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六五章 运输大队长
    话说这苏烈整顿了那一万匹战马,派了自己的副将负责押送,又顺带派了五百军兵与朔州府派出的数百军卒一起将一万匹战马送回长安。

    不过就在他派出去的人走了三天之后,原本他家的老叔,也就是苏榛找上门来了。

    “老叔?您怎么来了?”原于这位本家老叔,苏烈可是敬重的很,听到手下禀报连忙从营中迎了出去,在大营门口将老头子接进了中军。

    “还不是为了咱家姑爷的事情。”苏榛叹了口气,满面愁容的坐到苏烈中军帐的客位之上。

    “慕云?那小子又怎么了?”苏烈皱了皱眉头,表情略有些古怪的说道:“那小子不是这段时间忙着他义父的那个什么赌王大赛呢么?”

    “是,他是忙着那事儿呢,要不怎么可能是我这个老家伙来你这里。”苏榛没好气的道。

    听了苏榛的话,苏烈才想起来,似乎还不知道他的来意,于是便打听道:“对了,老叔你还没说有什么事情呢。”

    这次苏榛倒没有绕圈子,直接说道:“找你借点兵,咱家姑爷要运五百万斤水泥去长安。”

    一听还要运五百万斤水泥去长长,苏烈当时就怒了,瞪着眼睛说道:“啥?又运东西?他这是拿老子当他的运输队长么?”

    五百万斤水泥啊,那可不是五十斤,就算是两千斤一车,那也是两千五百车,光拉车的马或者牛就要好几千,这还不算赶车的车夫。

    另外,你要运水泥早特么说啊,现在说算是怎么回事儿,一万匹战马都已经启运了,现在特么老子去哪里找大牲口去!

    苏烈这个气啊,如果李慕云坐在这里的话,老苏抽他的心都有了。难怪这小子打发了苏榛这个老头儿过来,自己却躲在山寨里面,估计他自己都觉得心虚吧。

    苏烈如此想着,山寨的一边李慕云惬意的坐在摇椅上,身边的炉子上烤着两片馍馍,苏婉晴正坐在他的身边,绣着什么东西。

    对于这个上得了战场下,得了厨房的末婚妻,李慕云现在真是满意极了,自己外面整整当了一年的孙子,现在终于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也算是得偿所愿。

    不过,现在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好像还有些早,虽然他和苏婉晴确定了关系,但总是还没有成婚,孩子什么的更是没影儿的事儿,一切都只存在于臆想当中。

    “慕云,你这样子真的好么?大哥怕是不知道要被气成什么样了。”苏婉晴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放下手中的绣活儿,看着李慕云问道。

    “没事儿,不过就是让大哥派几个人,又不是让大哥亲自去押运,放心吧!”李慕云眯着眼睛,看着头顶的房梁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前几天就把这件事儿提出来?那样的话岂不是可以利用那些战马来驮运?”苏婉晴继续问道。

    “我前几天不是忘了么!”李慕云无辜的眨眨眼睛,坐直了身体:“不过还好,咱们现在还有不少牛,我们可以用牛车来运嘛,等到了长安再把牛一卖,也就把成本收回来了。”

    “总是你有道理!”苏婉晴嗔怪的瞪了李慕云一眼。

    女生外向,她并没有意识到苏烈其实手头已经无兵可派,如果再派人去运水泥,估计他手下连一千五百人都剩不下,这么一点人还怎么完成戍边的任务,更不要说他现在还要负责看守一万多人的‘战俘’。

    不过好歹李慕云这小子还算是有点良心,没过一天便又派了人来,这次来找苏烈的是一个薛延陀人,汉人名字叫薛一,也就是最开始被李慕云连蒙带骗哄着投降的那个千夫长。

    “苏将军,小人是奉了少爷的命令来挑人的。”薛一在见到苏烈之后,显的很害怕,就好像老苏能吃人一样。

    不过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自从苏烈带着两百骑直闯颉利牙帐之后,他的大名就在草原上流传,几乎可以止住小儿夜啼,丝毫不比当年的霍骠骑差。

    “挑人?挑什么人?”苏烈看着像泥猴子一样的薛一,狐疑的问道。

    “哦,是这样,我们山寨上有施工队,就是专门修房子修路的,这不是开春之后就要去长安修皇宫么,我们人手不够,所以来挑一些人补充一下人手。”薛一点头哈腰的解释道。

    苏烈大体上猜到了薛一说的是什么,但还是有些不大确定,于是便继续问道:“你是要在‘战俘’中挑人?”

    “啊,对!对对,就是这样,不用太多,两千人就行。”恭一把头点的飞快。

    现在的他日子比以前过的舒服多了,自从当上包工头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深深的爱上了这个职业。

    首先一点是这一行没有风险,不用打仗,每天与沙子水泥打交道虽然无聊,但是总好过刀头舔血,有今天没明天。

    其次就是有成就感,以前的他只负责搞破坏,烧杀抢劫,无恶不作,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看着一幢幢房子在自己的指挥下拔地而起,那种成就感可不是一般的强。

    至少他以后可以对自己的儿女说:你看,这些房子都是老子建起来的,没有老子那里土鳖只能睡在草窝子里。

    但如果是以前就不行了,他总不能告诉儿女:你看,这片地都是老子烧的,当年老子在这里抢了多少女人,杀了多少孩子。

    还有就是,这里是大唐,不是草原那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

    这里有漂亮的女人,有精致的美食,只要你有钱,你就可以得到一切。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薛一最喜欢的就是现在做工程竟然有钱赚,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却足够他在大唐讨一房老婆。

    这不,这几天正有一个媒婆在给他联系,对方是县里一个商人的女儿,虽然长的说不上美如天仙,但却比粗糙的草原女人强多了。

    想到明天就要与那媒婆介绍的女人见面,薛一就觉得热血上头,看着苏烈竟然都不怎么怕了,毕竟是老板的大舅哥,说来也不是外人。

    于是这家伙讪讪的一笑,点头哈腰的对苏烈继续说道:“苏将军您看啊,咱们寨子现在那些建筑可都是我们建的,水泥呢,又是咱们县里的特有的产品,这以后的工程说不定会越来越多,所以咱们的施工队伍肯定会越来庞大,人员也会越来越多。”

    “你到底想说什么?”苏烈看着这个一点都不像薛延陀人的薛延陀人,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将军,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帮帮忙,平时看押那些‘战俘’的时候鉴别一下,那些比较听话的,反抗意识比较差的那些都给隔离出来,这些人都是以后咱们工程队的潜在劳动力,可不能被那些一心想要与大唐作对的家伙给污染了。”

    薛一这番话说的是情真意切,听的苏烈哭笑不得,心说你一薛延陀人,跟老子说这些,特么这不是薛奸么。

    但是再转念一想,似乎这薛一说的也对,等到来年开春的时候,估计皇帝所说的新城就要开工,到时候少不得需要劳动力,这些薛延陀战俘便是最好的劳动力,可不能全都给饿死或者卖了。

    想到这里,苏烈看了薛一一眼,啧了一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薛延陀人,对吧?”

    “啊……,是啊!”薛一点了点头,目光真诚的看着苏烈,意思好像在说,我虽然是薛延陀人,但是我心向大唐。

    苏烈不禁有些无语,实在有些不知说什么好,半晌才说道:“那就这样吧,你去一趟战俘营,跟那些战俘好好说说,告诉他们,只要这段时间好好表现,以后一定有机会出去,如果你安抚好那些战俘,本将军给你记功。”

    薛一本以为苏烈会提出什么更加困难的要求,结果没想到竟然如此简单,当下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这没问题,这是小的应该做的。”

    苏烈见他答应了,点了点头说道:“那好,你去程校尉那里挑人吧,记住,不要出了岔子,若是这两千人日后惹出什么事情,本将唯你是问。”

    “诺!”薛一答应一声,跟着门口苏烈的亲卫离开。

    他其实并不担心那些同胞会跑,也不担心他们会惹事,因为有之前他手下这三千人珠玉在前,后来这两千人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反抗的念头。

    毕竟薛一自己就是薛延陀人,他很清楚自己的同胞需要的是什么。

    如果能有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如果不是为了那些上位者的野心,鬼才愿意把自己的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去打仗。

    而现在的大唐山阴县里,正好有一个人可以满足他们的心愿,李慕云不用他们打仗,也不用他们交多少税,只要他们听话,认真的劳动便会向对待普通的大唐百姓一样对侍他们,甚至有一些表现的特别好的,还会发给他们大唐的户籍。

    这样一来就等于他们今后便是大唐子民,可以在大唐娶妻生子,可以享受大唐军队的保护,再也不会有人因为看上他们养的牛羊就来抢他们。(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