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五五章 砸脚了(上)
    武士彟叹了口气,神情莫名:“陛下,今天上午臣收到了逍遥候送来的新制钢铁,虽然其品质不如百炼精钢,但成色依旧很好,用来打制刀剑再好不过。”

    李世民没有接话,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武士彟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辞官不作。

    而事实证明,李二陛下的判断是无比正确的,老武果然是在先扬后抑,那莫名的神情很快转成痛不欲生:“可是陛下,那个混蛋送来的是一块完整的钢锭,两千斤一块的钢锭啊,那东西臣想了无数办法,可就是切不开啊,只能眼睁睁看着上好的一块好钢,就那么放在那里。陛下,工部尚书之职臣是干不了了,您,您还是把臣开革了吧!”

    武士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把李慕云骂了个狗血淋头,如果不是因为朔州太远,估计老武现在已经杀到朔州找某人拼命去了。

    李世民本就有了一些思想准备,不过在听完武士彟的哭诉之后,也是哭笑不得。

    钢锭这东西既然李慕云能弄出一整块的,那就能弄出小块的,之所以没有,想来也是在耍小脾气,故意跟自己怄气,只是这一来一回苦了在当工部尚书的武士彟。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李世民笑着对武士彟说道:“武爱卿,此事朕已经知道了,等回头朕会下旨警告逍遥候,下一批钢锭一定全部让他送小块的过来,你看如何啊?”

    “陛下……”

    “好啦,武爱卿先回去吧,你也是朝庭的老臣子了,没有必要跟年轻人一般见识嘛!”李世民怕武士彟提出什么不合事宜的要求,打断了老武,草草便将他打发了出去。

    等到武士彟出去了,这位皇帝陛下才气呼呼的一拍桌子:“真是岂有此理,李慕云到底想要干什么,莫非真的以为朕的钢刀不利?!”

    没人说话,所有人都躲到一边,就连李世民的心腹太监也躲的远远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李世民这话绝对只是喊一喊,发泄一下,毕竟天子剑还在某人手里呢,如果皇帝陛下真的生气了,怎么可能不把剑收回来。

    另外就是关于长乐与李慕云之间的传言了,天知道这事儿是不是真的,万一是真的,那这事儿可就是老丈人和姑爷之间的家事,其他人都是外人,自然没有必须掺和进去找不自在。

    果然,伟大的皇帝陛下喊了半天,最后也是雷声大雨点小,连罚俸之事都没提,只是写了一道斥责文书,盖上私印以三百里加急发了出去。

    在场看着的太监、宫女一个个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这完全就不是对待臣子的方式,如果是一般的大臣敢这么干,估计至少也会落个丢官去职的下场,而李慕云呢,只是被骂了一顿了事。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李慕云有这样的待遇固然有受宠的成份在时面,可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在李渊身上,毕竟这小子是老李头儿的干儿子,如果李世民把他处理的狠了,弄不好会惹的自家老子不开心。

    所以在一些可大可小,不涉及原则的问题上,李世民往往都是高拿轻放,以警告为主。

    当然,这也与李慕云基本上不惹大事儿有关系,他搞出来事情除了杀韩瑷那次之外,基本上都是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小动作,也就是传说中的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让人想罚他也没有办法。

    不过李世民也不是没有办法修理李慕云,写信骂了他一顿之后这位皇帝陛下又觉得有些不解气,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一道圣旨又发了下去:太学玄级丁班学生全都去朔州勤工俭学,由李慕云专门负责,钦此!

    这道圣旨一下顿时有人欢喜有人愁,愁的是那些学生的家长,你说好好的长安不让待,非得去什么朔州,那地方地处边境,听说常年打仗,孩子去了还有命回来么?

    喜的是那些学子,所谓每一个少年都有一个伟大的梦想,诗与远方正是他们无比期待的东西,没想到这次竟然全都得到了,如果说不开心那可真是扯蛋了。

    至于说我们故事的主人公李慕云,没人会在乎他的想法,李世民不在乎,长孙皇也不在乎,满朝文武事不关已更不在乎,所以这个圣旨连中书都没有过,直接就发了下去。

    ……

    朔州,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刺使李大人突然抽风了一样,把全府所有的官道都封了一半。

    每天无数或来自薛延陀,或来自契丹的牧人拿着工具将那一半被封的路全部翻开,然后找来土石垫所谓的路基,而在路基被修好之后,立刻就有人用那种灰不啦唧的东西覆盖到上面,抹平之后再盖上草帘子。

    没人知道那位刺使李大人到底在干什么,但是有一点他们都知道,这些前来干活的异族人每天都有工钱,一个月下来每人至少一百五到两百文钱。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毕竟此时的大唐斗米才四、五文,两百文钱可以买四十斗米呢。

    所以工程没开工三天,府衙的大门就被百姓给堵上了,群情激愤的百姓嚷嚷着要见刺使李大人,要李大人给他们一个说法。

    蒋仁彬等人劝了几回都没有劝回去,最后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去找到李慕云:“大人,您快出去看看吧,百姓已经闹起来了,您如果再不出面,事情怕是要控制不住了。”

    “控制不住?有什么控制不住的?”李慕云正把头埋在故纸堆里画着什么,见到蒋仁彬急的一头汗的样子,愕然问道。

    “大人,百姓觉得你宁可雇佣异族,也不让他们参与修路就是不公,百姓也想要参与。”蒋仁彬解释道。

    李慕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老蒋:“老蒋,我说你有病吧?就这事儿你也来找我?百姓要参与就让他们参与嘛,谁也没说不让他们干!”

    “可是,可是您当初不是说用异族的么?”蒋仁彬有些郁闷的说道。

    “我是说用异族,可是我也没说只用异族,当初说这话的时候咱是怕百姓不想怕苦不想干,现在他们想干,那就让他们加入嘛,正好也可以快点把路修完。”李慕云最后看了老蒋一眼,然后又把头扎进桌上的一堆图纸里面,闷声说道:“行了,你快点去办事儿吧,谁想参加就让他们到自己的里正那里去报名,然后就去上工。”...(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