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九零章 贺寿(下)
    李慕云当然不会被打出来,‘天子剑’别人或许不认识,但是那里在天天在宫里混的禁军绝对认识,所以尽管某些人穿着有些‘朴素’,但守门的禁军还是让他进了皇宫,只不过那鄙视的目光却是一路随行,就好像怕某人在皇宫里面偷东西一样。

    正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皇宫大内富丽堂皇,无数达官显贵衣着华丽,尽显大唐盛世风范。

    唯独李慕云这个异类,一身破破烂烂的麻布衣服,顶了个四角方巾,不过因为其头上根本没有多少头发,那方巾被他带的有些不伦不类。

    李世民高高在上的坐着,长孙皇后坐在他的身边,随着李慕云晃晃悠悠的进入大殿,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其中一个年轻些的直接跳了出来:“李慕云,你好大的胆子,皇嫂今日作寿,你竟然如此怠慢,莫非你想欺君不成!”这年轻人二十来岁,长的白白净净的,就是走路的时候有些飘,也不知道是嗑药嗑的嗨了,还是和小姑娘在一起玩的虚了。

    听着那家伙送给自己的大帽子,李慕云撩起眼皮,淡淡看了那个家伙一眼,理都没有理他,对着高高在上的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深施一礼:“草民李慕云,参见陛下、皇后娘娘。”

    “李慕云,为何现在才来啊。”长孙皇后做寿,李慕云这家伙竟然姗姗来迟,而且还穿着破破烂烂,这在李世民看来就在打自己的脸。

    “回陛下,臣在为皇后娘娘准备礼物。”李慕云躬身说道。

    “胡说八道,你明明就是恃宠而骄,仗着皇兄对你信任有加,所以才为所欲为!”不等李世民开口,刚刚那个年轻人又跳了出来。

    李慕云再次翻了个白眼,依旧没有理他,这货一口一个皇兄,足以说明他就是李世民的兄弟,李渊的儿子,这种李二的刀下之鬼其实理不理他还真没有什么必要,如果真跟他在大殿上吵起来,以李慕云的性子非得弄死他不可。

    可眼下毕竟是长孙皇后的生日,如果闹将起来势必会显的不给这位千古贤后面子,万一将来吹起枕头风,李慕云可不敢保证自己的小命真的能扛过去。

    而事实证明,李慕云的选择并没有错,主位上的长孙皇后虽然对那个年轻人没有什么表示,但李世民却明显十分厌恶的瞥了他一眼,而后才继续问道:“既然你说给皇后准备礼物,那么礼物在哪里?”

    “哦,在这儿呢!”李慕云伸手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此为何物?”李世民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一个太监下去把东西拿上来。

    “这个叫香水,平日里只要往衣服上滴上几滴,便可数个时辰内幽香绕体。”李慕云看着李世民夫妻两个一人一个小瓶放在眼前打量,简单的回答道。

    “哦。”李世民一听是妇人所用之物,立刻没了兴趣,随手将手中的小瓶子放到了长孙皇后手中。

    倒是刚刚那青年听了李慕云的解释之后再次一开口说道:“李慕云,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皇嫂……”

    李慕云有些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闭上嘴巴,抱着膀子看着那青年。

    凭心而论,在长安城他李慕云还真没有得罪过哪个皇族,而如果非要说有,那也只有在山阴县的时候,卷过一次李元昌的面子。

    所以看着那青年,李慕云已经大致上猜到了他的身份,只是这家伙似乎真的有些蠢,为了打击自己竟然不分场合地点,在长孙皇后的寿宴上玩这一手。

    要知道,在这种时候过寿的人其实并不在乎什么对与错,是不是想要一个祥和的氛围,不管是谁只要搅乱了这个氛围,即便是他说的有道理,也很难得到支持。

    不过那青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旧在那里喋喋不休:“李慕云,你这是想要惑乱后宫么?你一介草民,被皇兄简拔于毫末,不思忠君报国,却一天到晚尽弄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献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终于,李世民听不下去了,狠狠一拍桌子,对那青年怒道:“李元昌,你给朕滚出去!滚回你的封地,今后无令不得回京!”

    果然,还真的是他,李慕云的嘴角微微一挑,会咬人的狗一般都是不会叫的,就像当初的韩瑷一样,而李元昌这样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上来就是一顿狂吠的‘狗’,意图实在是太明显,明显到还没等咬人就已经被人一脚踹过去的程度。

    李元昌也没想到自己明明是在帮着李世民说话,为什么最后被训斥的却是自己,愕然回首:“皇,皇兄,我……”

    “滚!”李世民冷着脸,根本不给李元昌解释的机会,大有你再不走,老子就派人把你打出去的意思在里面。

    李元昌真的是气极了,瞪了一眼若无其事的李慕云狠狠丢下一句:“姓李的,咱们走着瞧!”

    对于李元昌的威胁,李慕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左右不过是个没权没势的王爷而已,老子‘天子剑’在手,代表巡狩,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早特么抽他丫的了,还能等到他来威胁自己?

    ……

    李元昌最后还是走了,不过李慕云的事情却还没有解决,长孙皇后好奇之下打开那小瓶子闻了一下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一丝惊喜的表情,随手便收了起来。

    如此举动看的李世民其他几个妃子有些眼热,不过她们并不是在嫉妒长孙皇后,而是眼热那个所谓香水的东西。

    毕竟长孙皇后那可是一国之母,什么样的宝贝没有见过,生日过了好多次也没见她亲自把谁的礼物收起来,由此可见,李慕云送的那个什么香水必然不是凡品。

    李世民同样注意到了长孙皇后的举动,眼中闪过一丝错愕的同时心中微动:“李慕云,你这礼物未免太轻了吧?是不是看不起朕啊?!”

    嗯?啥个意思?李慕云刚刚还在琢磨李元昌的事情,被李世民这样一说顿时有些发懵

    这特么大唐有谁敢看不起李世民?有么?有么?谁特么嫌自己命长了么?

    “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李世民见某人在那里发呆,便又追问了一句。

    “没,没有啊,陛下这是说的哪里话来,我……”李慕云本就是善于察言观色之辈,借着说话的功夫已经把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脸色都看了一圈,甚至就连身边不远处坐的那几个朝庭重臣的脸色也没有放过,在电光石火间对眼下的形势有了一个明确的判断。

    敢情是这位皇帝陛下为了讨好自己的老婆,觉得礼物太轻,生怕老婆几天之后用完了然后没地方找去,所以才会拿自己来出气,打算从自己这里讨个说法和结果。

    想到了这里,李慕云不禁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暗暗庆幸了一下,指了指被李二丢在桌上的合子说道:“陛下,那盒子里还有另外的一件东西,您和皇后还没看呢。”

    “哦?还有东西?”李世民皱了皱眉,低头向盒子里看了一眼,果然在盒子下面发现了一张写满了字的纸。

    长孙皇后同样也看到了那不大的纸片,探手拿了起来,打开一看,脸上立刻绽放出一丝微笑,随后又叹了口气:“李慕云,你的这份大礼,真的让本宫很难拒绝。”

    “皇后娘娘大可不必为难,这只是慕云的一点心意。”李慕云说的简单,可是心却在流血。

    他给出去的那可是香水的配方啊,如果留在自己的手中,不知道可以换回多少钱财。

    可是,为了自己的脑袋着想,这个配方说什么他也不能自己留着,毕竟天天守在李世民这个喜怒无常的皇帝身边,他总要给自己找些援兵,就算是以后犯了什么事儿,也会有人帮自己说几句好话,这才是最重要的。

    长孙皇后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拿到香水的配方之后同样意识到这代表着什么。

    作为一个女人,打开香水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了这东西的价值,现在有了配方,便也等于有了一份收入来源,这与那些勋贵们送来的珍奢相比,无疑价值要高上许多。

    毕竟那些珍奢是不可能拿出去卖的,而香水却可以,两相比较起来,李慕云送的这份礼物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绝不是几千,几万贯能够衡量的。

    李世民从老婆大人的表情上也看出了一些端倪,等到接过那张纸看清了上面写的什么之后,也是大大的惊讶了一翻。

    虽然他并不清楚香水的价值,但从长孙皇后的表现来看,那一个小东西如果说卖上十贯八贯的应该问题不大,再考虑到长安城如此多的贵族,估计销量也不会很小。

    李世民富有四海,其实这话也只是说给外人听听,说白了就是吹牛,那些钱其实大多数都是堆在国库里面的,就算是皇帝陛下也不可能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所以如果没有额外收入的话,其实皇帝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