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一四章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人理解(上)
    鼓励个屁,这货怎么还没有被抓起来?不是说大唐律法禁严么?为什么杀人可以不用负责任?被李慕云扯到一边的先生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慕云,完全无法想像这货怎么还能逍遥法外,而且竟然还有脸回来。

    不过与这位先生所想的不一样的是,丁班的学生只是稍稍的愣了一下,立刻便对李慕云的话做出了回应,原本木讷的脸上全都露出了一心照不宣的笑容。

    “先生,您没事儿了么?以后还可以继续给我们当先生么?”庞文龙这个从甲班转过来的学生第一个举起手,大声的问道。

    “屁话,老子能有什么事儿,这几天只不过是有些事情耽误了,让你们这些小子舒服了几天。”李慕云盘腿往讲桌前面一坐,大咧咧的拍着桌子说道。

    不得不说,古代人就是讲究,先生的讲台随然与现在一样,都是在前面,都是高出地面一块,不过老师却是坐着上课的,舒不舒服先不说,至少没有在学生面前高高在上的感觉。

    裴行俭有些不满的瞪了一眼庞文龙,似乎在怪他问问题没有问到点子主,随后举手问道:“先生,那天您没有受伤吧?”

    “你看我像受伤的样子么?”李慕云撇撇嘴,傲然说道:“就他那样的身手,就是再来十个八个也不够老子一只手玩的。”

    “切……”可是是觉得李慕云在吹牛,丁班所有学生全都集休露出鄙视的表情,顺便还不忘向他伸出一根倒竖的拇指。

    李慕云面对十多根倒竖的拇指面不改色心不跳,哼了一声拍桌而起:“嘿,你们这帮小王八犊子子,长能耐了是吧?成,下一节课咱们改自由搏击,老子亲自指导你们。”

    此话一出,整个学堂瞬间为之一静,丁班学生集体失声。

    自由搏击?亲自指导?谁活够了才跟你这种动不动就扭人脖子的家伙玩儿什么自由搏击,老子们可都是文化人,才不会干那种动手动脚的事情。

    只是学生们虽然不说话了,但是那位被李慕云扯到一边的先生却不干了,回过神来之后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李慕云便吼道:“李慕云,你还有脸回来?你知不知道你在学校里面杀人给太学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你知不知道山长大人因为你的事情已经病了好几天,你这个斯文败类,还有什么脸面苟活于世!”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李慕云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随口说道:“关你鸟事?!”

    那先生似乎虽然空有一肚子学问,但对于骂架这种事情还是有些不熟练,愣了半天才回了一句:“你……,你是太学的耻辱。”

    “关你鸟事儿?!”依旧是那四个字,李慕云说的顺口之极。

    “我……”那先生顿时哑然,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应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还击。

    而李慕云此时已经站了起来,斜着眼睛看了那先生一眼不屑的说道:“滚出去,这是老子的学堂,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老子指手划脚?信不信老子杀了你之后还可以继续来这里教书?”

    握草,这可是红果果的威胁了,想到那天李慕云扭断那个韩姓中年箭术先生脖子时的利索劲,那先生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数步间退到了学堂的外面。

    不过在退出学堂之后又觉得当着那么多学生,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于是便在学堂外面叫道:“李慕云,你这个杀人狂徒,我劝你最好还是快点滚出太学,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而且如果你不想耽误了这一批学生的前途,还想让他们能够在太学顺利毕业,最好去山长那里好好认罪,否则,批学生一定会因为你而前途尽毁。”

    李慕云完全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无耻,竟然用学生的前途来威胁自己,虽说他其实并不怎么在乎这一个班的学生到底会不会有什么前途,不过这种事情总是让他觉得有些不爽。

    另外,学堂里的那些学生也在那先生话落之后,一个个脸色变的难看起来。

    虽然他们这个班级本身就已经决定了他们注定没有什么前途,可说起来如果自己再努力一些总也还有个机会不是。

    可现在外面那个先生竟然因为与李慕云之间的矛盾,直接就让他们无法毕业,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而外面那先生似乎也知道自己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一定会让把李慕云给惹毛,所以在说完之后二话不说直接撒腿就跑,向办公室的方向而去。

    因为在办公室那边还有更多的先生在,到了那里大家人多势众,就算是李慕云有再大的能耐,估计他也不敢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行凶。

    ……

    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李慕云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外来者,对于太学这个大唐高等学府来说,他只是一个从乡下来的贱民,自然不会受那些先生的喜欢。

    而那个箭术先生虽然也是武人,同样被那些教书的先生们看不起,但说到底人家也还是地头蛇,在太学里也不是混了一天两天,再怎么说也有一些人脉。

    所以在杀死那个韩姓先生的事情上,虽然李慕云占了理,但在感情上讲,他还是处于一个弱势地位,用最简单的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他现在被排挤了。

    这种事情是李慕云此前所没有预料到的,因为在他看来太学这种地方他根本不可能在这里待很长时间,与那些所谓的先生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利害冲突。

    可是现实给他上了一堂生动的教育课,用实打实的例子告诉他,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这与行业无关,与你是否有心去争斗无关。

    太学本来应该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可是就在这里,他竟然被人袭击了,而且反击之后竟然又被排挤了,哦不对,应该是他在来这里之前就被排挤了。

    这样的情况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但是如果发生了,他自然也不会畏惧,有着领先这个时代一千多年的知道,李慕云在大唐无惧任何人的挑战!(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