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三二章 竹杠敲的邦邦响
    对于送上门的竹杠,李慕云向来是本着不敲白不敲,白敲谁不敲的原则,眼下既然老程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也就到了该下手的时候。

    所以在抽了抽鼻子之后,李慕云便笑着说道:“如果诸位大人能够先付款,那这件事情就好办了,按照商业上先来后到的原则,小侄完全可先给诸位供货。”

    “呸,你小子道是打的好算盘,让老子们先付钱,天下哪有这种道理。”听完李慕云的建议之后,尉迟恭第一个表态,言词之激烈简直就是要杀人。

    不过李慕云这个时候却也不怕他,依旧笑着说道:“先付款,小侄可以免费赠送诸位家中各处小径通路,也就说用同样的混凝土给诸位把家中所有的路面都换掉,怎么样,这生意诸位以为如何?”

    李慕云刚刚说完,一边的李绩开口了:“这事儿咱们先不说,就算是我们先把钱给你,你怎么排先后?若是到时候你把老子们晾在这里,老子们吹不长你也拉不扁你,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了。”

    李绩这家伙别看是个将军,但说来这家伙的智力要远远高于他的武力值,当年在瓦岗山的时候就是军师的身份,投了大唐更是每战料敌先机,说起名声几乎可以与李靖比肩。

    但李慕云似乎早就料以众人会有这样的问题,洒然一笑说道:“李大将军,这话您可就说的可就差了,我李慕云在长安城的名声虽然差了些,但却绝对不会有人说我说话不算话,而且诸位其实也不必一定要争什么先后,我们建设局在长安城足足有三千人,完全可以数家同时开工。”

    似乎为了证明李慕云的话,长孙无忌在一边点头说道:“嗯,这话说的倒也在理,这小子在长安城虽然声名狼藉,不过信用方面倒还真是没有出过问题。”

    李绩见长孙无忌说话了,便也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那老夫就信这小子一回,不过这价格怎么算?总不能大家都一样吧?”

    说到价格,这就涉及到了事情的重点,所有人都把目光向李慕云看来。

    李慕云倒也没有跟这帮家老家伙们客气,伸出五根手指:“一丈高的墙,每步距八百文!”

    “什么?八百文?你怎么不去抢?”围在一起的老家伙们一个个勃然变色。

    八百文啊,是小数目了,而且这还只是一步的距离,就算大唐一步为三尺,墙的厚度同样是三尺,那么个步距就是三个立方的混凝土,把铜钱按一比七来换算一下,等同于现代两千块钱一立方混凝土。

    这个价格就算是在现代也已经是很高的价格了,放在古代更是让人无法接受。

    不过李慕云却有他自己的算法,双手虚按一下示意一群老人渣先等等,然后才说道:“诸位,你们总要考虑考虑我的运费吧?这次往宫里运的这些水泥运费可是皇帝陛下出的,工人的伙食费也是陛下出的,所以才会这么便宜,每步距五百文。”

    “可是诸位自己要弄,这个钱就不能让皇帝陛下出了吧?而且水泥这种东西是很怕水的,我运东西也要担风险,如果被水浸了,水泥也就废了。诸位都是明白人,也都是大人物,应该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小的候爵对吧?”

    “这个……”虽然明知道李慕云在放刁,可是众人却发现还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现在聚在一起的不是国公就是李世民的亲信,谁也拉不下脸来说这个价格太高,老子不干了。

    而且似乎有了李世民的前车之鉴,修院墙的钱完全可以由国库来出,他们最多也就是提前垫付,说来还真算不得什么事情。

    所以在略一犹豫之后,长孙无忌便首先点了头:“也罢,那就按照你的价格来算吧,回头你派个人到我那里去测量一下,老夫把钱算给你。”

    “老夫那里也是一样,一会儿你就派人来吧。”李道宗在这个时候自然也是不甘人后。

    余下的诸如程咬金、尉迟恭、李绩等人也都是好面子主儿,自然不会在这方面丢了面子,于是也都纷纷点头,表示意李慕云尽快派人来测量。

    目的达到的李慕云又怎么可能把到手的钱往外推,笑呵呵的便应了下来,与众人辞别之后一路霹雳带闪电的回了家里,让胖子立刻安排人去把事情办了。

    不得不说,李慕云这次的竹杠还真没白敲,粗粗一算刚刚这一阵功夫已经有十五个老家伙跟自己下了订单。

    粗略一算,就算是每家平均一千步,十五家那就是一万五千步,每步八百文,那就是一万两千贯,若是再加上此前的那两千贯,那可就是一万四千贯。

    要知道,太极宫的周长也才四千六百多步,他的手下用一半个月时间就完工了,一万五千步的围墙是太极宫周长的五倍多一点,抓紧点时间一个半月差不多也能完工,若是再算上修路的话,有两个月也够了。

    两上个月时间,赚一万两千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换算成现代的软妹币那可是八千四百万,这还仅仅是修一个围墙和路面,抢钱也没有这么痛快吧。

    李世民作为大唐帝国的主人,自然对自己离开之后李慕云他们讨论的事情有所耳闻,粗粗一算之下也是惊了一头冷汗。

    毕竟他在李慕云的建设局里面有七成的股份,也就是说李慕云这笔买卖作成了,等于两个月内替他赚了八千四百贯用来填补私库。

    当然,具体的帐目是不可能这样算的,毕竟还要去掉运费,去掉工人的月钱和水泥和铁条的成本。

    但就算是这样,收入也依旧十分可观,因为李二陛下清楚的知道,除了长安城这些大户,在草原上筑城那个才是大头,一座城下来收入至少是这个收入的百倍。

    百倍啊,那是多少钱?八十四万贯?好像是这个数字吧!

    伟大的李二陛下已经被草草计算出来的数字吓坏了,觉得似乎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把国库直接换一个牌子改成私库。(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