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一三章 老子又回来了!
    在古代,家仆几乎就等同于奴仆,属于主人的私有财产,放他们自由这种事情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存在的,所以在古时候很多人不到万不得以绝对不会卖身为奴。

    而如果一但为奴,那就生生世世都是奴仆,永无出头之日。

    但让人意外的是李慕云这位公子哥儿竟然大异于人的将所有人的卖身契约都发还了,也就是说这等于他自己放弃了这一部分财产,那些拿回了卖身契约的人完全可以离开他一走了之。

    可话虽然如此说,但收回卖身契约的十个人却谁也没有走,除了一脸的惊讶与不解之外,还有一抹深深的担忧浮现在心头。

    这位公子爷到底想要干什么?正常人绝对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难道他这样做是有什么其它特殊目的?对,很有可能,像这样的‘富家子弟’一般来说都喜欢玩一个花样,万一自己真的拿着卖身契约走了,这家伙再去官府告官……。

    虽然这样想有些不靠谱,但是人的想象力是无比强大的,是没有边界的,遇到如此大异常理的事情,如果这些人什么都不想,直接拿东西走人那心得多大啊。

    胖子就那么站在一边看着夏管家在发还契约,一脸肉疼的样子就好像丢了很多很多钱一样,嘴里一个劲的念叨:可惜了,可惜了!

    至于公孙兰,这位一姐却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十个仆人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就算是全都跑了也值得不得几个钱,身为江湖儿女,钱财都是身外之物,讲义气才是硬道理。

    在她看来拿卖身契约来威胁人的做法是绝对错误的,不是好汉的行径,所以她并不认为李慕云这样做有什么错,相反还很支持。

    李慕云就那么默默的站在那里,等到老夏把所有的契约都发完了,手里拿着剩下的最后两张回来的时候,淡淡摆了摆手:“慕雨的那一份你给撕了吧,你自己的你看着办,想毁掉就毁掉,不想毁掉就收着留个念想。”

    老夏听完李慕云的话差点没晕过去,谁特么拿这东西当念想啊,脑子也没有病!

    所以老夏几乎想都没想就把手里的两张破纸片叠在一起,‘唰唰’几下撕的粉碎,脸上也由此闪过一抹解脱。

    看着老夏将手里的契约撕碎,下面那些仆役一个个脸上闪过犹豫,看了看手里的契约,又看了看李慕云。

    李慕云自然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也都撕了吧,以后你们就是自由身,想要报户籍的可以来找我,我会找人帮你们报。另外,如果有想去的地方或者有什么亲戚可以投靠的,你们也可以去,如果没有那就留下,算是府上雇佣你们,大家以前干啥现在还干啥,每个月有一百文的月钱,就这样吧!”

    ‘噗通’一声,众仆役中跪下一人,以头抢地道:“公子大恩,小人无以为报,只要公子还肯收留小的,小的愿在府上继续做事!”

    “是啊,公子的大恩大德,我等无以为报,我们都愿意留下!”‘呼啦’一下,随着那个年轻仆役的一句话,余下的丫鬟、仆役全都跪了下来。

    能够重获自由身是他们这些人一辈子都无法想象的,如果说不感动那真是扯蛋。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这就像是一个三线城市户口的人一下子有了一线城市户口一样,涉及到的事情不仅仅只有他个人,还有以后孩子受教育的因素在里面。

    一线城市有更有的教育,有更好的医疗,有更好的政策,也有更好的工作机会,这些都是三线城市比不了的。

    而仆役也同样如此贱籍之人不能读书,不能出去找工作,只能子子孙孙为主家服务,找对象也只能在贱籍之人中找,可以说比三线城市还特么三线城市。

    如此比较之下,立刻就体现了李慕云还他们自由身的可贵之处。

    不过,李慕云到底还是一个外来者,他并不知道这其中的门门道道,之所以会还那些仆役自由,不过就是看他们可怜,再加上此前老夏说如果他出事会牵连到这些仆人,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决定。

    所以他并没有认为自己对这些人施了多大的恩惠,当然,就算他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估计他也不会在乎。

    作为一个有着理代生存理念的人,作为一个后世的顶尖杀手,能让李慕云真正在乎的东西其实还真不怎么多。

    于是看着那些跪倒在地的仆役,李慕云很随意的上前扯起来两个:“都给老子起来,别婆婆妈妈的,老子既然还了你们自由,就没想过要你们回报,还是那句话,有门路的你们现在已经可以走你们自己的门路了,没有门路的,那就留在府里继续做事,都听明白了没有?”

    老夏见那一群仆役一个个傻愣愣的不怎么会说话,连忙上前说道:“公子,他们都明白了,都愿留在府里做事,您放心吧,以后大家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一定不会让您为家里的事情操心的。”

    李慕云正好不想再为这件事情操心,于是点点头说道:“行,那这事儿就交给你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这里你来处理吧。”

    “诺!”老夏微一躬身,目送着李慕云等三人离开。

    ……

    纷乱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期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李慕云就算是杀手出身,也觉得身心俱疲,回到自己的房间不管三七二十几,倒头就开始睡了起来。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刑部那边似乎得了什么交待,一直也没有人来李慕云的府上找麻烦,倒时听说太学的山长老冯头儿病了,在家里躺了好几天。

    李慕云吃了睡睡了吃的混了几天,最后发现实在有些无聊,不由又想起李世民交待他必须回去太学上班的事情。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李大杀手把自己从里到外收拾了一番,在腰间插上‘天子剑’,晃晃悠悠的再次来到了太学,在丁班学子错愕的目光中,一把将讲台上坐着的那个先生扯了下来:“老子又回来了!来点掌声鼓励一下!”(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