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六一章 交换(下)
    大度设疯了?应该是疯了吧?拔灼伸出手在大度设面前挥了挥,没有反应;给他一个嘴巴,还来的是一个傻笑;眼下这个情况总不能喂他吃屎吧?拔灼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大确定,要不要这样做。

    不过李慕云却并不想等的太久,坐在一边看了他一眼之后淡然说道:“拔灼王子,人我给你带来了,你的承诺是不是也应该兑现了?”

    “逍遥候不要着急,战马什么的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不过……不过小王一却还有一个条件,希望你能答应。”拔灼把注意力从大度设身上收回来,看着李慕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说说看!”李慕云伸手按住想要开口的柴令武,不动声色的说道。

    “我希望我们双方能打上一仗,我出一万人,至于贵方出多少人你们随意。如何?”

    “放屁,你这个怎么不守信用,当初你是这样承诺的吗!”

    正所谓按住葫芦起了瓢,李慕云可以按住柴令武,但却没注意到尉迟宝琪这个愣货。

    拔灼虽然估计到李慕云不一定会答应自己的条件,但却没想过第一个反对的会是他带来的护卫,而且那家伙意外一开口就把自己给骂了,这让他一个薛延陀王子有些无法接受。

    于是拔灼刚刚还带着笑的脸瞬间一冷,盯着李慕云说道:“逍遥候,你最好能管好你的……”

    “他是我的兄弟,他说的话就是我说的话。”李慕云打断了拔灼,微微眯起眼睛:“而且我还想说,你真的以为自己现在已经稳操胜券可以为所欲为了么?还是说你觉得我会不做任何防备就来到你这里与你谈条件?”

    拔灼自认吃定了李慕云,信心满满的说道:“准备又如何,就凭你那三千骑兵?老子有三万人,老子不信你的人可以一个打十个。”

    “一个打十个?”李慕云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只怕你还不知道你面对的是谁吧?”

    “谁?”拔灼心中微微一惊,条件反射的问道。

    “苏烈苏定方知道么?就是两百骑突进颉利牙帐的那个!”李慕云指了指己方骑兵的方向,对拔灼问道:“你觉得他要杀你人是否有可能逃得过去?”

    拔灼如何能不知道苏烈的名子,当年草原一战,苏烈名动四方,悍勇无敌的样子已经深入草原上每一个人的心里。

    这个人不是他能对付的,而且其单刀直入的战术就算是人多也起不到任何作用,拔灼敏锐的意识到了这一点,顿时显的有些尴尬。

    不过这家伙最后还是没有放弃,犹豫了一下才咬牙说道:“逍遥候,你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在本王子的控制之下,如果苏将军打过来,第一个死的一定是你!”

    “不如你来试试,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已经把我们控制住了。”李慕云依旧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们进来的时候已经在帐外将武器都交了出去,此时可以说完全就是赤手空拳,但就凭借着这份淡定,竟然使拔灼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而此时李慕云身后的尉迟宝琪和程处默两个则是露出兴奋的神色,目露凶光的开始打量身边的那些薛延陀侍卫,似乎只等李慕云一声令下便要出手,只有柴令武和刘仁实有些忐忑,暗暗后悔此行太过草率。

    “呵呵……”僵持之下,拔灼突然发出一声笑声:“逍遥候果然豪气过人,小王佩服,佩服啊!”言罢挥了挥手,示意大帐中的侍卫收起武器。

    “拔灼王子这是什么意思?”李慕云盯着拔灼问道。

    “呵呵……,逍遥候放心,刚刚不过是小王跟你开个玩笑,想要试试候爷的胆色而已,毕竟小王这次的事情可是瞒着父汗做的,也怕将来候爷这里出了什么问题。”拔灼笑的很是猥琐,让人看着就想在他脸上狠揍几拳。

    不过李慕云的涵养还算是不错,听了他的话之后默默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他的解释然后才淡淡说道:“那么我们的交易可以进行了?”

    “当然可以!”拔灼笑了笑,转头对身边那个引着李慕云等人进来的千夫长吩咐了几句,然后又对李慕云说道:“逍遥候是否也派个人出来负责引路?否则若是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就不好了。”

    “可以。”李慕云点点头,回身边柴令武说道:“大兄,可否走愿意走上一遭?”

    “是,末将领命!”柴令武十分配合的一抱拳,装成一副深感领导知遇之恩的下属模样。

    拔灼见到如此情况,笑着说道:“逍遥候礼贤下士,小王深感钦佩,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贵属会对你忠心耿耿了。”

    “拔灼王子过奖了。”李慕云看着柴令武与那千夫长离开,笑着说道。

    这老柴刚刚犹豫不决的样子让他很是担心,而且这次交易也很重要,如果让程处默和尉迟这两个二货跟着那千夫长出去,李慕云也怕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才会让柴令武负责此事。

    ……

    而此时薛延陀大营对面的苏烈却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眼看着李慕云等人进入薛延陀大营的时间越来越长,而对面对一点动静也没有,这让他如何能不担心。

    不过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带着大军向薛延陀大营逼近一些的时候,对面大营中突然驰出一骑,转眼间来到面前,不是柴令武又是何人。

    只见那柴令武在来到苏烈面前之后,先是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才沉声开口说道:“将军,薛延陀人答应了马上交易,一会儿便会驱赶战马过来。”

    “好,本将知道了,你先退到一旁。”苏烈会意的点点头,对着柴令武摆了摆手。

    对于今日交易时会发生的一切事情,苏烈与李慕云之间早就有了计划与安排,如此情况也并没有太过出人意料,接下来只要照着此前的计划布置便好。

    ……

    交易进行的很顺利,一万匹战马被如数送上,借着清点马匹的空当,苏烈向柴令武询问了薛延陀大营中发生的事情。

    不过看到一切都在按照正常情况进行,苏烈心中的担心淡了不少,只等着将战马清点完毕之后,再迎接李慕云等人出来便好。

    可是不成想,战马接收完毕竟之后,对面的薛延陀人竟然又送来了近万被绑的结结实实的族人,这是苏烈和李慕云此前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不过人既然已经被押过来了,苏烈自然没有不接受的道理,于是在清点了人数之后,便将那些人交由迭刺木的族人负责,押进了城关。

    ……

    “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薛延陀人的大营中,李慕云在与拔灼亲热的告别,如果不知道的人甚至还会以为他们两个是多年未见的好兄弟。

    程处默和尉迟眼睛里现在已经全都是螺纹,几乎快要失去意识,他们实在理解不了,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拔灼那家伙竟然会把自己人绑起来送给李慕云,为什么李慕云又会接受,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直到出了薛延陀人的大营两人也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但事情的重点显然不在这里,回到边境的城关之后,苏烈继续领军布防,而柴令武则是一脸后怕的找到了李慕云:“你是怎么知道那个薛延陀王子不会对我们动手的?你知不知道,当时把我们吓坏了,如果他突然下令将我们抓起来的话,我们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是么?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还手的余地?”李慕云得了一万匹战马和一万多薛延陀‘俘虏’心情大好,看着柴令武坏笑着说道。

    “现在你当然这样说,可是当时呢,当时我们几个手无寸铁,如果他们……”柴令武话说了一半就顿住了,因为李慕云的手中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而且那刀还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怎么样?现在还是不是手无寸铁了?”李慕云诡异的笑着收回刀子。

    “你明明也被他们搜过身的,那刀是什么时候藏在身上的?当时你明明……”话未说完,柴令武又顿住了,因为他的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把刀,与刚刚那把完全不一样的刀。

    “你,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连续两次被李慕云拿刀顶在脖子上,柴令武终于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头,一头雾水。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更加傻眼,因为李慕云那家伙竟然像变戏法一样,整整在一旁的桌子上面摆了十三柄样式各不相同的刀。

    “李慕云,你大爷的,你是街头变戏法的么?”程处默看着那些造型奇怪的刀,结结巴巴的说骂着闲街,此刻的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表示心中的那份震惊。

    “你们真以为我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带着你们去见那个拔灼?如果那样的话和自杀有什么区别?”李慕云撇撇嘴,露出一脸的坏笑,抬手间,那些刀子在众目睽睽下再次消失。

    “握草,这,这太牛了,慕云,这,这招你必须教俺,否则兄弟没得做了!”刘仁实看着刀子消失,再看看李慕云毫无变化的身上,兴奋的两眼放光。

    其他几个纨绔也同样的目露‘凶光’,看样子也对这件事也是颇有些兴趣。

    如此绝技简直就是泡妞把妹的必备技能,学会了一定能够取得妹汁的芳心!(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