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七五章 回礼
    不得不说的是,烟花对于长乐这种小女孩来说,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看着漫天如流萤般飞舞的一颗颗光点,长乐开心的喃喃道:“逍遥候果然没有忘记本宫,这礼物本宫很喜欢!”

    “这……”长乐身边的宫中女官显的有些尴尬,有心解释李慕云已经不是逍遥候吧,又不敢扫了这位公主的雅兴,可不说吧,李慕云的的确确已经不是逍遥候了,再这样称呼终是不妥。

    可是长乐却不管那些,只顾着看抬头看那些美丽的烟花,就连胖子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这是长乐第一次看到烟花,也是第一次有人送她如此别致的礼物,小女孩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与其它的那些什么奇珍异宝相比,烟花这东西可以使整个长安城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在城外也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所有人都会知道,这是除夕夜属于长乐公主的礼物。

    李世民自然面对这样的情况自然不会听之任之,早在发现这一情况的同时就已经派人去往宫门那里打探情况,待听到外面正在燃放的叫烟花,是李慕云送进皇宫用来哄长乐开心的礼物后,顿时被气的手脚冰凉。

    李慕云啊李慕云,你特么什么时候能让朕省点心呢,为了哄朕的女儿开心,你小子竟然搞出什么大的阵仗,现在估计外面整个长安城都被惊动了,如此情况你让朕应该如何处理?!

    伟大的帝国主义头子,心头暗骂李慕云这个混蛋能惹事儿的同时,又开始担心另外一件事情:这小子无事献殷勤是为了什么?不会是惦记上自己闺女了吧?特么这小子这是典型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陛下,宫外有大批百姓正在跪拜祈福,听说是因为看到烟花以为是神仙显灵!”秦琼秦二哥奉命出宫打探情况下,回来之后见李世民正在发呆,于是便主动上来回禀。

    “唔!这是好事儿。”李世民回过神,微微点头:“等天明之后就用这个说词来安抚百姓吧,就说是除夕夜上天有神仙下凡,贺大唐千秋功业好了。”

    “诺!”下面一群老狐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得不佩服李世民睁睛说瞎话的那力。

    ……

    烟花整整燃放了半个时辰,看的长乐目眩神迷,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母亲长孙皇后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还有一些宫里的姐姐妹妹也都簇拥在一起,仰着头,看着已经恢复成一片暗淡的天空。

    “长乐,这是李慕云派人给你送来的?”长孙皇后自空中收回目光之后,爱怜的看了一眼女儿轻声问道。

    “是的母后,因为在路上耽搁了一下,所以送来的晚了些。”长乐笑着拉起长孙皇后的手,撒娇似的说道:“母后,要不您给父皇说说,把李慕云的爵位恢复了算了。”

    “你这丫头,只是一些好看的烟花,李慕云就把你收买了?”长孙皇后佯怒的瞪了女儿一眼。

    “什么啊,才不是呢。”长乐低下头,揉着衣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还不是呢,你这丫头什么时候为朝臣说过话,这次一反常态为李慕云说话,不是被收买了又是什么!”豫章公主平日里与长乐交好,见长乐有些不好意思,便上来调侃她。

    霎时间两个小丫头便闹在了一起,将刚刚的一切全都抛到了脑后,只有长孙皇后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看长乐正在嬉闹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

    按照大唐的休沐制度,除夕到上元节这十五天是小长假时间,官府统统不办公全体放假,宫里的那些老夫子们也难得的放松了对这些皇子皇女们课业的考核。

    这使得宫里的这些金枝玉叶们一个个向是过年了一样(呃,好像本来就是在过年),一个个全都玩儿疯了。

    李承乾、李恪、李泰这几个年龄大一些的皇子各有各的去处,各有各的玩法;豫章、长乐她们这些公主平时根本不得出宫,在这段时间却也可以找长孙皇后或者李世民请假出去玩玩。

    只是与其他人相比,今年的长乐显的有些不同,一个人缩在宫里忙着什么也不与人出去。

    直到后来豫章前来探望,这小丫头才鬼鬼祟祟的将人拉到一边,小声说道:“姐姐,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怎么了?”豫章公主的母亲死的早,年幼的她是被长孙皇后扶养长大的,与长乐似亲姐妹一般,见长乐如此神秘,她也被搞的紧张起来。

    “先别问我怎么了,我先问你,你与那个唐善识相处的怎么样了?转过你们就要大婚了吧?”长乐的眸子里闪动着八卦的光芒,惹的豫章一阵不好意思,拍了她一下说道:“你不是要我帮忙么?怎地又扯到我的身上,你再这样休想让我帮你的忙了!”

    “好姐姐,小妹错了还不行么!”长乐被豫章威胁立刻投降,眼珠一转说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让姐姐的那一位帮忙送点东西,对于姐姐来说不过举手之劳。”

    “送什么?”豫章先是一愣,随后露出一丝了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长乐,伸手虚点:“李……”

    “嘘!小点声!”长乐不等豫章把后面两个字说出来,立刻冲上去掩住了她的嘴巴,强自辩道:“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收了人家的礼物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才决定回礼的,哪有你想的那么龌蹉。”

    “我想什么啦,你这小丫头是不是心虚了?”豫章看着脸色通红的长乐一脸的坏笑。

    长乐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有些不打自招的嫌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撒娇般哇哇大叫着扑向豫章,房间里顿时传出两个女孩笑闹的声音。

    久良之后,笑闹声逐渐淡去,两人闹的累了各自找地方坐了,长乐命身边的女官将前几日画好的一幅画拿了出来:“姐姐,便是此物,一定要替我送到哦。”

    “这么长的情诗?”豫章瞪大了眼睛,故意再次调侃道。

    “什么啊,只是一幅画!”长乐被豫章说的大发娇嗔,差点再次闹将起来。(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