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九一章 飞来横祸
    说到这里,李世民这段时间其实也挺悲剧的,作为一个皇帝,总是卡下面臣子的油,他也觉得没有面子。

    可是没有办法啊,大唐初立,他老子当权的那段时间天天国内天天都在打仗,什么杜伏威,窦建德,李密,薛举,刘黑闼……,一个又一个接二连三的跳出来,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等把这些人都搞死了,一场玄武门,李世民登基了!

    可登基之后紧接着就是颉利南下中原,李世民咬着后槽牙与其签了渭水之盟,这才算是把这件事情给平息了;接下来又是蝗灾,整个关中地区几乎颗粒无收,没办法朝庭只能出钱赈灾;然后就是北伐突厥,十六卫大军出动,一举次颉利生擒活捉。

    而大唐为以上这些所付出的代价就是国库里面能饿死老鼠。

    所以说白了,大唐现在是真的穷啊,大唐皇帝李世民同样也不富裕,否则他再怎么样也不致于总是揪着李慕云不放。

    不过这个时候李慕云早就已经跑到了一边,坐到了一群年轻人中间,与那帮家伙推杯换盏的喝了起来,就好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甚至就连长乐嘟着小嘴瞪过来的眼神也被他自动忽略了。

    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陪她逛街就已经很给她面子了,没道理再把香水这东西送给她。

    再说未婚处子身上的幽香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被那些后天加工出来的东西一侵蚀立刻就会让人变了味道,这是李慕云不想看到的。

    李世民与长孙皇后对视一眼,两位大唐最顶级的权力人物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这不是针对李慕云的,而是真对长乐的。

    那小丫头片子自己感觉不出来,其实在场的只要不是傻子,谁都能从她的表情上看出一些端倪,从打李慕云上殿开始,这丫头就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李元昌发出挑衅的时候,这小丫头那几乎要吃人的眼神被长孙皇后看的是清清楚楚,而当李元昌被赶走的时候,这小丫头又再次看向李慕云,不过那目光却是有些幽怨,还有一丝责怪,当然,更多的是关切。

    女大不中留啊!长孙皇后心中叹了口气,压低声音对身边的李世民说道:“陛下,长乐的事情您是怎么看的?哥哥已经来宫里两次了,想要求取长乐,我一直都没有答应,就是怕事情有什么变化。”

    “我有什么办法,闺女的心思别说你不知道。”李世民皱着眉头,瞥了长乐一眼。

    “可是,可是那李慕云已经有未婚妻了,长乐怎么可以嫁给一个有妇之夫!”长孙皇后的声音有些急,显然是在为女儿的固执,和李世民的想法而担心。

    刚刚听了李世民那句‘闺女的心思’长孙皇后很是不快,因为这代表着很有可能自家老公会按照女儿的想法去处理这件事情,搞不好真的会把长乐嫁给那个李慕云。

    而事实证明长孙皇后的猜测是无比正确的,李世民在听了她的话之后只是微微摇了摇头,顿了顿才又缓缓说道:“观音婢,朕只问你一句话,你是想要长乐一生平安、开心,还是想要她负担起公主的责任!”

    李世民这话问的有些突然,也有些重,长孙皇后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作为一个母亲,好当然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一生平安喜乐,可是她的身份并不只是一位母亲啊,她还是长孙家的代表人物。

    虽然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长孙无忌这个哥哥求到了她的头上,想要让长孙冲娶长乐保长孙家一世平安,这个要求似乎无可厚非。

    面对自家亲哥哥的要求,长孙皇后又能说什么?

    而且长孙家眼下也是高门显贵,长乐嫁过去并不委屈,不管是长孙无忌还是长孙冲谁都不会给她气受,这对长乐来说其实也是一桩不错的婚姻。

    但现在的问题出在长乐这丫头竟然机缘巧合的认识了李慕云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几乎瞬就被这个家伙与其他人完全不同的处世方式给吸引住了。

    这就造成眼下如此尴尬的局面,如果按照长乐自己的意思,那就是要嫁李慕云,虽然她没有明确的说出来;而按照长孙皇后的意思,那还是嫁给长孙冲比较好,至少以后有保障。

    至于说李世民,说老实话,这位皇帝陛下还真不怎么看好长孙冲那小子,所以他才会对长孙皇后含糊其词,甚至如果不是因为辈份的问题,这位皇帝陛下此时已经有了决定也说不准。

    长时间的沉默,其间李世民又与下面一群前来道贺的老家伙们喝了几杯,长孙皇后也再次收了一次礼物。

    等到再次消停下来,长孙皇后才再次谈起刚刚的话题:“陛下,妾身当然希望长乐能够幸福,可是难道您认为李慕云能给丽质的,冲儿就给不了么?”

    “冲儿能给丽质的只是物质上的,他并不知道长乐真正缺少的是什么,嫁给冲儿长乐或许一生衣食无忧,但你真觉得冲儿会一直对长乐好么?”李世民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被长孙皇后全部听入耳中,正想反驳却听他又再次说道:“观音婢,朕只是从客观的角度在看这件事情,并不在是做决定。”

    “那陛下是什么意思?”长孙皇后平静的问道。

    “观音婢何不将两人放在一起比比,李慕云虽然在朕看来就是一匹夫,但其为了自己的女人不惜血溅五步,哪怕是冒着掉脑袋的风险,而且此人没有野心,没有野心也就没有欲望,没有欲望也就知道什么是满足。而你再看看冲儿,就算是冲儿具备以上的条件,但是长孙家能够允许这样的一个继承人存在么?”

    李世民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的确让长孙皇后有些为难,长孙冲是个什么样子她又如何能不知道,只是长孙家是她的娘家啊,她又怎么能弃之不顾。想到这里长孙皇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远远的看了一眼和几个小姐妹聚在一起的长乐,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李世民同样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从感情上来说,长孙无忌是他的弘股之臣,女儿嫁给他的儿子的确没有什么不好。

    可是从理智上来说,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他还是认为女儿嫁给李慕云要好一些,毕竟这小子虽然惫懒了一些,但怎么也都算是个汉子,女儿嫁给他至少不用担心受了委屈,除了辈份上差了一截。

    唉,天可怜见,自己的老爹都干了些什么啊,怎么就捡回来这么一些小怪物呢,而且还认了义子,这简直就是……太神奇了!

    ……

    不过,皇帝和皇后在研究讨论女儿的婚事,作为两人讨论对像之一的李慕云却一点都没有发觉,因为这货现在正被一群小年轻围着灌酒。以李承乾为代表的几个长乐的兄弟轮番上阵,势要把这个将长乐心给勾起的家伙来个教训。

    但是好在李慕云的酒量也不是盖的,酒倒杯干之下干挺了六、七个人之后,也只是有了六、七分的醉意。

    而就在李慕云觉得有些力不从心的时候,坐在一群皇女中间的长乐走了出来,先是给李世民和长孙皇后行了一礼,然后才缓缓说道:“母后,今天是您的生日,女儿愿赋诗一首,祝您福寿绵长。”

    “哦?快快赋来,正好也让为父饱饱耳福。”李世民平时最宠长乐,这个时候自然要捧场。

    “诺!”长乐答应着,微不可查的扭头看了一眼李慕云的方向,再转身时已经轻声慢吟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诗是好诗,不过从长乐口中吟诵出来却有些不是味道。毕竟这丫头几乎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长安城,又如何能够体会出这诗中的意境。

    所以在场几乎百分之八十的人都知道这诗一定并非长乐所作,只是碍于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面子,谁也没有站出来指明而已。

    长乐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吟诵完了,便也就回了自己的位置,只是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又再次看了李慕云一眼。

    这一眼看的李慕云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这就是个坑啊,自己没招谁没惹谁的,怎么这麻烦事儿就接连不断的上门呢。

    长乐那一眼看过来,岂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人,这诗是他李慕云代笔作出来的!这让原本就在风口浪尖上的他顿时有种想要自杀的冲动。

    而围在一起的那一群纨绔这时也炸庙了,一个个纷纷指责李慕云。

    “慕云,看来公主殿下的确是对你青眼有加,如果不出太大意外,再过几年你怕是就要抱得美人归了吧?!”

    “就是啊,你小子不声不响的,却暗地里把我们长安城最珍贵的宝物偷走了,若是不罚你还真是没有天理了!”

    最要命的是,高高在上的李二陛下也将目光转了过来,盯着他的位置不阴不阳的说道:“李慕云,朕素闻你颇有诗才,今日朕的皇后过生日,你来赋上几首诗助助兴如何?!”(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