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零四章 不服就干(中)
    霎时间满操场的人全都愣住了,盯着地上的两种武器看了半天,接着全都将目光转向了另一个方向,那个三十来岁中年箭术先生的方向。

    只见他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张弓,此时正保持着射出长箭后的动作,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慕云。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偷袭的一箭竟然没有成功,刚刚一连串的动作太快了,快到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甚至现在为止,中年箭术先生竟然还以为是在梦中。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李慕云明明是背对着自己,他到底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动作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刚刚李慕云的那一连串动作是什么?人怎么可以反应这么快,竟然随手甩出一把刀来就能把飞在半空的箭打落,这完全不是人能办到的事情好么!

    李慕云这时显然也被惹毛了,将晕过去的学生往自己班级里一丢,沉黑脸来到中年箭术先生面前:“你什么意思?”

    中年人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李慕云,心中微微有些忐忑,不过最后还是说道:“韩某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不惯你虐待学生,公报私仇而已。”

    “你姓韩?”李慕云敏锐的抓住了事情的重点,眼中寒光闪过,什么虐待学生,什么公报私仇全都特么是扯蛋,韩家的余孽而已。

    “我姓韩怎么了,难道老子还不能姓韩了?”中年箭术先生说着,还不忘看了一眼自己所带的那一班学生,估计是想要向他们求援。

    不过,那些学生早都已经吓傻了,刚刚那一箭完全就是奔着李慕云的心后去的,如果不是他反应快,而且半途将那直箭打落下来,就算是能躲过去,站在他对面的那些学生中也一定会有人中箭。

    这已经不是意气之争的范围了,学生们平时最多也就是谁看谁不顺眼,最多就是动动拳动,可是现在箭术先生竟然是用箭在背后偷袭,而且还是直射要害。

    这就是在杀人啊,如果李慕云没有躲过去,眼下一定是血溅五步的下场,在这样的情况下,学生们完全忘记了彼此间的立场,同时也忘了他们是如何不喜欢这个新来的先生。

    但李慕云是什么人?完全可以说是杀人不眨眼的人物,如果不是想要告别前一世的那种生活,他现在早就已经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在江湖上闯出一翻名堂了。

    所以当他看到韩姓中年人眼中闪过的那抹犹豫之后中,立刻想到了什么,冷声问道:“韩瑷是你什么人?你这是想给他报仇?”

    “我没有,我不认识什么韩瑷!”中年人否认道,可能是过于紧张的原因,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说的漏洞百出。

    要知道,韩瑷那可是堂堂刑部尚书,他一个体制内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韩瑷是什么人,如此急于跟韩瑷撇清关系,分明是心虚的表现。

    李慕云自然能够看出这一点,哼一声说道:“也成,既然你不承认老子也不强求。不过,你刚刚在背后偷袭老子,这件事情你怎么说。”

    “我没有偷袭你,只是提醒你。”中年人试图狡辩。

    不过李慕云却并没有与他争论,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当着操场上数十太学学生的面手中不知何时便多了一支颜色乌黑的军刺:“老子不管你想干什么,总之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自己抹脖子自杀,二,老子亲自送你上路。”

    “李慕云,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刚刚的行为太过份了,竟然对学生公报私仇,我只是看不惯你的行为,射出一支箭提醒你而已。”韩姓中年人虽然是箭术先生,不过到底是没有见过血的,与李慕云这种杀人如麻的角色比起来,气势上差了不止一筹。

    “老子就是欺你又如何!”李慕云这个时候也懒得与中年人再争论什么了,话音方落,已经一拳打了出去,同时脚下一错,身子扭成一个诡异的角度,另一只手的军刺也捅了出去。

    两位先生打起来了,而且还动了刀子,这可是在太学里面从未有过的事情。

    甲班和丁班的学生几乎都看傻了,庞文龙在被人救醒之后同样看到了李慕云向中年箭术先生发起攻击的一幕,搞不清楚状况的他差点惊掉了下巴。

    但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了,根本就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李慕云的军刺已经划过了韩姓中年人的肋下,带出一条血槽,暗红的血液瞬间就流了下来,将那箭术先生的半边裤子染成了红色。

    “杀人啦……”不知是谁突然叫了一声,如飞般逃了开去。

    其他学生也没有见过如此一言不合就拿刀子捅人的情况,一个两个也是吓的魂不附体,借着那一声喊四散逃了开去。

    “李慕云,你,你想杀我?”中年人没想到李慕云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而且动作又是如此诡异,中了一刀之后脸色立刻惨白,挣扎着与其接开距离,颤抖着问道。

    “对于想杀老子的人,老子从来不留后患,如果你不服尽可放马过来,如果你能杀了老子是你命好,如果你杀不了老子,那就想想死后找个好人家投胎吧。”军刺在手的李慕云脸色阴沉的可怕,一句话说完,再次向韩姓中年人扑了上去。

    一场现代格斗术与古代武技的拼斗就这样在操场上展开,中年人把手里的长弓当成武器,一边后退一边努力的挡住李慕云的进攻。

    而李慕云却得理不饶人,手中的军刺一招快似一招,借着脚下灵活的步法,很快就与那中年人贴到了一起,一把军刺忽而交到左手忽而交到右手,上下翻飞间,招招不离韩姓中年人身上的要害。

    快、准、狠,现代格斗术的精要被李慕云发挥到了极致,中年人尽管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但依旧在极短的时间里手中数刀,最后肩胛骨在一个不经意间,被三棱军刺狠狠通了进去。

    “啊……”一声惨叫,肩膀被捅穿之后的中年人惨叫着倒了下去。

    而就在此时,操场的入口处也赶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正是那冯山长,人还未至便大声喝道:“李慕云,住手!”

    住手?杀心已起的李慕云就算尉迟恭那样的狠角色都无法制止,一个太学的山长又怎么能够叫得住他。

    只见人影闪动间李慕云已经到了那韩姓中年人的身后,军刺也不要了,左手往其脑后一按,右手已经捉住了他的下巴,接着双手同时用力向顺时针的方向力用一扭。

    “咔嚓”一声脆响,操场上立刻安静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