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四一章 今日山阴县(下)
    公孙兰回来之后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李慕云的眼神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小丫头慕雨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心思却灵活,见公孙兰的样子便已经知道刚刚李慕云说的并没有错,于是惊讶的问道:“公子,你好厉害,是不是所有你看到的东西都不会忘记啊?”

    “不,有些东西只记两三天,有些需要记得时间长一些。”李慕云摇摇头,指了指路上来往的行人:“像这些,最多就记两天时间,两天过后我就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为什么?你是怎么记住的?”公孙兰听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那份好奇,扭头问道。

    “这就是一种习惯而已。”李慕云摊了摊手说道:“我习惯把看到的东西都当成一幅画存在脑子里,需要的时候我会重新把画面调出来,然后一点一点在画里找细节。”

    “这么厉害啊?公子,可不可以教给我啊?”慕雨到底还是一个孩子,跟着李慕云这段时间又没有受什么欺负,天性慢慢得到了释放,见自家公子那么厉害,自然也生出了想要向公子学习的想法。

    李慕云对小丫头的要求自然是无可无不可,这种事情其实简单的很,还真的就是一个习惯,不过没有经过生与死的考验,想要‘习惯’起来怕是真的很困难。

    ……

    又往前走了没多久,山阴县县城已经在望,李慕云也把练习特殊观察力的方法告诉了慕雨那个小丫头,当然,他也没有刻意的躲着公孙兰,就那么自然而然的把练习的方法告诉了她们两个。

    “少寨主?少寨主!”就在公孙兰和小丫头慕雨按照李慕云教授的方法努力练习的时候,一个路边带着袖标的家伙突然大叫了一声,然后从后面追了上来,边追边喊道:“少寨主,等等我啊!”

    谁啊这是?山阴县里能被叫成少寨主的,李慕云自认除了自己就不会再有其他人,于是自然而然的停了下来回头看去。

    “少寨主,我是黑虎寨的啊,您还记得我不?”后面追上来的家伙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追上李慕云之后略带一丝兴奋的问道。

    “张二狗,你小子现在特么出息啊,都混上治安巡检了?”李慕云在马上看了那家伙一眼,指了指他胳膊上的那个袖标笑着骂道。

    “嘿嘿……”被叫成张二狗的家伙讪讪的挠了挠头:“少寨主,当初不是说好不叫大名的么。”

    还没有进到县城里面就能见到山寨里的老人儿,李慕云显然也很高兴,哼了一声道:“屁,叫啥老子说了算。”

    “哎,那,那成,您爱咋叫都成。”张二狗其实也就是想跟李慕云搭个话,好在同伴面前吹吹牛什么的,目的达到之后别说叫他张二狗,就是叫他张八狗都没有问题。

    不过这小子倒也真是个灵醒人,扫了一眼李慕云车队里的人,见所有人都在好奇的东张西望,便反应过来他们是被县里的变化给惊到了。

    于是便自告奋勇的说道:“少寨主,您这一去数月,县里的变化大了去了,要不……小的给您引路?”

    李慕云自然不会客气,从马上跳下来,把缰绳往张二狗手里一丢:“行,你来带路吧!正好老子也有些事情要问你。”

    张二狗接过缰绳,十分狗腿的点头哈腰跟在李慕云的身后:“少寨主,您是不知道,咱们县现在那可是和以前大不一样了,连府衙都搬过来了,家产十几万贯的大商人就有不下二十几家之多,至于那些小的商户更是数不胜数。”

    “哦对了,还有契丹人,迭刺木头领已经把他的族人全都给迁过来了,又是一万多将近两万人,还有那个薛延陀人,现在他们正在跟咱们做生意,用他们的牛啊羊啊什么的跟咱们换酒。”

    “说起这换酒啊,少寨主,您知道老寨主怎么换的?”张二狗说到这里卖了个关子。

    不过到底是‘狗肚子里存不了二两酥油’的货,还没等李慕云抬起脚踹他,这货便已经继续说道:“三头健牛才能换咱们一坛‘闷倒驴’,这还是普通的货,如果是上好的好货,没有两匹敦马,见都别想见到。”

    行,够黑的!不过却也不怎么离谱,毕竟‘闷倒驴’这酒在长安也能卖到近十贯一坛的价格,按等价值来说,一坛酒换三头牛似乎还有些亏。

    不过李慕云的心思并不在这一方面,和那些异族做生意什么的并不出乎他的意料,真正让他比较关心的还是人,于是在那张二狗闭上嘴打算喘口气的时候,便插言问道:“你们家大小姐怎么样了?这段时间她在忙什么?”

    “大小姐在打仗啊,这段时间有不少其他帮派来咱们这里想要分点油水,疤脸帮主他们有些应付不来了,所以小姐便接手了这活儿,把那些外来的想要分一杯羹的混蛋们打的哭爹喊娘的!”张二狗一边说还一边比划,整的就像是他在领军打仗一样。

    倒是李慕云听完他的话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头。

    按说县里如果有什么事情,苏烈应该出面才对,怎么可能会让苏婉晴来应付呢?虽然帮派之间的械斗并不怎么太过危险,可刀剑无眼,万里还有个一呢,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岂不是要闹出大乱子。

    想到这里,李慕云便对那张二狗问道:“那你家少爷呢?”

    “少爷?什么少爷?”张二狗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苏烈!他干什么去了?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让婉晴出头,他这个当大哥的难道就在一边看着?”李慕云的神情有些不悦,语气不由重了些。

    这个时候他对苏烈其实严重不满的,自己走的时候可以跟他说了,山阴县的安全方面一切就靠他了,而且他也答应的很好,怎么一转脸事情就变了呢。

    又或者苏烈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