面孔在眼前掠过

    山顶上搭起了一个临时祭台台子四周跪满了人,包括我所有地孩子安排他们来看我破碎是大有深意的,父亲走过地路,是子女们的榜样,拥有我的血统的人都是很优秀的

    我的女人们一安排开站在最前一排,左右两侧全是我最熟悉的人台子前一个人负着来回渡步,他是我的岳丈鬼王虚若无,一个百多岁地老人,但他看去还是那么地精神百倍不显老态龙钟我直接走近他,道:“岳丈,您老也该走了,不用担心我们的月儿,小婿全都安排好了,用不了几年,她们全会走上这条路的”话摆我深深看了他一眼,一抹精光从我眼中贯入他的眼中虚若无身形一震,蓦地大笑起来,所有人不由望向他的时候

    他却开口道:“总不能让老夫先送你,哈……女儿们,为父先行一步了”话音刚落,虚若无若大的身躯刹那间爆成了一团强芒,刺的人双目难启

    当大家再睁开眼时他已去的无影无形了,谁也没想到虚若无会挑这个时间离开

    其实我却知他地用意,他怀想让众人再难受一回而已,所以选择了和我一道走

    我为首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我目光投入虚空中道:“岳父您老好走

    虚夜月算是最凄惨的一个了今天既失去父亲还有要失去丈夫,她已经无法控制眼眶的泪水

    我立起身形,将她们一个个亲手拉了起来,然后是我的孩子们,他们都哭成了泪人,一个劲的呼喊着‘父皇’,我一一抚慰后,回身走上了祭台,虎目精光大盛,望着下面跪满地的人

    顾长风,黄敬天,迟奎,龙威,龙猛,蒋瓛,仝承式,刘琼,沈华,萧飒,蒋冲,韩进,徐盛,陈居上,江炳德,方海忠,陈延,罗世杰,孙祥,成硕

    荆城冷,铁青衣,碧天雁,叶素冬,严无惧,帅念祖,直破天,庄世,沙天放,简正明,沙千里,齐泰,黄子澄,张昊,傅安,沈重孝,左世常,兰致远,陶巨方,宋楠

    徐辉祖,常升,平保儿,凌战天,翟雨时,上官鹰,老杰,潭冬,郑定颜,沐春,汤鼎,邓镇嗣,何福,陈煊,陈晖,姚振,庞过之,梁秋末,盛庸

    乾罗,范良极,不舍,谷凝清,风行烈,戚长征,韩拍,易燕媚,云清,谷倩莲,白素香,寒碧翠,水柔晶,宋媚,左诗,朝霞,柔柔,古丽美,兰翠晶,乾虹青

    我地夫人们都一个泪水盈眶了,眼内都流露出刻骨铭心的痛

    秦梦瑶,于抚云,虚夜月,庄青霜,左慧瑶,沈紫绫,宋菁,史兰香,屠千娇,金婵儿,阮燕娇,平杏小,谷姿仙,薄昭如,怜秀秀,孟青青,迷情,妩媚,翠碧,玲珑,花朵儿

    我缓缓掠过众人,给我扫过的人,无不感到从眸内流入了一股温暖异流,使他们通体舒泰

    蓦地,我在远处的人群中看到了盈散花和秀色二女,有些年没见她们了,她们仍貌美如花,盈散花望着我的眼神,竟是充满了丝丝情意,我不由传声道:“你来了,散花,过地好吗?”

    她亦传音给我道:“皇上,盈散花是你的女人,一切仇怨她都忘了,只记着你是她的男人,你今天要走,她不能来送送你吗?”

    这个可怜的女人,一生孤苦,无家可归,浪迹天涯,想起当年在城外蹂硼她的一幕,我心中一阵痛惜,念动间,一道无形有实的强芒给我注入了她的眼中,那是‘虚子元气’,我要让她步上破碎之路,去的世界是补偿她的爱

    “散花,几年后战神殿会在紫金山对世人一放,你悟通战神图录破碎虚空之后,我们会在另一个世界相会的,到时朕会给你浓深的爱”我深深望了她一眼传音道

    盈散花眸光大亮,点了点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那个菊池久子怎么样了?”我不由想起了那个鬼女人

    “那天之后她又找到了散花,感觉有些不妥,人家把情况全告诉了她她当时就自尽了”盈散花回答道我再朝好微微颌首,这美女倘下了情泪

    最后我面色一整对所有人道:“今天朕之离去是为大喜,尔等无须难过,大明凶暴下了万世基业,你们定要克勤克苦,再接再厉,不负朕这一片苦心,我儿年幼,承式长风敬天,齐泰,子澄,徐公,常公,你们要扶持他些年,大明的盛世必将千古流传万世颂扬,民乃国之本民心要顺,民意要安,国强则民富,民富则国盛,切不可妄自尊大,朕留下的书藉,你们要多多借鉴里面的经验非常可贵而实用,治军治民治国都有独道之处早在多年前朕即可破空入灭了,朕却多留了这些年,只为了‘明’盛”

    我顿了顿目光转到夫人处柔声道:“诸位爱妃,别为了朕地离去而伤感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此次的分离只是为了下一次地相聚,你有珍重了朕该走了”

    烈日正当头,紫金山一片沉寂,我的身躯悠悠破空,缓缓拔起,五丈,十丈,十五丈,二十丈,似欲乘风归去的大仙一般,让所有的人心神震荡,远近山上挤满了为我送行的人,顷刻之间紫金山中响起万众的呼声‘皇上’……

    升入高空达三十丈左右,我的身躯蓦地爆起一团金色光芒,由小而大,最终变成了一个十数丈的金色光球,然后在一声轰然巨响声中,炸开,不剩一丝痕迹

    天空仍是清风慢舞,但是山上传是一片哭声

    秦梦瑶在我去一瞬间感到身躯微震,一股极灼热地强芒由她地天灵处贯入她体内,瞬间无比熟悉的感觉在她心中升起,她知道我是留给她的宝贵能量

    我在爆开的瞬间以无上的神力从那神秘能量上剥出亿万分之一的亿万分之一射给了她,期望她以后也给保存百分之一甚或千分之一的记忆,这是我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这天下第一美女如今也快是四十岁地人了,但她仍是风华绝代,仪态万千,为刻她的眼角泄下了一颗晶莹的泪珠,心里默念:夫君啊,等着梦瑶,无论你在哪里,梦瑶还会等你来寻她的,哪怕天塌地陷,海崩山裂,也不能动摇她的这个决心

    大统十七年,春二月,战神殿在紫金山落成武林同道齐往朝贺

    大统十七年,夏五月,秦梦瑶破碎虚空,同样在紫金山上,只是她选择的是黑夜

    大统十八年,夏四月,于抚云破碎虚空,紫金山上午

    大统十九年,夏六月,史兰香破碎虚空,紫金山上午

    同年冬十一月末,白芳华破碎虚空,紫金山上午

    同年冬十二月末,孟青青破碎虚空,紫金山上,午

    大统二十一年,夏五月,靳冰云破碎虚空,帝踏峰上,夜

    大统二十一年,秋九月,宋菁破碎虚空,紫金山上夜

    大统二十二年,春二月,谷姿仙,薄昭如同一天破碎虚空,紫金山上,午

    同年,秋九月,顾长风破碎虚空,紫金山上,午

    同年,冬十二月,黄敬天破碎虚空,紫金山上,午

    大统二十五年,二月至十月间,虚夜月,庄青霜,沈紫绫,左慧瑶,龙威,龙猛,乾罗,不舍夫妇破碎虚空,紫金山上

    大统二十七年,夏六月,甄素善破碎虚空,北山幽谷,夜

    大统二十八年,三月末,盈散花破碎虚空,紫金山上,夜秀色自尽殉情

    大统三十年,怜秀秀,阮燕娇,平杏小,迷情,妩媚,屠千娇,金婵儿,相继破碎虚空于紫金山上,次年,翠碧,玲珑,花朵儿也走了这条路

    至此紫金山成了后世武林中人称颂‘天道’峰

    允坟的故事暂时一段落,但他并没有完,犹意未尽地朋友,拭目以待

    全书完

    作者:严格的来说本书并未结束,但是我必须结束它了早在前些章,朋友们就看出这书要结束了从开始写本书,我就顶着很大的压力,它整整费了我五个多月地功夫,我知道这个结局是很不令大家满意的,但它是一本武侠,最后虽然给我引上了军事,但只是简述地手法一笔带过,我不想破坏了它的原味其实已经破坏了所以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允坟和秦梦瑶的故事才只是刚刚开始,黄易把年轻的秦梦瑶送和了天道,是我看的最难过的一幕,韩拍独上帝踏峰的那一段,我是哭着看完的,好象那一刻起我就在心里有了重续写秦梦瑶地想法,但是工作一直很忙,直到去年我失业后才安心下来开始码字

    ‘覆雨翻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地一个起点,它有许多伤,但对我来说是一种磨练,在这本书的后期,也就是四月一号,我了二十章的那一天我就有了的想法,压力太多是许多书变成太监的一个原因,但是我顽强的又挺过了一个月,码了二十五万来结事本书,无论如何从这一点上我看到了我的一点小小优势那就是我能写下去,肯定能

    我的想法就是搬着允坟和秦梦瑶走,走出‘同人’限制,走出‘历史’给我地限制,去到一个虚无的空间年代,尽情的发挥我的想嘉

    允坟的破碎是带着神秘力量走的,这也是他的重生,生地开始,他要改名了,秦梦瑶也要改,这里边许多人的名字会全改掉,但是大家在书中会随着的主角的记忆找到许多原来的人物,可以说他们都生了,在另一个空间,以另一个名字,另一种身份,也可以说我地书是‘覆雨翻云’一个延续,但两本书完全是独立的故中,不同的故事

    同人趣赢平台不能出版,不能封推,这都是我的压力,所以这次决定不再写同人了,我民要独立了,我不能跟着黄易屁股后面转了,虽然他是我最佩服的大师,但是不走出他的阴影,我永远也成不了气候,可是想走出他的思想很难,他塑造出的高手的气势是绝对在别人的书中无法找的到的

    书的名字暂时未定,但是类型肯定是玄幻了,当然在我书中看不到没边没际的大神,我还是比较有原则的,鼎是肯定的,网络不四是不行的,种马趋向多少还会有点,但是不会象这本书中的没性格了,大家说一堆女人成了花瓶了,我也感觉是

    五个月写了这么一本书,也让我学晓了不少东西,人物刻画不够深,角色没性格,不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其害这本书很失败,再加上了种种压力,我终于还是走选择路了

    只是为了出版这个目标,我就会认认真真的去完成我的作,在这里说一句,我不会叫大家失望的,时间会证明一切,想成为大神级的写手”l须要经历这样的艰辛,我须要你们的支持,只要不是用‘操’字来骂我的话,我还是希望大家提出宝贵意见的

    手的成长是离不开书友的书评的,不然他搞不清自已错在哪里

    另外就是个众口难调的原因,没有一个人的书可以征服所有的读者,有喜欢的,就有厌恶的

    不多说了,临完还骗了大家二分钱,见谅

    书最少也要在两个月以后和大家见面,这是保守的估计,不写出五十万字以上,我是不会拿出来发表了,这样能让鞭策自已

    书时,我会在群里告诉大家,希望加了群的朋友不要退群,另外发作时也会在本书上打广告的,界时大家来捧场,浮沉是不会消失的,两个月后他会东山再起

    想看战争场面的朋友,你们等着瞧,浮沉正在这方面努力着,书的战争场面肯定是主头戏了,个人能力只是辅肋的了

    再一次感谢朋友们数月以来给浮沉的支持,没有了你们的支持,浮沉就是一个‘太监’也说不准,呵呵

    在这里祝各位朋友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多多发财,多阅读最最全的趣赢平台( 新覆雨翻云 http://www.jlxs8.com/2_279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