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七七章 苏烈的嘱咐
    如果按照李慕云前一世生活的年代和现在做一个对比,一千多年的年代差足以给他打上一个千年狐狸的标签。程处默和柴令武等几个纨绔都是十多岁的年纪,放在后世也就是个高二、高三的样子,如何斗得过他。

    投入一千贯收获的却是一份人情,看似不怎么重要,但如果考虑到老程、柴绍等人的身份那可就大大的不同了。

    以他们十六卫实职大将军的身份,几乎同等于一个大军区的首长,你直接拿一千贯给他,让他帮你说一句话,老实说,还真不一定能好使。

    所以在某些人看来极其败家的行为实则并不一定是那样,李慕云又不是真的傻子,他当然知道钱不能乱花的道理,但他也同样知道钱要花在刀刃上。

    而且,现在真正让他发愁的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一幅画,一幅长乐亲笔所画的水墨画。

    这小丫头片子是什么意思?画这样一幅画送来到底是想干啥?李慕云将画挂在墙上,搓着下巴冥思苦想。

    “这是谁画的?很有味道嘛!”苏婉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李慕云的身后,酸溜溜的声音听的某些人心头隐隐发毛。

    不过,某些人到底是定力深厚,强自将脸上的表情弄成一副高深的模样,然后缓缓说道:“这是长乐公主所画,应该是作为那些烟花的回礼吧!”

    “真的么?世人都传长乐公主聪慧,看来果是如此,只是不知道为何那么多人都送礼物,公主殿下却只给你回礼呢?而且还亲笔提诗!”

    莫名的飞醋让李慕云着实有些难以招架,扭头看了一眼那画,强自镇定道:“这个应该只是礼尚往来吧,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是么?真的是礼尚往来?”苏婉晴来到那画的前面,认真的看着那上面的题诗,忽的转过头:“慕云,我很喜欢这幅画,不如你转送给我,我挂在房里可好?”

    李慕云能怎么说,眼下这样的情况苏婉晴那丫头分明就是在吃飞醋,如果他敢说不行,估计后果不堪设想。

    迫于形势,某人只能点点头:“婉晴喜欢只管拿去,这应该只是长乐公主的一份心意,当不得什么大事。”

    “如此便好!”苏婉晴看了李慕云一眼,对小丫鬟婷儿说道:“把画摘下来吧,回头拿到我房里。”

    “诺!”婷儿同仇敌忾的瞥了李慕云一眼,脚步轻移,上前将那画摘了下来,卷起之后拿走了,留下房间中李、苏二人。

    “慕云,过了上元你就要去长安了是么?”等到婷儿离开了,苏婉晴莲步轻移来到李慕云的身边柔声说道。

    苏婉晴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很清楚自己不能把李慕云逼的太紧,刚刚一翻并不怎么明显的小脾气耍过之后,立刻又变的体贴入微,让李慕云一肚子的憋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尴尬的挠挠头说道:“嗯,算算日子也该差不多了,毕竟上次答应过陛下,要替他修宫墙的,如果不兑现有些说不过去。”

    “那你去吧,县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有老爹顶着,孙亮在政务上不敢出什么妖蛾子,而且我哥哥也在这里,县里的安全方面你也不需要操心。”

    “县里的事情我不操心,只是现在钢厂那边已经开始投产了,每天都会有大量的钢材产出,这个事情在我离开之后你要重视起来,统计好数量,回头一起装车运到府城去。”李慕云此进也从刚刚的尴尬中回过神来,拉着苏婉晴来到外面的院子里,一边走一边嘱咐道。

    “这个我知道,回执什么的我都会安排人收好等你回来,不过你这次去长安可不能再惹事了,好好收收你的坏脾气,不要动不动就动刀子。”夜风吹过苏婉晴的鬓角,撩起几缕发丝,洁白的狐裘围巾衬托着她红润的面庞,显得格外动人。

    不过李慕云此时却并没有什么心思去想这些,因为就在小院的门口,苏烈正仰头望天的站在那里,他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没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动什么歪心思。

    “哥,你怎么来了?”苏婉晴显然也看到了苏烈,但与李慕云不同的是,这丫头看到老苏很开心,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

    “闲来无事,就过来看看你。”苏烈宠溺的在苏婉晴的头上拍了拍,然后瞪了李慕云一眼才继续说道:“怎么样,那小子没有欺负你吧?”

    苏婉晴被苏烈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娇嗔道:“哥……”

    “哈哈哈……”在苏婉晴的娇嗔声中,苏烈哈哈大笑,进了院子之后瞪着李慕云说道:“你小子不是个好东西,不过对婉晴还算不错,但你记住,以后不要辜负了她。”

    李慕云此时已经完全进入失语状态,看着‘苏大哈哈’心里已经不知有多少草泥马在飞驰。

    当初自己不想娶亲,都是这货非要把妹妹嫁给自己,可是现在这家伙又摇身一变,成了另外的一副形象,敢情这件事里面,就自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倒是苏婉晴那丫头,见她哥哥一直没完没了,气的狠狠在他的脚上跺了一下,然后在老苏痛呼声音飘然远去。

    “大哥,您来这里找我,不会真的只是想威胁我一下吧?”等到苏婉晴走的不见了影子,李慕云才陪着苏烈又回到房间里面,各自坐下之后询问道。

    “若是真想威胁你,老子绝对会用其他的方法。”苏烈打量着房间中的布置,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你这次去长安带着这么多人,就不怕有人说闲话?要知道,那可是四千的薛延陀人,这些人上马就是骑兵,若是被人误会你的麻烦可就大了。”

    面对苏烈的问题,李慕云摊了摊手:“可他们现在不是薛延陀人了,而是我大唐的百姓,他们的手里都有大唐的户籍证明,而且也把家都安到了山阴县!”

    “总之你还是小心些好,去了长安尽量表现的平和一些,不要总是一副想要与人干架的样子,婉晴的将来都在你的身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她怎么办!”(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