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六零章 “苦力”
    听完太监老龙的低声警告之后,李慕云的脸上露出一种说不的怪异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只能说像是便秘。

    怪不得这一大早上起来就被骂了一顿敢情是长安那位收到自己的礼物了,并且在投桃报李之下,给自己送来了一群巨婴,细细一算,似乎吃亏的还是自己。

    斗不过就是斗不过,人家毕竟是作皇帝的人,论起玩心机估计他李慕云就是起也不是李世民一个人的对手。

    “老龙,我求你个事儿,你看成不?”愿赌服输之下,李慕云暂时放弃了与李世民继续顽抗到底的想法,在一个没人的角落扯着太监老龙说道。

    “候爷您有什么事儿?只要不是让我把那些学生娃带回去,有什么事儿你但说无妨。”那太监老龙也是个妙人,表现出一副恭敬的样子,实际把李慕云接下来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李慕云上上下下打量了老龙一眼:“老龙,你觉得我是那种坑朋友的人么?”

    “嗯!”太监老龙点了点头,一副确定以及肯定的表情。

    他来给李慕云传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清楚他的为人,自然是不会相信他口中那种不会坑朋友的话。虽然从某些角度来看李慕云的确没有坑过朋友,但前题条件你得是他的朋友,这才是事情的根本之所在。

    李慕云见老龙如此表态,顿时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略有些夸张的说道:“我说老龙,这就是你不仗义了,你说你哪次来朔州,俺亏待过你,别人给一份,我可是都给两份的。”

    “候爷,我的好候爷,咱别说了,别说了成么?”老龙四下看了一眼,略有些紧张的说道:“候爷,不是我老龙这次不帮你,实在是这次帮不到,这些人是奉了皇上的命令来的,我就是长了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把他们带回去不是。”

    “那怎么办,我可没有那个薛延陀时间来陪他们。”李慕云有些混不吝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人您先收着,有什么话大不了回头再说呗,不就是一年么,怎么还不应付过去了。”老龙换了一副谦卑的脸孔:“以您的能力这点事情应该难不倒您的,是吧?”

    “算你老小子会说话。”李慕云哼了一声,瞥了一眼聚在一起讨论着山寨里景色的太学学生,想了想说道:“既然这件事情你说帮不上忙,那也就算了,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你可得如实回答。”

    “有什么话您就问,只要小的知道,一定知无不言。”老龙陪着笑说道。

    正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平时到各地传旨被待如上宾的‘老龙’在李慕云面前还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不单单是指他收了李慕云不少钱,其实也跟李慕云在皇帝陛下那里受宠的程度有关。

    现如今整个皇宫里面几乎没有谁不知道李慕云这个逍遥候的,其原因就在于李世民对其态度很是暧昧,该重罚的时候打几下板子,该打板子的时候骂上几句,该骂上几句的时候……不好意思,这事儿就当没有发生过吧。

    尤其是这一次李慕云明明把皇帝陛下气的在书房里大发雷霆,但最后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处罚,这更是让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们认识到此人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是如何的不同寻常。

    所以别看老龙这家伙平时去其他地方传旨时趾高气昂,但是在朔州这片地界,他还真就不敢得瑟。

    李慕云并不知道这些原因,可是察言观色他还是会的,老龙来到朔州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他看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不亲自上阵欺负他一下,那就是对不起自己这个山贼头子的名声。

    所以老龙越是怂,他就越是来劲,抽了抽鼻子正色问道:“你知不知道这次长乐公主与我的事情到底是谁传出来的?”

    “啊?!”老龙愣了一下,但下刻把头摇的飞快:“候爷,您还是别为难我了,这事儿您就是打死,我也不敢说。”

    “不敢说?还是不能说?”李慕云看着脸色惨白的老龙,皱了皱眉头。

    “这没有什么区别,总之您就别为难我了。”老龙已经快要哭了。

    “既然这样,我只问你一句,你点头或者摇头就行。”李慕云见老龙已经快要被吓哭了,也不想过份的逼他,说完之后指了指上面:“这事情和陛下有关没有?”

    老头的眼睛瞬间瞪的老大,然后不着痕迹的转了下头:“候爷,我是真的不能说,您就别为难我了,成么?”

    “成!”李慕云心领神会的一点头,在老龙的肩膀上拍了一把:“那就这么着,今天已经晚了,你先在寨子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启程回去吧。”

    “哎,谢候爷恩典!”老龙作揖打躬的退到了一边,跟着李慕云叫来的一个喽啰,带着自己的护卫一路去了。

    ……

    庞文龙见老太监走了,立刻跑到了李慕云的身边,涎着脸说道:“先生,先生,您看我们能干什么?来的路上我们都看了,您还真是大手笔啊,全府的路全都要重新修一遍,而且每个月还给两百文的工钱,这就算是在长安城都不容易做到呢。”

    “少说废话,打从今天开始,一个两个的全都给老子收拾收拾上工地干活去。”李慕云这个时候也换了副嘴脸,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道。

    “啊?!干活?先生,我们是来跟着您学习的。”富家子弟裴行俭目瞪口呆。

    李慕云现在哪里还有心思教学生,有那个时间还不如陪着老婆去逛街呢,所以听了裴行俭的牢骚,便嗤声说道:“学个屁,你们谁是学习的材料?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知道么?不设身处地的融入百姓之中,你们怎么知道自己学的东西到底有没有用,所以别给老子废话,打从明天起,都下到工地里给老子干活去,跟那些工人一样赚工资!不想干也可以,自己蹲在路边要饭吃去。”(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