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四二章 醋海生波(上)
    苏烈出事了么?事实上并没有,他只是拗不过妹妹而已!

    因为就在前几天,县里突然开始流传起一条消息,那就是长乐公主与李慕云之间的赌约。

    这种约定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不管李慕云是输还是赢,最后都是占便宜的那一个,而与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苏婉晴自然想的更多,毕竟她的屋子里到现在为止还挂着那一幅长乐送给李慕云的画不是。

    所以在收到这一条消息之后,苏婉晴当时就暴走了,骂了句男人没有好东西便带着寨子里的喽啰与那些刚刚冒头,想要到县里来分一点好处的帮派展开了一场火拼,当天晚上便打残了好几十,第二天又是二、三十……。

    接下来四、五天的时间,把那些赶来山阴县的家伙们追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李慕云在听张二狗讲完这些以后,顿时觉得头皮隐隐有些发麻,一种大事不好的感觉笼罩心头,再也顾不得看什么县里的变化,直接对那喽啰问道:“现在呢,现在你家小姐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应该在山寨吧,这两天没有听到哪个帮派再被赶走的消息。”张二狗想了想,有些不大确定的说道。

    “那行了,这里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李慕云打听了苏婉晴所在的位置,也不敢过份耽搁,对着张二狗交待一声,然后回身对公孙兰说道:“我说大姐,我需要回山寨一趟,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你去吧,记得好好解释,别着急,若是真有什么事记得派人来通知我们。”公孙兰也不是什么不知轻重的人,见李慕云脸都有些白了,便嘱咐了他一句,然后事着车队向着以前山阴县大牢的位置而去。

    别看公孙兰这人大大咧咧,但说到底她也是个女人,知道这种时候,这种事情越少有人参与进去越好,如果她跟着去解释的话,估计只能越解释越乱,还不如帮着李慕云解决后顾之忧。

    李慕云感激的对公孙兰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接过张二狗手里的马缰,翻身上马也不进城,直接绕过县城奔着山寨的方向就赶了过去。

    此时的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不过好在李慕云对这里的路比较熟悉,而他骑的也是一匹从县里带出去的老马,赶些夜路倒也不成什么问题。

    便是这样,李慕云用了近五个时辰,终于在东边天空隐隐有些发白的时候,赶到了山寨。

    不得不说,他这次赶回来的还真挺及时,刚到山脚下,就看到一哨人马自山上呼啸而下,苏婉晴一身银盔银甲,手提凤头梨花枪,座下烟云兽,正一脸煞气似乎要出去找谁的晦气。

    “婉晴!”李慕云见此情景,连忙抬手招呼了一声。

    苏婉晴早就已经看到了山脚下的李慕云,在其打招呼的同时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一带马缰,烟云兽一阵嘶鸣人立而起,转了半个圈子才重新站定。

    “你还回来干什么?留在长安娶你的公主不就行了。”苏婉晴打量着李慕云,声音冷的像是三九天漠北草原上刮来的寒风。

    “不行啊,差着辈份了!”李慕云与英姿飒爽的苏婉晴对视着,片刻之后眨眨眼睛说道。

    在李大杀手看来,自己捡的那个老头儿一定是李世民的长辈,而他又是那个老头儿的义子,那就是说自己是跟李世民一个辈份的人,长乐自然也就成了自己的侄女,说是差着辈份一点都不为过。

    当然了,他这话句里面其实也有开玩笑的成份在里面,并不是为的只是缓和一下气氛。

    不过,李慕云显然是低估了苏婉晴的怒火,只见这丫头冷哼了一声,用带着不屑的语气说道:“如果不是差着辈份,你怕是就留在长安乐不思蜀,以后再也不回来了吧!”

    “怎么可能呢,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觉得我会不承认。”李慕云努力的试图解释这一切,毕竟苏婉晴这丫头才是他的正牌子未婚妻,长乐那丫头虽然娶了可以名利双收,但某人自认无福消受。

    苏婉晴哼了一声,显然并不接受李慕云这样的解释:“那可说不准,说不定有是有些人想要鱼和熊掌兼得呢。”

    “我兼得个屁,谁是熊掌谁是鱼啊?娶长乐那叫倒插门你知道不?我李慕云是那种人么?”接二连三被苏婉晴挤兑,李慕云也有些急了。

    前一切虽然他与不少女人都有过关系,可是说到底那也是逢场作戏,算不得真。

    所以在男女之间的感情方面,他最多也就是个初哥,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哄女人,如何去解释这种事情。

    那些跟着苏婉晴从山上下来的喽啰们见两位大佬吵起来了,一个两个也全都躲到了一边,一个是少寨主,一个未来的少寨主夫人,而且这几天看少寨主夫人的手段,显然少寨主很可能不是对手,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听的、看的越少越好。

    甚至如果不是担心苏婉晴会不高兴,那些个喽啰们回山的心思都有了。

    但是李慕云的解释方式显然不被苏婉晴所接受,就在喽啰们以躲到一边,以为事情快要结束的时候,这丫头却是再次冷哼了一声:“你就是那种人,我就说你这段时间怎么总是往长安跑,原来是在长安城别外谋了一条出路,当初也是我瞎了眼,竟然会看上你!”

    “我……”李慕云是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这个事情了,虽然他不知道传到山阴县的消息是什么样的,但显然现在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了,估计不管怎么说,这丫头都不会相信。

    而且事实上,从张二狗口中说出的消息基本上与事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就算是李慕云想要解释,也要好好的费一番口舌,像这样站在路边的对话方式根本不可能解决任何问题。

    想到这里,李慕云索性也不再解释了,叹了口气问道:“算了,这件事情回头咱们单独聊,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要去干什么?”(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