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零一章 语言的艺术
    庞文龙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慕云,心中对其敬仰之情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人可以无耻,但是无耻到这等地步的确是少见的很。

    不过李慕云却没有一点自学,反而在环顾学堂中众学生之后,啧了一声继续说道:“老子今天心情不错,所以给你们上一堂课,这一堂课的名字就叫:语言的艺术!”

    “举个例子来说,比如我不想庞文龙来我的课堂,我不会说:‘你不要进来,我不欢迎你’,相反我会明确的告诉他:‘这间课堂容纳不下我与他的傲慢!’。你们看,这就是语言的艺术。”

    我艺术你大爷,庞文龙一点都不认为这是艺术,相反,他觉得李慕云就是故意在羞辱自己,如果早知道会这样,上午的时候,就是宁可被他打一顿,也不来他的班级受这份鸟罪。

    正想着,庞文龙就听李慕云继续说道:“你们是太学学生,脑子里的学问并不比任何人少,可是你们知道怎么用么?你们不知道!学了一堆东西最后全都成了没用的废物。这是一种资源上的浪费,是对国家的不负责任。”

    “所以老子希望你们能够把学到的东西灵活运用,能够举一反三,不要先生教什么就听什么,先生永远是对的,先生永远是真理,这是要不得的,你们要有自己的思想,这才是一个太学学生标准。”

    “先生,既然您知道这些,那,那为什么您却是这样……,这样的一副打扮?”富家子弟,也就是那个裴姓学生举起手,提出自己的质疑。

    “因为老子喜欢啊,老了就喜欢回归本源,做真正的自我,一天到晚装孙子你们不觉得累么?装给谁看啊?就拿庞文龙同学来说吧,在座的有不了解他的么?谁不知道他家里的情况?谁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什么性格!装出来的文质彬彬有用么?熟悉你的全都了解,不熟悉你的又没有用处。”

    “我……”庞文龙终于还是坐不住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针对,让这位原来甲班的学生一肚子的火气,站起来大声说道:“李先生,我可以认为您是在对我发起人身攻击么?”

    “不,你可以把这个理解为语言暴力,如果这让你觉得难堪,那么请你记住,想要激怒一个人并不一定要骂他,也不一定要打他,只要用语言刺激他就行了。”

    李慕云看了一眼庞文龙,虽然这家伙在他看来充其量也就算是个高中生,但小李同志也不是什么真正的老师,以德报怨这种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早上在门口就听到这家伙在那里狂吠,这已经让他在李慕云的心里打上了一个‘坏孩子’的标签,对于这样的学生,李慕云虽然不会睚眦必报,但也不会让他好过。

    所以别看李慕云嘴上说的好听,但实际上还是处处在针对这个家伙。

    庞文龙很无奈的坐了下去,对于李慕云他有着天然上的恐惧,不说‘先生’这个身份,就是他敢当众杀了刑部尚书这一点,就让很多人对他有所忌惮。

    “好了,现在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语言的艺术。”李慕云见庞文龙坐下去了,便继续说道:“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你们现在学的只是一些皮毛,一些前人留下的东西,而语言的艺术可以让你们把那些学来的东西用到实处。”

    “所以今天给你们布置的课堂作业就是断句,同样的一句话,断成不同的句子,让它的意思截然相反。”

    学生们一个个在下面坐的老老实实,他们还是第一次这样上课,先生讲的不是书本上的东西,没有诗曰子云,也没有圣人言,有的只是一些通俗易懂的道理。

    李慕云看到一群学生坐的端端正正,倒还真有了一丝‘先生’的感觉,自得了一会儿缓缓开口一字一顿的说道:“两道题,第一题: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第二题:无鸡鸭也可无鱼肉也可唯青菜萝卜不可少工钱不得。”

    说完两道题之后,李慕云极不负责人的拍了拍自己的桌子:“好了,就是这两句,老子先睡一会儿,等下课了再叫我。”

    下面没人说话,丁班的学生早就已经习惯了李慕云这样的上课方式,而庞文龙则是不想找刺激,所以紧紧的闭着嘴巴,心中想着如何报复这位让他丢脸的先生。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心思想那些东西了,纸上记的两句话的确很有意思,按照他的正常思维很快他就断好了句子。

    其中一句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另外一句是:无鸡鸭,也可,无鱼肉,也可,唯青菜萝卜不可少,工钱不得。

    可是另外一个意思是什么?怎么让它变成截然相反的意思呢?这却是难住了这位长的跟骡子一样壮的学子。

    转头看看其他人,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冥思苦想,有些人则是在纸上胡乱的画着什么。

    身为甲班学生的高傲让他不屑于去看其他人的答案,而且他也不认为在这个丁班会有人能比他强,能够首先做出答案来。

    于是这位甲班的‘高材生’又开始继续低头冥思苦想,可是在贯性思维的作用下,一时间他还真的找不到另外的断句方式。

    而就在此时,那个一直让他看不起的田雨禾却突然惊喜的大叫一声:“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先生,我找到答案了!”

    结果,田雨禾得到的并不是李慕云的表扬,而是一直飞来的毛笔:“找到就找到,写在纸上,下课交上来,别打扰老子睡觉,再有下次你就站着听课。”

    “嘿嘿……”看到田雨禾被飞来的毛笔‘砸’回座位,庞文龙的心情好了许多,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竟然落后了,被一个他从来都看不起的丁班学生给超越了。

    这让庞文龙觉得更加难堪,甚至比刚刚被李慕云针对还要难堪,于是他狠狠的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让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纸上的两句话,努力的强迫自己去考虑问题的答案。(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