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五八更章 收个徒弟?(加更!)
    看着老李渊将一口肥腻的白肉蘸酱塞进嘴里之后,李慕云确定,这老头儿将来一定会死于‘三高’,而且绝对没跑儿。

    他总是以为自己就是撸串小能手,结果真正与小老头儿对拼才发现,这老头儿还真不是一般的战士,速度一点不比自己慢不说,持久力也不逊色多少。

    要知道,小老头儿可是六十来岁的人了,而李慕云才只有十八、九,一个是老棺材瓤子,一个是十来点钟的太阳,两人在吃肉的方面拼个旗鼓相当,足见老李渊的彪悍。

    不过你还别说,刚刚演了一出儿苦情戏,还真把李慕云给演入戏了,陪着小老头儿又吃了点东西,随手把筷子一放:“我说老头儿,这酒和肉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说这酒吧,里面酒精太多,伤脑子,喝的多了容易变成老年痴呆;还有这肉,里面有太多的胆固醇,吃多了容易得血压高。”

    老李渊显然是没有抓住重点,瞪了李慕云一眼,又抿了一口酒,拿手指戳了戳他:“你小子行,过河拆桥的本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强,用着老子的时候叫爹,用不着了就叫老头儿。”

    “这个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想让你多活几年。”李慕云难得正经常一次,咂咂嘴说道:“再过几年日子一定比现在好上数倍,到时候不管是吃的还是喝的,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您老人家总想要看看吧?到时候咱们有了时间,我不忙了,咱们一起去周游世界。”

    老李渊沉默了,低着头半晌没有接话,最后所有的心思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啥也不说了,陪老子喝酒,今天老子给你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你如果不把老子陪高兴喽,老子非抽你不可。”

    李渊并不傻,宫里的那些个太医什么的早就告诉过他,酒要少喝,肉要少吃。

    不过李渊会在乎这些么?显然不会!

    三个嫡亲儿自相残杀,最后死的只剩下一个,换成谁能受得了?

    所以老李渊其实早就不想活了,之所以活着只不过是多年的帝王生涯让他不允许自己死在自己手里。于是他就拼了命的作,往死里作,总是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够喝酒喝死了,或者吃肉撑死了也是一桩美谈。

    李慕云察言观色之下,也知道自己捡来的这个小老头儿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不过因为职业的关系,他的好奇心并不重,也不喜欢打听别人的秘密,所以在只了李渊的报怨之后,只是无奈的笑了笑,重新举起杯子:“好吧,那今天孩儿舍命陪君子,就陪老爹你醉上一场。”

    “哎……,这才对嘛。”李渊‘啪’的一声在桌上拍了一下,咧开大嘴哈哈大笑:“男人就应该这样,婆婆妈妈的成什么样子,大丈夫在世就应该快意恩仇,该吃就吃,该喝就喝,生死有命福贵在天,若是连吃喝都不敢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李慕云直到最后也不知道跟李渊喝了多少,反正他带去的两坛酒根本没够,又从李渊的存货里面拿了几坛出来,最后直到两人都喝倒了才算罢休。

    ……

    翌日,李慕云从宿醉中醒来,刚一睁开眼睛,就觉得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疼的他闷哼一声又再次躺了回去。

    “公子,您醒啦?”小丫头慕雨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声音中带着些许疲惫。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李慕云闭着眼睛又停了一会儿,等刚刚脑子里传来的刺痛消退一下之后,才睁开有些干涩的双眼问道。

    小丫头见李慕云有了反应,立刻起身从旁边的桌上给他倒了一杯水,端到他面前:“已经午时过了呢,公子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一天一夜?你一直就这样陪着?”李慕云从榻上坐起来,将杯子接到手中,着了一眼小丫头红红的眼睛问道。

    “这是婢子应该做的,算不得什么。”小丫头口中虽然如此说,但身体却是诚实的,才刚刚说完便不小心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弄的小丫头老大不是好意。

    李慕云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好笑,把手里的杯子重新递给她:“行了,今天你就别跟着我了,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小丫头原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听李慕云说让他在家里休息,自己一个人出去,顿时摇摇头说道:“没事的,婢子没有问题的。”从小生活于教坊司那种地方,使得小丫头十分在意别人的态度,生怕自己刚刚的样子引得李慕云不快,连声解释道。

    李慕云看着小丫头的样子,突然有些心疼,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于是便伸手在她的头上拍了拍,然后又按着她的肩膀说道:“好吧,既然你坚持,那就跟着本公出去吧,不过你要小心哦,不要跟丢了。”

    “好,婢子一定不……”小丫头刚说了一半,便觉得眼前有些发黑,一阵阵的眩晕感冲击着自己的大脑,最后的那一点意识似乎想起了什么,看了看李慕云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又看了看李慕云,刚想开口便一头栽了下去。

    李慕云迅速伸手将小丫头扶住,打横将其抱起,放到外间属于她的小床上面,在她的头上弹了一下叹道:“小丫头片子,心思倒真是不少,的确是个材料。”

    就在刚才,李慕云因为不想与小丫头慕雨争论,所以伸手压住了她的颈部动脉,这才导致了她的昏厥。

    可是本打算让小丫头好好睡一觉的李慕云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在最后关头反应了过来,那试探的眼神分明是在问:为什么!

    要知道,颈部动脉的事情还是李慕云前段时间在太学的时候对那些学生讲过的,只是匆匆一句带过,没想到当时站在一边的小丫头竟然记住了,否则的话她绝不可能在最后的时候有那样的表现。

    这个发现间李慕云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对小丫头的看法,隐约间一个念头在心中升起。(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