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六零章 交换(上)
    这位薛延陀的王子此时的心情十分忐忑,甚至可以说是迷茫。

    这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唯我独尊,没有竟争者的生活是那么惬意,只要小心的迎合自己的老爹就可以了。

    那些原本属于二弟的势力些已经被收服了一大部分,眼另一部分不怎么服气的家伙这次也被带了出来,只等着‘交易’的时候把他们派出去,把老二抢回来。

    只是不知道那个李慕云有没有做好准备,希望他不会让自己失望,能够配合好自己的计划,否则的话那就只有对不起了。

    ……

    李慕云回到山阴县的时候,纨绔四人组已经在等着他了,一个个兴奋的磨拳擦掌,坐立不安的样子与初出茅庐的菜鸟无异。

    “慕云啊慕云,你说你这个时候出去干什么啊,那个薛延陀的什么狗屁王子已经到了百里之外了,你要是再晚回来几天,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程处默只等李慕云一回来,立刻向他抱怨。

    “急什么,不就是一个薛延陀王子么,老子没有回来这前,他就是再急也得等着。”李慕云拍了程处默的肩膀一下,十分装、、逼的说道。

    “你可拉倒吧,那可是薛延陀人,这货可不是好对付的,‘天子剑’对付他并不好使,你最好能早就作准备,否则被他坑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柴令武坐在一边,一副后世屌、、丝一族的模样。

    这货因为其母的关系,被李世民宠的有些不行,纨绔四人组中总是以头头自居,对李慕云更是时不时就会说教一翻。

    不过李慕云并不怎么在乎这小子,李世民宠他归宠他,但却并不是那种溺爱,对于这个平阳昭公主的唯一后人,那位皇帝所做的应该对妹妹的补偿,而不是真的因为他这个外甥能力如何强悍。

    所以李慕云在看了柴令武一眼之后,只是淡淡一笑,隔了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这次我一个人带那个大度设出去,你们只要跟着苏将军行动便好,一切都要听他的安排。”

    “为啥?”尉迟宝琪在一边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小子不要命了?”

    “就是,只有你一个人,万一被那个薛延陀的什么狗屁王子捉住了,你让我们怎么办,救不救你。”柴令武也有些不悦,对李慕云不听他摆布有些恼火。

    “你们看看这是什么?”李慕云面对纨绔四人组,伸出一截舌头。

    “舌头呗,还能是啥?我以为你能吐出来一根象牙呢。”程处默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没文化,这可不是普通的舌头,就凭它,老子有信心让那薛延陀的拔灼乖乖听话。”李慕云信心十足的说道。

    “那照你这样说,俺们能干点啥,总不能就在后面干看着吧?这千里迢迢的一路过来,你就让我们干这个?”尉迟宝琪性子直,脑子不怎么会转弯,往往是有什么说什么,心里想着口中自然也就说了出来。

    李慕云自然知道这几个纨绔是打着立功的主意,不过在不知道那个拔灼有什么打算的情况下,他可不敢答应这几个小子,万一这几个小子死了或者伤了,那可不是死一个韩强那么简单的了。

    想到这里,李慕云叹了口气,敷衍着说道:“我估计你们很可能会打一仗,但是对手应该不会十分强大,人数也不会超过一万,我现在就是一个‘屁民’,管不了那么多。”

    “呸,就你还‘屁民’,手拿‘天子剑’你小子就是河北道的无冕之王。”刘仁实一直没说话,这会时候抓住机会,狠狠的啐了李慕云一口,对他的装、、逼行为表示了严重的不满。

    李慕云无可奈何的看着眼前的四人组,他当然清楚苏烈把他们送到自己这边是什么意思,不外乎是不想让他们上战场,想让自己把他们安顿好。

    可是老苏也不想想,这四个混蛋是那么容易搞定的么?一个个扬了二正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如果真的那么好对付估计自己那个大舅哥也不会将他们给自己送来。

    不过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想要得到高官厚禄,自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李慕云虽然不想让这几个混蛋去冒险,但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该上还是要上的。

    有了这个决定之后,李慕云一下子放开了许多,看着纨绔四人组嘿嘿一笑说道:“既然你们都想找点事儿做,那么可敢跟着我走一趟薛延陀人的大营?”

    “什么?去薛延陀人的大营?”柴令武的脸色变了变,显然是有些怂。

    刘仁实微微皱眉,不过却没说什么,纨绔四人组中,这小子属于人狠话不多的那种,平时干什么都有自己的想法,为达目的往往不择手段,对于李慕云这种危险的做法心中着实是有些动摇,不过这种动摇却是更倾向于跟着李慕云走一趟。

    至于程处默和尉迟宝琪,这两货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李慕云一度将两人归类到傻人有傻福那一个档次,根本不需要争求他们的意见。

    “怎么样?敢不敢跟老子走?只有我们五个押送那个大度设!”李慕云看了一看柴令武,挑衅的问道。

    但柴令武还没等回答,尉迟宝琪便开口了,只见这货大咧咧的往起一站:“有啥不敢的,不就是一个薛延陀王子的大营么,就算是他们可汗的牙帐老子也敢去!”

    李慕云等的就是纨绔们这句话,闻言不给柴令武任何说话的机会,立刻决定道“敢去便好,几位兄弟若是敢去,便回去准备准备,三日之后,咱们就一同去会会那拔灼。”

    话说到这个份上,柴令武就算是不想去也不成了,毕竟已经涉及到敢不敢的问题,如果这个时候说不去,那自然就是不敢,将来还有什么脸面回去长安。

    ……

    三天时间转眼即过,边城外十五里处薛延陀拔灼王子摆开连营十里,静候李慕云等人‘光临’。

    而李慕云此时也已经身苏烈所率领的三千右武卫骑兵之中,在他身边是带着头套的,嘴里劲呜哇乱叫一些无意义词汇的大度设,在他与大度设的身边,则是纨绔四人组。

    “准备好了没有?”李慕云静静等了片刻,扭头看向身边的柴令武。

    这家伙既然总以四人的头领面目出现,李慕云自然不好总驳他的面子,那样除了得罪人没有任何好处。

    “好了!”柴令武点点头,虽然心中还是有些犹豫,但形势比人强,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容不得他后晦。

    “那咱们就……出发!”李慕云又扭头看了一眼早就已经急不可耐的程处默和尉迟,嘴角微微一挑,轻轻一带马缰。

    算上半精不傻的大度设,李慕云一行六人就这样走出了军阵,向着薛延陀人的大营而去。

    不多时,到了薛延陀人营地的门口,却见到有一个千户打扮的家伙正等在那里,这货重重看了一眼李慕云身边带着头套的大度设,皱了皱眉头:“来者可是大唐逍遥候?”

    “不错,正是某家!”李慕云点头说道。

    他被削爵的事情眼下并没有传到薛延陀,而他也没有解释这件事情的必要。

    “我家主上要的人呢?”千户将目光放在带着头套的大度设身上,显然有验明正身的意思。

    李慕云见状也不着脑,只是看了一眼四周说道:“就在这里?”

    千户愣了一下,似乎也觉得这里人多眼杂,略一犹豫便说道:“我来吧。”

    ……

    不得不说,薛延陀人的大营似乎的确是有些大,而且主要是战马太多,一人数骑之下,营地自然显的无比庞大。

    所以李慕云一行进了薛延陀大营之后,竟然走了整整一刻钟的时间,才算是来到了中军。

    那千户在说了一句‘等着’之后,便进了大帐,片刻之后又钻了出来,对着李慕云说道:“我家王子请你们进去。”

    “嗯!”李慕云此时已经从马上下来,对着那家伙点点头便牵着大度设向已经打开帘子的大帐走了过去,而尉迟他们几个则是跟在了他的后面。

    才刚刚走进大帐之中,只见一个身着皮袍的青年已经站了起来,哈哈大笑着迎了上来,口中言道:“逍遥候好胆色,竟然只带了四个人便敢入我薛延陀大营,拔灼佩服!”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得不如此啊!”李慕云对着拔灼拱了拱手,打着哈哈说道。

    “逍遥候言过了。”拔灼同样摆了摆手,看了一眼站在李慕云身后带着头套的大度设,直接问道:“人带来了?”

    李慕云也知道,这些草原人性格多直爽,很少会向长安那帮贵族一样兜着圈子说话,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回身朝尉迟点了点头。

    接着便见尉迟宝琪大手一伸,抓住大度设头上的套子向上一拉。

    瞬时间,一个口角流着涎水,又目呆滞的大度设出现在拔灼的面前。(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