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八五章 又出妖娥子了
    李慕云顶着一头一脸的茶叶沫子离开了李世民的御书房,不过相比于换来的两进院子的宅子来说,这已经很划算了。

    所以跟在一个太监身后慢慢向宫外走的李慕云心里对那位帝国主义头子还是很佩服的,至少从容人之量上,李世民做的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要知道,那位皇帝陛下毕竟是大唐的最高统治者,他的一句话可以让数万、数十万人人头落地,可就算是这样,这位皇帝陛下却没有真的拿权势来压制李慕云,只是吓唬他一下也就算了。

    “李慕云,你要去哪里!”

    一个人影突然从路的一边窜了出来,张开双臂拦在某些人的身前,紧绷的俏脸满是寒霜。

    “长乐?”李慕云惊讶的叫了一声,以最快的速度回头看了一眼。

    就在刚刚,某人还在警告他,再接长乐接触就让他人头落地,话犹在耳,让他怎么能不担心。

    “你在看什么?到了宫里为什么不去看我?”长乐探头向李慕云的身后看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嘟着嘴问道。

    李慕云自然不会说‘你爹让我离你远点’,所以只能搪塞道:“没啊,我这不是有事儿么?再说我又不知道你在哪个宫殿,乱闯总不好吧!”

    “哼,这个借口一点都不好。”长乐显然没有把李慕云的理由当成真的,撇撇嘴说道:“如果你再给本公主作一首诗,本宫就原谅你了。”

    “作诗?不会!”李慕云把头摇的飞快,上一次就是因为‘作’诗所以才引出了一大堆的麻烦,这一次不管长乐说什么他也不会再‘作’诗了。

    “为什么?”长乐显然很不高兴,堵在路上不让李慕云过去不说,反而又走近了两步。

    “不,不为什么,我,我以前的诗都是抄来的!”李慕云以求助的目光看了一眼给自己领路的太监,那家伙应该是李世民的亲信,估计能有办法对付长乐。

    结果,让李慕云无语的是,那太监竟然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就那么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与庙里的泥塑菩萨没有任何区别。

    而且长乐显然也没有把那个太监放在眼里,回头看了一眼之后不屑的说道:“你不用看他,看他也没用,你就说你到底作不作诗好了。”

    “我,我是真不会啊!”李慕云都快要哭了,一个劲的给那上带路的太监打睛色。

    然而,这一切似乎都是徒劳的,那太监果然如长乐所说的‘没用’!

    长乐见李慕云似乎打定主意不理会自己,漂亮的大眼睛眨啊眨的,忽然计上心来,粲然一笑再次上前几步,挽住他的胳膊:“慕云哥哥,你就再送我一首诗好不好?明天就是母后的生日了,我都没有什么特别的礼物送!”

    李慕云浑身一个机灵,眼睛仿佛出现了一把硕大的铡刀,黑脸的李世民正坐在龙椅之上,张牙舞爪的大叫着:“给老子铡了他。”

    “喂,李慕云,你到底怎么了嘛!”长乐也看出李慕云似乎有些不正常,拉了拉他的衣服用一种算是比较关心的语气问道。

    “没,没啥!那个,公主殿下,我是真的……”

    “本宫不管你是真的假的,反正你这次必须送一首诗给我,否则……”长乐话说了一半,狡黠的一笑:“否则我就跟父皇说你欺负我!”

    “我说公主殿下,咱说话可得凭良心,我可是啥都没干啊。”李慕云万万没想到长乐这丫头竟然给他玩起‘碰瓷’这招,立刻叫起撞天屈,顺便对那上带路的太监喊道:“喂,刚刚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啊,我啥都没干,你得给我作证。”

    不想那太监竟然愣愣的回了一句:“慕云公子说什么?小人不懂!”

    “哈哈哈……,李慕云,我刚刚已经说了,你找他一点用处都没有!”长乐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听的李慕云毛骨悚然,却又无可奈何。

    这丫头已经被李世民给宠坏了,李慕云真的很难想像,为什么后世对他的评价会那么高,难道这丫头也是用这个方法威胁那些写史官的?应该是这样吧?

    最后,李慕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看着得意洋洋的的长乐,硬起头皮说道:“我的公主殿下,我投降了还不行么?我写,我写!”

    “哼,早这样不就行了,何必让本宫费了这么多的口舌!”长乐见李慕云投降了,露齿一笑,将他松开,对身在身后的几个宫女说道:“一会儿都帮本宫记着点,逍遥候的诗可都是佳作,莫要忘了才好。”

    “诺!”几个宫中女官一齐施礼,将目光聚集在李慕云的身上。

    ……

    《游子吟》是李慕云唯一记得的赞誉母亲的诗,本来他还想留着以后有机会用一下什么的,现在只能送给长乐,否则这丫头非把他的脑袋给玩没了不可。

    而长乐这丫头的记性也的确是不错,只听李慕云说了一遍之后便已经深深的记住,然后换上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逍遥候,谢谢你了!你放心,本宫是不会贪污你的诗的,母后生日的时候一定会说是你所作,不过求诗的功劳却是我的。”

    “诗已经送给公主了,只要公主喜欢,尽可说是自己所作,小人没有任何意见。另外,小人现在已经是一个‘草民’了,逍遥候称呼公主还是不要再用,否则怕是要有人误会。”李慕云对于这个善于变脸的小丫头也真是没有办法了,抽着鼻子说了一句之后便准备告辞离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胖子却从一边突然冒了出来,先是看了看李慕云,然后又看了看紧邻着他而立的长乐,一鸣惊人的道:“你便是丽质亲选的驸马李慕云?!”

    “啥?!”李慕云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而在他身边的长乐则是狠狠一跺脚:“四哥,你说什么呢,你再乱说当心我去告诉父皇!”

    “这有什么,宫里几乎人人都知道,父皇也知道,母后也知道啊!”小胖子耿直的说道。

    “你……”长乐被小胖子说的一时无言,再加上李慕云诡异目光的注视,小脸上瞬间飞起两朵红霞,用力在小李同志的腿上踢了一脚,拔腿就跑,留下身后几个宫中女官的惊呼之声。

    这一连串的变故来的太快,快到让李慕云根本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是呆呆看着长乐的背影发愣,直到身后响起一个声音:“行了,别看了,我妹妹虽然对你心有所属,不过她的终身却并不能由她自己做主,如果你真的有心,还要好好努力才行。”

    这样的说教李慕云很难相信是出自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孩子口中,不过眼下的情况,他身边根本没有别人,除了这个小胖子之外。

    而就在李慕云琢磨小胖子身份的时候,那小胖子已经开口了:“本王李泰,认识一下吧!”

    李泰?那个传说中杀子传弟的李泰?李慕云的一颗心跳的那是‘咔咔’的!

    在某一个瞬间,他真的很佩服自己心脏的强大,一天之内接二连三的经历各种刺激,竟然还能跳的如此愉悦,这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前一世的杀手生涯。

    李泰见某人半天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在发呆,不由皱了皱眉头:“怎么?可是李先生可是看不起本王么?”

    “哦,不不不,能认识殿下是在下的福气。”李慕云被李泰的声音惊醒,连忙摆手说道:“在下只是一直听闻殿下的文名,却不想殿下竟然如此年轻,一时失态,惭愧惭愧!”

    李泰这家伙本来就是以文才见长,听到李慕云夸他一时也忘了这家伙刚刚走神不理自己的事情,换上一副笑脸说道:“李先生过奖了,你的才华才是本王真心仰慕的,《侠客行》更是让本王数次拜读而不能释手,今日能见先生一面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殿下言重了,当不得,当不得!”李慕云连连摆手,他现在只想离李泰这个家伙远一些。

    毕竟这位将来可是要争皇位的,天知道跟他走的近了会不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李慕云心中的目标是逍遥自在的过日子,可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光宗耀祖之类,所以他现在最不想接触的就是李世民的几个儿子,不管是李泰也好,李承乾也罢,就算是李治……好吧,李治现在还小,会不会说话都不一定。

    不过好在李泰这小胖子好像也只是路过此地,并没有时间与李慕云多聊,打了招呼之后便带着人走了,这才让小李同志长长出了口气。

    可是这一口气他还没有出完,另一个念头又席卷而来,似乎,好像,可能,刚刚那小胖子说自己是长乐选的驸马,这特么是个啥意思?

    这事儿不对啊!大唐驸马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弄不好就特么跟绿毛龟一样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自己可是有老婆的人,还怎么当驸马?这不是扯蛋么?(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