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七二章 杀鸡儆猴(中)
    不过,李慕云虽然有着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但这并不说明他可以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

    就算他已经不是逍遥候,就算他已经不是县令,但他至少还是一个人,一个有良知的人,逼良为娼,欺行霸市,这种行为只要被他遇到了,那怎么也要伸手去管一管。

    再说,现如今‘天子剑’在手,四品之下尽可先斩后奏,更不要说一个区区的乡间恶霸,王爷家的狗腿子。

    “李慕云,你到底有了决定没有?这都收拾的差不多了!”纨绔四人组在安排好了那些人女人之后,一个个很快就待不住了,抓耳挠腮的开始催促起李慕云。

    他们几个都是长安城里出来的纨绔,都可以算是见过世面的,见到那些女人凄惨的样子虽然觉得惊讶,但却没有乱了方寸。

    先是安排人手对问了她们家里的情况,看看有没有可能送她们回家,但得到的答复基本上是一样的,无家可归。当然,也可能有一些女子是有家的,只不过有了这样的遭遇之后,她们已经无法再回去。

    李慕云在几人的催促下点了点头,轻声对苏婉晴说道:“这种人你杀了他只能脏了你的手,还是我来处理吧,好不好?”

    “嗯!”苏婉晴再次犹豫了一下,最终放下了手中的长枪。

    记得哥哥对她说过,男人家的面子很重要,背地里你可以往死里欺负他,但是在外面一定要给他面子,否则你便会失去他。苏婉晴想起了哥哥的话,于是放弃了一抢捅死眼前这个混蛋的打算。

    见到苏婉晴收回了长枪,李慕云笑了笑,然后对站在一边的那些喽啰招了招手:“来几个人,把这家伙给我拉到城外,吊到城门口,将他的罪行写成告示!”

    “等等!”柴令武在众人上前绑人的时候止制了他们,将李慕云拉到一边:“慕云,不如直接杀了算了,如果游街的话,你可就把李元昌彻底得罪了。”

    难得柴令武能够说句人话,李慕云笑呵呵的看了他一眼。

    要知道,柴令武从来都是以众人的头领身份出现人前的,现在能替李慕云着想,还真是挺不容易的。

    刘仁实不知什么时候凑合到了两人身边,听到了柴令武的话之后,有些不屑的说道:“老柴,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可不能因公废私啊,秉公执法,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再说你看看这小子干的这是人事儿么?他到山阴县才半个月,就在县里多少人弄的人人自危,若是不严惩,以后必然还会有更多这样的人出现。”

    “你说的倒是简单,可是你知不知道这山阴县里有多少家势力?李元昌的势力只不过就是冰山一角,如果现在把这家伙拉出去游街,那岂不是等于在警告所有势力,到时候如果这些人闹将起来怎么处置。”柴令武的确是有些想法,几乎与李慕云不谋而合。

    只是李慕云与他的决定完全相反,他就是要警告其他势力,在山阴县那就要按照山阴县的规矩办事,老子不想阻止你们赚钱,但是你们也别想坏了老子的规矩,就是这么简单。

    至于说其他那些势力会不会满意,是不是有意见,这和他没有一文钱关系,大不了独战天下便是。

    所以李慕云在听了柴令武的解释之后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山阴县是我们的山阴县,想在这里发财那就要按照我们的规矩来,正所佛争一炉香,人争一口气,没道理在我们的地盘上却还要考虑别人的意见。”

    “对嘛,俺老程也是这个意思,好好一个山阴县,被他们这帮人搞的乌烟瘴气,却是把俺们这些人当成了什么?你顾着他们的面子,可想过他们有没有考虑过咱们的面子。”

    程处默此时也走了过来,这货是属于那种装疯卖傻的,说话大大咧咧的同时,却也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的十分清楚。

    柴令武见众人基本上已经统一了意见,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颓然叹了口气:“得,那就按你们说的办吧,只希望我们不要得罪太多的人。”

    “得罪个屁,如果我们再不宣誓一下我们的存在,他们就要骑到我们脖子上了。”程处默翻了个白眼,然后对几个家将说道:“你们几个,去把他的腿先打断喽,省得这货逃了。”

    “诺!”几个家将不管三七二十一,听了程处默的吩咐抄家伙就涌了上去,两声凄厉的惨叫过后,董老大已经瘫倒在地上被众人拖了出去。

    ……

    大年三十,除夕夜,家家户户辞旧迎新。

    山阴县城里,灯火如昼,各式彩灯布满街头巷尾,四个硕大的戏台子分东西南北被搭在城门口。

    它们分别属于程家,柴家,尉迟家和刘家,四个纨绔都是好面子的,到了山阴县之后一直声名不显觉得有些憋屈,于是便命人出钱请了戏班子搭台唱戏,显示自己的存在。

    这就像后世那些有钱的大老板过年过节发红包放烟花庆祝一样,就是为了个名声,扩大一下在百姓中的影响力。

    甚至作者菌还遇到过有钱的大佬闺女结婚,不收红包反而发红包的,不管认识不认识,只要进去说一声百年好合,立马就发一百块钱,作者菌很没骨气的进去了,而且还是两次,收了两百块钱,第三次没敢进,怕被打!

    书归正传,却说戏台子是搭好了,不过说起热闹,还是谁也比不过县衙门口热闹。

    李慕云那个贱人,竟然弄出了好多的烟花,五颜六色煞是好看,大晚上的在夜空中就好像燃烧的星星在不断坠落一样,引的几乎全城的百姓都去围观。

    纨绔四人组被气的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里盘算如何能从李慕云手里搞些这种烟花来,如果能够拿回长安,那绝对是泡妞装、、逼的利器。

    不过好在李慕云烟花燃放的时间并不长,只有短短的一刻钟,这才没有让纨绔四人组的戏台子白搭。

    苏婉晴并不是第一次看烟花,但却依旧是看的目眩神迷,依偎在李慕云的身边满脸都是幸福之色,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全都忘的一干二净。

    公孙兰斜靠在一根县衙门口的廊柱之上,抬头有些失神的看着天空,璀璨的星河下,火树银花不夜天的景像让她的眼神也有些迷离,与四周热闹的人显的有些格格不入。

    “公孙姐姐,在想什么?”苏婉晴发现了如同离群孤雁般的公孙兰,从李慕云的身边走开,来到她的身边关心的问道。

    “不知道师兄眼下在什么地方,多年前为了保护我们,他一个人担下了所有的事情,我们公孙一脉欠他的太多。”公孙兰将视线收回来,与苏婉晴对视着,目光中甚至有一丝羡慕。

    别看苏婉晴这丫头武力值爆表,但性格上却并不是那么坚强,按李慕云的话说就是属于爱心泛滥那种。所以这丫头最是见不得别人伤心难过,看到公孙兰的样子便忍不住劝道:“公孙姐姐放心,你师兄是好人,他一定不会出事的。而且慕云不是也说了,他只是带着徒弟进山修行去了,说不定很快就会出来也没准儿呢。”

    “希望如此吧,阴山实在太大了,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师兄,只能在这里干等,只愿苍天怜我,不要让我空等一场。”

    “要我说你就是自寻烦恼!”李慕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两女身边,耸耸肩说道:“说不定你师兄已经喜欢上了大山里的清静日子,不想被你找到呢,你又何必如此执着?”

    “因为我欠师兄一个道歉,我要当面向他认错。或许师兄已经不记得当年的事情,或许师兄并不想见我,但是我决不会放弃!”公孙兰扫了李慕云一眼,似乎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又或者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苏婉晴十分担心的看了公孙兰一眼,又看了看李慕云。

    她可以看得出来,公孙兰似乎已经把找到师兄当成了人生唯一的目标,这是一种很危险的状态,她的全部精神全都在靠着这个信念支撑着,将来不管能不能找到他师兄,对她整个人都是一种伤害。

    或许等她找到她师兄的那一天,失去这份精神支撑以后,很可能会……。

    李慕云当然知道苏婉晴在想什么,不过对此他也爱莫能助,除非现在立刻就能帮这丫头把师兄找出来,否则就只能这么拖着。

    ……

    而就在整个山阴县都沉浸在除夕夜的气氛中时,县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却有几个人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这些人一个个背刀枯负剑看着就不像是什么好人,聚在一起也是彼此间横眉冷对显的互不相服。

    良久,一个脸上有刀疤的汉子敲了敲桌子,开口了:“大家都不要这样子,现在我们需要面对的是如何应付眼前的情况,李慕云既然已经下了战书,蛟龙会的董老大便是他的战帖,你们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人家可是皇帝眼中的红人儿,杀了当朝三品刑部尚书,最后还不是逍逍遥遥过日子,谁能把他怎么样,你们没看到山阴县令见他跟见了自己祖宗似的。”随着那刀疤脸的声音刚落,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