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五六章 砸脚了(下)
    不得不说,筑城这种事情还真不是人干的活儿,就算是有六本学位证书,也不会让事情变的容易多少。

    城市的排水设施,道路设计,城墙的防御设施,城内的结构布置等等等等,这些东西让李慕云焦头烂额,每天忙的昏天黑地分不清东西南北。

    新城的设立位于草原南阴山之北,一条蜿蜒的河流自城中穿过。

    这是苏烈选定的地址,也是李慕云认为十分合适筑城的地方。

    有河流经过,可以满足城中饮水用水的问题,还可以解决护城河引水的问题,背靠阴山可以避免来自于身后的攻击,这样就算是薛延陀人想要发起进攻,也只能从东、南、西三个方向,不会有合围的情况出现。

    可是想法虽好,他们却需要面对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选定的位置根本不适合筑城,因为河流的关系,那里到处都是沼泽,地面过于松软,三锹下去就能见水,这样的情况别说是筑城,就算是地基都打不下去。

    接着再说排水,这里位于阴山脚下,夏季的时候每次大雨河水都会暴涨,如果在这里筑城,就算是城筑起来了,每到夏季也会让整座城池泡在水里,排水什么的完全不用想,能做到不倒灌就已经是万幸了。

    更何况这里位置靠北,每到冬季北面的寒风足以将地面冰封到三尺以下,这样的情况筑城的难度无疑会成倍的增加,单就地基来说,怎么也要弄到六到八尺。

    这可是要了亲命了,李慕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况,现在别说让他一年把城建起来,就是两年也不可能。

    苏烈也有些发懵,按道理说他选择筑城的地方并没有错,如果能把城建起来,必然可以扼守住薛延陀人自阴山南下的通道,但他们面临的问题是时间根本不够用!

    郁闷,很郁闷,为了这件事情,李慕云将苏烈、纨绔四人组、王杰、房遗直还有苏婉晴、公孙兰等人全都叫了回来,大家坐到一起把问题摊开了,集思广益共同想办法。

    程处默顶着一脸的胡茬,听了李慕云提出的困难之后大咧咧的说道:“俺还当有什么大事情,不就是时间不够么,时间不够拿人凑啊,咱们现在有得是人,多派人不就好了。”

    尉迟宝琪难得的与程处默站到了同一战线,十分赞同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就是,实在不行老子去草原上抓,那些薛延陀人跟草里的蚱蜢似的,多的数不清,多抓一些回来不就有人干活儿了。”

    苏烈见这两个家伙越说越离谱,不由瞪了他们一眼:“行了,你们两个少说几句,这都火烧眉毛了,就别出妖蛾子了。”

    面对苏烈的鄙视,程处默梗着脖子说道:“呃……,将军,这可不是妖蛾子,咱们这里不是有一万多的薛延陀人么?还有近两万的契丹人!把他们直接调过来,一个月没有把地基地好就全部杀头,俺就不信他们干不完。”

    “不行,事情不能这么干!”李慕云拧着眉毛说道:“大哥的手下毕竟只有三千人,这些人还要应付一些突发的事件,所以我们根本没有人手来实施强制手段。”

    尉迟见自己和程处默的办法行不通,灵机一动说道:“慕去,实在不行你就再写一封信,让那个拔什么拔的再给咱们送几万战俘过来?”

    “拉倒吧,你当那个拔什么拔是什么人?估计那小子现在已经恨我们恨的要死,怎么可能再派人来帮我们,想点靠谱的主意不行么?”柴令武翻了个白眼,损了尉迟一句,然后说道:“慕云,依我看,咱们不如换个地方,草原这么大,干啥非得在这里筑城呢?你说是吧?”

    “切,我当什么好主意,换个地方这话老子也会说!”程处默一脸的鄙夷,大有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老子看歌舞的味道在里面。

    “那你说怎么办,找十几二十万人来根本不可能,就算有那么些人,咱们也不敢用,不换地方,还怎么在余下这半年里边把新城建起来?”柴令武有些急了,跳起来瞪着眼睛吼道。

    李慕云看着纨绔四人组,杀人的心都有了,这几个家伙就没有一个靠谱的,叫他们来出主意本身就是最大的错误。

    而就在此时,一边的公孙兰说话了:“老三,为什么你不试试向陛下说明情况呢?你把我们需要面对的困难都给陛下解释清楚,相信陛下不会坚持让你在一年之内完工的。”

    “不可能的,我……”李慕云尴尬的摇了摇头,苦笑说道:“如果早半个月这么跟陛下说应该没问题,但是现在嘛……难!”

    是啊,可不是难么,刚刚给皇帝陛下送十几块大铁坨子的李慕云心里十分清楚,眼下长安那位估计正憋着坏,等着找他麻烦呢,如果在这个时候说自己不能在一年之内完成筑城的任务,估计少得不一顿板子。

    以前总是听人说什么害人终害已,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看还真是‘古人诚,不欺我也!’

    尉迟是个急性子,是不耐烦的就是坐在一起开会讨论,听到最后索性跳起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依老子看,不如这城干脆就别建了,咱们直接弄点人,去草原上杀他个片甲不留,把薛延陀人都赶走不就行了,以后也就不用筑什么城了。”

    苏烈实在听不下去尉迟的唠叨,一拍桌子:“尉迟,若是再要胡说,你可别怪本将不讲情面,以军法治你!”

    “我……”尉迟宝琪被说的哑口无言,吱唔了半天郁闷的蹲到一边画圈去了。

    一屋子的人也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

    毕竟李慕云在长安的时候可是答应皇帝一定会在今年筑起一座新城,如果不能完成任务那就是欺君之罪,到时候少不得又是贬官丢爵,弄不好被发配岭南也说不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