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三七章 得把钱骗回来(下一)名人
    李慕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无意中将皇后娘娘给得罪了,此时的他正按部就班的往山阴县赶着,在他的身后是几辆大车,其中一辆车上装的便是满满一车的茶叶。

    在长安的最后几天,他一直在忙碌着,但也没有忘记茶叶的事情,那种加了各种料的茶实在是难喝的要死,所以只能发挥自力更生的精神,亲自炒了一大批,带回山阴县。

    公孙兰也在回归山阴县的队伍之中,不过她的行动比较自由,既不需要押车,也不需要决定行止,一路之上走的无比惬意。

    阳春三月正是山花烂漫之时,一路向北而行,看着一路上山间各种景致,若是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倒也真是一趟不错的旅行。

    可是李慕云却真的放松不下来,离开长安才三天,可这一路上他已经遇到五波打劫的了,那些所谓的‘山贼’一个个官话说的贼特么六,可就是不怎么专业,一不抢女人,二不抢钱,三不抢东西,就是盯着某候爷一个人祸祸,整的跟背背山似的。

    这不,一大早上,李慕云一行刚刚离开临时休息的小县城没到两里,又被一波人拦了下来,一个脸上蒙着面巾的家伙手拿两把大爹,不是,大斧,看上去差不多每把都有百来斤重,只身杵在路的中间叫嚣:“站住,叫李慕云速速出来受死!”

    “找你的!”公孙兰有些好笑的勒住座骑,对李慕云摆头示意。

    “我知道。”李慕云有气无力的哼唧着,叹了口气催马行出队伍,拱了拱手说道:“这位当家,你找李慕云什么事?”前面五波拦路的各种奇葩都有,像眼前这位已经不足以让他的心情有任何波动了。

    手拿两把大斧的家伙倒也蛮横的紧,出见来的人不是自己要找的,手里大斧一抡:“少废话,让李慕云出来受死!”

    “呃……,你不认识李慕云?”某候爷无语的看着面前拦路的家伙,有些尴尬的问道。

    “都跟你说了少说废话,若是惹的爷爷不高兴,连你一起砍了。”

    “ok,ok!”李慕云举起手,示意那家伙稍安勿躁,然后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不瞒这位当家,李慕云其实在昨天晚上之前就已经走了,这一路上我们已经遇到了五波人向他寻仇,他就算是再傻也不可能继续留在队伍里,你说对吧?”

    “嘶……,听你这么说似乎有些道理!”拿着大斧的家伙低下头想了想,然后又抬起头问道:“那你来告诉老子,他去哪里了。”

    “我只知他是一路回山阴县了,具体现在在什么位置就不知道了。”李慕云摇摇头,装模作样的说道。

    “真的?你没有骗俺?”

    “你看,这事儿我骗你干啥,再说如果不信的话,可以问他们。”李慕云回身指了指身后跟着的公孙兰等人。

    负责押车的那些个伙计这一路也是‘见多识广’,等那斧头男看过来,一个两个连忙点头:“是是是,候爷知道有人找他报仇,所以早就一个人提前走了。”

    这下轮到斧头男郁闷了,低头想了半天才狠狠一跺脚:“这个胆小鬼,好好的长乐公主怎么就看上他了!”

    长乐?怎么又和那丫头扯上关系了?李慕云听着斧头男的自语声,眉头微微一皱试探着问道:“这位当家,不知道你找李慕云到底有什么事情?能不能跟我说一下,如果可以的话也可以帮你转达。”

    “还不是那个胆小鬼花心,竟然骗得长乐殿下与他订了什么五年的赌约……!”斧头男似乎并没有什么心机,不,或者应该说有些傻,李慕云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便已经从他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而在知道斧头男来找自己的原因之后,某候爵也有些郁闷,按说长乐与他之间的赌约应该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才是,怎么这才几天功夫就已经传的满世界都知道了?难道是那个小丫头自己传出去的?

    李慕云郁闷,一边的公孙兰却觉得有趣,催马上前好奇的问道:“这位英雄,不知高姓大名?可否赐教?”

    斧头男见公孙兰容颜姣好,英姿飒爽的样子也着实让人喜欢,于是也没有隐瞒,大咧咧的说道:“嘿,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长安房遗爱是也!”

    “咳咳……”房遗爱?大唐第一绿帽子王?李慕云在听到那斧头男的名字之后,瞬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不过这些事情眼下还没有发生,所以不管是房遗爱还是公孙兰等人,见李慕云的反应如此激烈,全都向他看了过来,尤其是这位房家二公子,更是瓮声瓮气的问道:“小子,你咳什么?莫非听过老子的名头?”

    听过?何止是听过,李慕云心中狂叫,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原来是房家二公子当面,在下有礼了!”

    “咦?你还真认得我?”房遗爱怔了怔,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慕云。

    论起忽悠,李慕云如果在大唐称第二,那就没有人能称得上第一,只见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微微一笑说道:“不瞒二公子,在下与令兄遗直颇有些交情,二公子的大名也是从令兄口中得知的。”

    房遗爱这家伙在听李慕云说到房遗直之后,瞬间怂了一大截,也不自称老子了,纠结半晌才吱吱唔唔的问道:“我大哥?你认识我大哥?”

    “自然是认得!”李慕云察言观色的能力可不是说笑的,一看房遗爱怂了,立刻接口说道:“当年令兄刚到山阴县的时候便是我接待的嘛,这么长时间下来,关系那是非同小可。”

    完了,撞到熟人了!房遗爱看李慕云说的不似有假,顿时显的尴尬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不知者不怪,你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大哥吧?”

    “这个自然不会。”李慕云摇摇头,信誓旦旦的保证着,然后又对房遗爱问道:“遗爱兄,不知你接下来要去什么地方?可是还要去追那李慕云?”(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