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八八章 一切为了脑袋(下)
    熏香这个东西其实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了,大唐亦不例外,只不过在大唐这东西还真就是‘熏’出来的。

    如果想要让一个人身上有香气,那就要从小服食各种花的花瓣,并且不吃主食,而且单这样还不行,还要每天都用大量的花瓣来洗澡,力求将一个人从里到外全都用花的汁液浸透为止。

    这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没有人会喜欢,就无肉不欢的作者菌来说,不用从小到大一直吃花瓣那种苦了吧唧的东西,就是吃三天的大白菜都受不了。

    所以能作到这一点的,无一不是名人,比如李承乾的那个称心,还有大清的香妃,当然,这两位也有可能不是自愿的,不过现在他们的骨头估计都烂没了,死无对证之下,大家就不要再纠结了。

    ……

    书归正传,李慕云和公孙兰一同来到西市,才刚刚从马车上下来,立刻就引起了一阵不小少的骚动,不为其它,只因那一阵淡淡的幽香。

    李慕云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公孙兰:“我刚刚就说让你少弄一些在身上就好,你说你干什么弄那么多,这下好成花魁了吧!”

    “要你管!”公孙兰还瞪了一眼李慕云,俏脸微微一红。

    如果不是刚刚马车在路上颠的那一下,她最多也就只会往袖子上滴四滴,可是好死不死马车就在关键时刻晃了那么一下,没有准备的公孙兰一个哆嗦,竟然弄湿了半个衣袖。

    结果车里满是那种特殊的幽香不说,她的身上也全都是那种味道,走到哪里就把周围的目光吸引到哪里,按照李慕云那家伙的说法,就跟青楼里的花魁出行似的。

    不过李慕云虽然被瞪了,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耸了耸肩,对着小丫头慕雨招了招手:“走了,咱们去买东西。”

    “是少爷!”慕雨在早上的时候已经被李慕云的香水所征服,闻言立刻乖乖跟在了他的身后,向着西市里面走去。

    这小丫头能在教坊司长大,足以证明她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傻,什么人对她好,什么人对她不好,这丫头心里一清二楚。

    所以别看李慕云一直在对她指手划脚,但这丫头却能从他的眼睛中看出来,这位‘少爷’并没有看不起自己的意思,相反,反而有看重的意思,否则他完全可以找那些仆妇来干这些无所谓的事情。

    正是因为这样,小丫头才会一心一意的跟在李慕云的身后,片刻也不敢轻离,生怕这位‘少爷’有什么事情。

    公孙兰就那么看着李慕云带着小丫头离开,气的狠狠一跺脚,想了想之后追上去:“李慕云,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难道皇后过生日你就想靠这东西当寿礼?”

    “难道不可以么?”李慕云反问道。

    “呵……”公孙兰打了个哈哈,有些鄙夷的说道:“你真当皇后娘娘用不起熏香?”

    “能不能用得起是皇后的事情,送不送礼物是我的事情,再说皇后娘娘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我就是拿个金山出来估计也没多大用处,还不如动动心思,至少这也算是有诚意不是。”李慕云一边四下梭巡着,一边有一搭无一搭的与公孙兰聊天。

    “那难道你不觉得你这东西太便宜了么?几斤‘闷倒驴’,外加一点花瓣,全部加在一起不足五十文的成本。”公孙兰此时已经把李慕云当成了天下第一抠,不,应该说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要知道,就算是去乡下地主老财那里祝寿也需要带三五贯钱的礼物,可眼前这位到好,拿着五十文钱的东西就敢去给皇后贺寿,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这样的事情也能干得出来。

    然而,公孙兰明显高估了李慕云的小气,只见这货就在说话的功夫已经走近了一个路边的小摊子,从地上拿起一只比大拇指大不了多少的小瓷瓶问道:“老板,这个多少钱?”

    “这位公子,您要拿走的话,给两文就行!”摆摊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汉,看了一眼李慕云手里的小瓶,伸出两根手指。

    “这么贵?两个三文成不?”李慕云又拿起了地上仅有的另一个问道。

    “这……”老汉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好吧,今天老汉还没有开张,公子既然看上了那两个瓶子,那就给三文钱让老汉开个张好了。”

    “OK。”李慕云将两个小瓶在手里一握,回头看了一眼公孙兰:“还愣着干什么,给钱啊!”

    “为什么是我给?!”公孙兰瞪大了眼睛。

    李慕云理直气壮的说道:“你见过公子出门带钱的么?”

    “你……”公孙兰真是要被这家伙给气死了,可想想又不能把他丢下不管,最后只能气鼓鼓的丢下三个铜板,并且威胁道:“李慕云,你最好不要有下次,若是再有下次,本姑娘马上就回山阴县!”

    “没问题,这个你说了算!”李慕云买到了东西,自然也就不再管公孙兰说什么。

    他想信这丫头也就是一时的气话,如果她真的要走早就走了,何必等到现在。

    ……

    离开了老头儿的小摊子,李慕云调头向回走去,结果没走两步,公孙兰又不干了,伸手把他一拦:“李慕云,你不会是想要回去了吧?”

    “当然要回去,我身上又没有钱,你又不肯借我,不回去还能干什么?”李慕云眨眨眼睛反问道。

    “我……”公孙兰被李慕云怼的为之气结。

    要知道,她虽然不是第一次来长安,但是前面两次一次是行色匆匆的被人追杀,另一次是李慕云被关进大牢,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到长安城最有名的东、西两市来逛逛。

    而现在终于有机会了,这家伙竟然只走了几步就要打道回府,这不是成心呕气么!

    不过,有句话叫天无绝人之路,还有一句话叫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公孙兰郁闷的想要杀人时,便听到一声轻呼自不远处响起:“李慕云,原来你在这里!害的我一顿好找。”

    谁啊?公孙兰被那声音吸引,微微侧头看了过去。

    而李慕云则是被吓了一个哆嗦,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离自己的脖子又远了一些。

    “李慕云,看到我难道你不高兴么?干什么愁眉苦脸的?”就在某人精神一个恍惚的瞬间,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跑了过来,挤进了某人和公孙兰的中间。

    李慕云看了看面前的长乐,又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让他觉得扎眼的人物,于是疑惑的问道:“殿下怎么自己出来了?你的护卫呢?”

    “我把他们都甩开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长乐得意的仰着小脑袋,似乎正在等街李慕云的夸奖。

    李慕云无奈的笑了笑:“是,是很厉害,不过殿下以后可千万不能这样了,毕竟现在拐卖小孩的特别多,万一被人拐走可就不好了。”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趣!”长乐白了李慕云一眼,像是在怪他多事,但旋即又问道:“对了,你来西市做什么?可是要买什么东西?”

    “我买完了,现在正准备回去呢。”李慕云摇摇头,十分坚定的表示了自己要离开的意愿。

    他现在还没有忘记李泰说的驸马之事,也没有忘记李世民说如果再接近长乐就砍他脑袋的事,为了保险起见,他觉得自己还是离长乐这丫头远一些才好。

    “是么?”长乐听说李慕云要回去,情绪明显低落了下来。

    “嗯!”李慕云点点头,顺便瞪了一眼想要说什么的公孙兰。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长乐那丫头也是鬼精鬼精的,眼珠一转便说道:“那,那我和我的护卫走散了,你总不能看着我一个人在这里不管吧?送我到安全的地方好不好?”

    好不好都被你一个人说了,我能说什么?李慕云摸了摸鼻子,纠结了一下:“要不这样好了,我家就在皇宫附近……”。

    “我不要回去,母后今天生日,我还没有给母后准备寿礼呢。”长乐不等李慕云说完,已经将他的话打断,末了还不忘扯了扯他的衣袖:“要不你就陪我逛逛吧,等我买好了东西,立刻就回去好不好?”

    李慕云无语的看着长乐,头大如斗,有心放着她不管吧,又怕真出了什么事情,可是如果要管的话脑袋怕是就要保不住了。

    “好不好啊!”长乐见李慕云不答,便又追问。

    “好吧!”李慕云犹豫了良久,终于还是受不了长乐的央求,硬起头皮点了点头。

    长乐似乎正在等着他点头,根本不给他任何反应时间,拉起他的袖子就往一边跑:“太好了,我刚刚在那边看到有卖糖葫芦的,我们过去看看!”

    我晕,这丫头怎么这么麻烦?不是说给皇后买礼物么?怎么又要去看糖葫芦,难道这丫头要买两说送给皇后?你别说,这礼物似乎还真是特别致的,绝非正常人能够想得到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