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四五章 有‘仇’不报非君子
    苏婉晴最后还是红着眼睛走了,留下苏烈杵在树底下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本来想着帮妹妹一把,结果没想到,把某人气走了不说,自己妹妹还一顿子埋怨。

    这年头儿,哥哥还真是不好当,等到四下无人了,苏烈摇头叹了口气。

    凭良心说,站在苏烈的立场上,他这样做并没有什么错,想让自己妹妹过的好一些,少一些竞争对手这本就无可厚非。

    而站在李慕云的立场上,他并不想改变自己的原则,身为一个现代人,尤其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杀手,自己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因为某些人而改变的。

    至于说苏婉晴,这丫头其实没什么立场,如果要较真的话,她只会选择跟着李慕云,反正经过长安刑部尚书府的事情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她和某人的关系,这样的情况下她也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总之在这件事情上,不管是李慕云还是苏烈又或者苏婉晴,三人谁都没有什么对与错的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和想法。

    ……

    话分两头,却说李慕云赌气离开山寨之后无处可去,索性便顺着大路往山阴县的方向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阵喧闹声将他从失神中唤醒。

    “咦,怎么跑到钢厂来了?”看着眼前一片繁忙,李慕云喃喃嘀咕了一句,而就在这时,他的身后传来王杰的声音:“我说你到底什么情况?受什么刺激了?”

    “受刺激……”李慕云眨眨眼睛,反问道:“我像么?”

    “不像么?老子跟了你一路,打从李家镇就一直跟着你,还跟你说了六十七句话,结果你一点反应都没有。”王杰毫不留情的给了李慕云至命一击,戳穿了他的谎言。

    李慕云尴尬的继续眨眼,等了一会儿才说道:“其实我就是不想理你!”

    “呸,你真以为老子傻呢?”王杰朝地上啐了一口,翻了个白眼:“行了,老子不想跟你扯这些,你不想说就算了。”

    能算了当然是好事,李慕云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结,索性岔开话题说道:“对了,咱们现在有多少钢锭了?”

    “十万斤左右吧,怎么?想要运走?”王杰大概的估算了一下产量,随口答道。

    “先留着,打从今天开始,全都弄成大块的,我有用处。”

    “大块的?干什么用?”王杰不解的问道。

    要知道,钢与生铁可不一样,那些生铁虽然是一整块,但是那东西比较脆,用锤子一砸就会掉下一大块,可是钢不一样,如果是一整块的钢,人力基本上很难把这东西弄成小块。

    但李慕云却并没有给王杰解释,只是笑着说道:“你别管了,反正你就照着弄好了。”

    王杰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呗,你是老板,你说怎么弄就怎么弄好了。”

    “行,那就这么定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李慕云把事情交待完了,拍拍屁股拨马就走。

    长安城的那位皇帝陛下既然到处散拨自己与长乐间的事情,那这个‘仇’就必须要报,否则便是不显自己的本事。

    想着等到年底的时候,五十万斤百炼钢运到长安,伟大的皇帝陛下只能干看着却没有办法将这些东西分解开的纠结表情,李慕云就觉着痛快。

    “慕云!”就在李慕云纠结着自己应该去哪里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苏婉晴那丫头骑着马迎了上来,片刻之后来到他的面前:“慕云,我……,我……”

    李慕云看着唯唯诺诺,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苏婉晴,微微一笑:“想通了?”

    苏婉晴见到李慕云脸上那熟悉的笑容,心中的那份纠结淡了一些,但还是怯生生的问道:“你,你不会真的生我气吧?”

    “不会。”李慕云摇了摇头:“这些事情都是大哥搞出来的吧?”

    “你都知道了?”苏婉晴惊讶的看了李慕云一眼。

    “我猜的。”李慕云一带马缰,催马上前两步与苏婉晴并骑:“大哥没道理赶的如此之巧,就在我们两个要动手的时候出现,而且他基本上从来都不到山寨来的,今天竟然来了。”

    “就因为这些?”苏婉晴问道。

    “还有他说的那些话,他应该是为了你的将来考虑,所以故意这样安排的吧!”李慕云笑着说道。

    从山寨到钢铁厂这一路需要很长时间,以他的分析和推理能力,基本上已经大致推断出了事情经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对王杰视而不见。

    “那,那你……”

    “放心,我不会生大哥的气,也不会生你的气,这都是人之常情,如果我有一个妹妹,估计我会比大哥做的还要极端一些。”李慕云保持着脸上的笑容,对苏婉晴安慰道。

    苏婉晴长出一口气:“呼……,这样就好了,我刚刚一直以为你生气了,怕你走了。”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按说以苏婉晴的条件,本应不会对李慕云如此死心塌地,可现实中的情况却与理论完全相悖。

    李慕云也并不是傻子,相反他还很聪明,面对苏婉晴唯唯诺诺,小鸟依人的样子,如果说不感动那绝对是扯蛋。

    所以这位前一世纵横于西方世界的杀手大人此时的心是柔软的,扭头看着苏婉晴满是柔情的双眼,苦笑着说道:“婉晴,你要不要这么执着?你这样子,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

    “这没什么啊,本来这次的事情就是我的错。”苏婉晴眼睑微垂,被李慕云看的略有些羞涩。

    说到底她也是一个姑娘家,做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不顾一切了,甚至在见到李慕云的那一刻,她都已经做好了被很狠骂一顿的准备。

    不过总算结局还不错,李慕云这个家伙够聪明,自己想通了一切,让她省了不少的口舌的同时,也省得过于尴尬。

    相反倒是李慕云,这个时候有些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套用一句世人常用的话来说,就是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