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四七章 又要升官?!
    李慕云在那里发飙,苏婉晴就在一边看着,她也知道自己的男人早上的时候一定是憋了一肚子气,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却需要找个地方发泄出来。

    所以李慕云对那些个牢房守卫大打出手的时候,她并没有阻拦,等到事情已经结束了,这才翻身下马,走进了已经变成府衙大牢的院子。

    对于苏婉晴,那些牢房的守卫倒是认得,见她过来,一个个全都施礼:“苏小姐!”

    苏婉晴对着几人点了点头,随后丢出一块银子给那两个被打的家伙:“这次的事情是慕云有错在先,这些钱你们拿着,回去找个医生看看,多的就算是给你们的补偿。”

    “这……,苏小姐,小的们没啥事儿,您的钱我们是不敢要的。”

    李慕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再次回到了院子的门口,见那几个守卫还在那里推脱,不由眼睛一瞪:“给你们你们就拿着,再敢废话信不信老子再揍你们一顿!”

    “咻”的一下,刚刚两个被打的家伙屁都不敢放一个,直接抱着银子躲到了一边。

    “好了慕云,你就别跟他们计较了,说来他们也够不容易的,从府城搬到这边,晚上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苏婉晴见李慕云回来了,肩膀上还扛了一个袋子,于是便拉了他一下轻声说道。

    “你就是心软!”李慕云看了一眼苏婉晴,末了将肩膀上的袋子塞给一边讪讪苦笑的守卫:“拿着,跟老子走!”

    “啊?!”守卫接过袋子,一脸的茫然,稀里糊涂的跟在了李慕云的身后。

    半个时辰之后,天色渐渐发暗,李慕云站在县城中的某个路口,四下打量半晌才回头对那个扛着袋子的守卫问道:“你们王使君的家在什么地方?”

    守卫一脸懵逼,心里一句mmp实在是有些不吐不快。

    敢情这货是想要去王刺使家,然后还不认识路,这特么不是装犊子么,如果早点说的话,自己何必扛着一个袋子走这么远的路。

    苏婉晴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在李慕云身边拉了他一下说道:“跟我走吧,我知道在哪儿。”

    李慕云的脸上满是尴尬,本以为王唯一的家很好找,结果没想到在县里转了近半个时辰都没有找到,最后还是要问人。

    不过还好的是,他们眼下的位置距离王唯一的家并不远,转过两个街角便已经到了,在与守在门口的两个仆役通报了身份之后,不多时王唯一已经从里面迎了出来,人未至声先到:“哈哈……,逍遥候何时回来的,怎么也不派人来告知一声,在下也好派人去迎接。”

    李慕云大咧咧的示意那个守卫把袋子交给跟着王唯一出来的管家,然后才笑着说道:“大家都这么熟了,还说什么迎接不迎接的,王伯父这话说的可是在打我的脸了。”

    “哈哈……,逍遥候过谦了。”王唯一摆了摆手,然后看了一眼被管家提在手中的袋子:“这袋子里是什么东西?”

    不得不说,这还是王唯一第一次见到有人送礼送的这么随意的,竟然只是一个布口袋,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显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

    “茶叶,整个大唐只此一家,喝的时候用开水一冲就行。”李慕云与王唯一并肩而行,淡淡说道。

    对于李慕云,王唯一虽然不怎么了解,但却知道他这里有不少的好东西,就像那‘闷倒驴’的酒,还有像什么水泥、煤焦之类,都是只此一家。

    所以在听到‘大唐只此一家’的时候,老家伙的眼前顿时一亮,饶有趣味道:“哦?又是只此一家?”

    “别无分号。”李慕云挤挤眼睛,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

    “如果是这样,那老夫可要亲自试试。”王唯一虽然不知道那所谓的只此一家的茶是什么样子,但还是被勾起了兴趣。

    ……

    一阵寒暄过后,王唯一带着李慕云进了会客厅,分宾主落座之后,笑着说道:“慕云啊,你这次长安之行可是折腾的挺大啊,我听说连皇宫的围墙都被你给拆了。”

    “没有的事儿,那都是经过皇帝陛下同意的,否则我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干不是。”李慕云摇了摇头不以为意的说着,随后看了王唯一一眼反问道:“倒是王伯父您怎么想起把府衙搬到山阴县来了?这有些不合规矩吧?”

    王唯一见李慕云提到府衙搬迁的事情,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说道:“还不都是为了你么?”

    “我?我没干什么事儿吧?难道还用您一个堂堂使君来看着我?”李慕云愣了一下。

    “和看着你没有关系。”王唯一的脸色忽然正了正,然后说道:“难道你不知道你就要升官了么?”

    “升官?升什么官?难道是封公?”李慕云狐疑的问道。

    “封公的事情如果没有什么惊天之功你近几年是别想了。”王唯一摇了摇头,继续卖关子。

    李慕云一头雾水实在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要升官了,当年他可是连个县令都干不好,升官又能把自己升到哪里去?难道还能当刺使?

    倒是苏婉晴在一边忍不好心中好奇,开口央求道:“王伯伯,到底怎么一回事儿啊,要不您悄悄告诉我好不好?”

    撒娇就像是女人的天赋一般,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好像都会这一手绝活儿,王唯一这老狐狸对李慕云或许还能卖卖关子,但对苏婉晴这小丫头就行了,立刻举手投降道:“好好好,看来我这个老家伙是斗不过你们这小两口了,我说,我说了。”

    李慕云暗中对苏婉晴挑起一根大拇指,然后转头对王唯一做了个洗耳恭听的姿态。

    不过,王唯一虽然答应说了,可是一打开话匣子又是一套长篇大论:“说来你这小子也是运气好,我这个老家伙之所以做这一切,只不过都是在给你做铺垫罢了,否则你以为府衙这么容易就能搬迁?别说老夫只是一个刺使,就算是那些大都督,你让他们试试,看看没有陛下的旨意,他们敢不敢动一下。”(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