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五六章 无冕之王(下)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李渊看到李慕云的第一句话与王杰说的差不多,让某人觉得很是尴尬。

    不过好在李慕云面皮的确是够厚,嘿嘿一笑说道:“皇帝陛下觉得我多才多艺,所以留我在长安多待了几天,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么。”

    “真的?”老李渊乜了李慕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那这么说在长安杀了韩瑷的不是你!被削了候爵的也不是你!欠了一百万贯的人还不是你!对吧?”

    老李渊每说一句,李慕云眼角就抽一下,说到最后已经是某人已经哑口无言。

    见李慕云不说话,李渊这小老头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厉害么?五年一百万贯,你小子真能啊!是不是到时候拿不出钱来就打算一走了之?带着老婆孩子云游四海去?”

    李慕云被老李渊一顿数落,缩了缩脖子说道:“没,没有,一百万贯又不是什么大数目,咱县里随便哪个产业丢出去五年的利润都不止一百万贯。”

    “是么?这么有把握?”李渊哼了一声说道:“你真觉得别人都傻子?只有你聪明?你觉得老二的那把破剑就能保你一辈子?”

    破剑?!李慕云尴尬挠了挠头,这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从李渊嘴里听说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也才使得他对‘天子剑’的认知程度忽高忽低。

    纨绔四人组对‘天子剑’那是羡慕的五体投地,而李渊却把‘天子剑’贬到几乎一文不值,虽然说有些屁股决定脑袋的成份在里面,可也不至于相差如此悬殊吧?

    李渊说了半天,估计也是累了,见李慕云一脸的纠结便也没在多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这些事情暂时就这样吧,和那些薛延陀什么王子的约定时间差不多也要到了,你先搞定这件事情吧,其他事情回头再说。”

    “哦!”好不容易不用听李渊这小老头儿数落,李慕云连忙点头。

    不过就在他转身要走的的时候,李渊这个小老头儿似乎又想起来什么东西:“哎,等会儿!”

    “咋了?”李慕云条件反射的打了一个哆嗦,生怕这老头儿继续唠叨自己。

    “前几天你办的那个什么收割大赛比较有意思,老夫也想办一个。”李渊看着有些忐忑的李慕云,若有所思的说道。

    李慕云没有想到这个捡来的小老头儿会有这样的要求,想了想之后觉得似乎并没有多困难,于是便点头说道:“这没问题,等来年的时候……”

    “等个屁的来年,老夫又不想办什么收割大赛。”不等李慕云把话说完,李渊便打断了他,没好气的说道:“老夫要办一场河北道的赌王大赛,获胜者可以得到五千贯的奖励!”

    “啥?赌王大赛?”李慕云没想到李渊这小老头儿竟然思想如此超前,竟然提前一千多年就想到了赌王争霸。

    “怎么,不可以么?寨子里老夫已经没有对手了,苏文他们几个根本就不与老夫玩!”李渊有些懊恼的说道:“他们几个的运气太差,逢赌必输,跟他们玩儿也没啥意思。”

    “不是,那,那也不至于弄什么赌王大赛吧?再说获胜者奖金那可是五千贯,您有钱么?”李慕云才不管有没有人跟李渊打牌,他关心的是五千贯。

    “老夫有七千贯在你那里,花五千怎么了,不行啊?”李渊振振有词。

    一听老李渊还提七千贯的事儿,李慕云也有些急了,鸡头白脸的说道:“您那七千贯不是早就已经花完了么,就那前四后八……”。

    “放屁,别给老子提什么前四后八,一辆破车哪里值七千贯,你唬弄鬼呢!”李渊显然没有上当,这老头儿鬼精鬼精的,并不好糊弄。

    李慕云‘啪’的一巴掌糊在自己额头上,痛苦的呻吟着,半晌方才说道:“那,那成,这事儿我帮您办喽,咱过了除夕就开始,成不?”

    “就除夕到上元这几天吧,正好大家都有时间,我给你说,你可别找一些个小混混来唬弄老子,老子要的可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虽然李慕云已经答应了去操办‘赌王大赛’,但李渊显然对他的节操持怀疑态度,所以另外加了一个附加条件。

    不过话说回来,李渊这小老头儿再怎么说也是太上皇,如果跟一群地痞,混混一起玩再怎么说也有些丢人,传出去也不好听。

    李慕云显然也能理解小老头儿的想法,他虽然不知道李渊的真实身份是太上皇,但是‘王爷’的身份似乎也的确不能跟那些混混们一起玩儿。

    只是这小老头儿的要求也太高了,竟然还要跟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一起玩,这特么也太扯了,如果是以前自己还是逍遥候的时候,或许一些周边的县令什么的会给点面子。

    可是现在他李慕云就是一个‘屁民’,除了山阴县里的这帮人,谁还能搭理他,这不是把脸送到别人脚底下给人踩么!

    ……

    从李渊的五角大厦出来之后,李慕云郁闷的来到山寨的聚义厅,在那里还有一大票人在等着他,就算是心情再差,也是要见一面的。

    房遗直出身书香门第,自然不会像王杰那般粗鄙,见到李慕云的时候并没有直接问候他大爷,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外面的事情忙完了?”

    “忙完了!”李慕云机械的点头,脑子里还在转着刚刚老李渊的要求与条件。

    “这次回来不会再走了吧?”房遗直再次问道。

    “暂时不走了,或许几年之内也不会走了。”李慕云摇了摇头,打算把脑子里那些不靠谱的念头都摇出去。

    胖子看到李慕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他竖起两根拇指,显然是从苏婉晴那里打听到了他在长安做的事情。

    兄弟就是兄弟,到什么时候,还是自家兄弟贴心,在胖子中拇指换成中指之后,李慕云如此想到。

    倒是于志宁那个老头儿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慕云,一副挑剔的目光,开口便是:“孽徒,竟然在长安惹下如此大的祸事,亏得为师还教你中庸之道,可你道好……”‘咔咔咔’又是长达一刻钟的例行训话,把个李慕云训的跟三孙子似的。

    最后还是苏婉晴看李慕云的样子可怜,上前拉了拉于志宁,替李慕云说了好些赔情的话,这才让老于放过了他,只是需要在三天之内抄写十遍《中庸》。

    不过尽管如此,李慕云这一次却没有觉得烦躁,他知道于志宁这小老头的确是为了他好,所以才会如此喋喋不休。

    去了一次长安,听到、见到的不是吹捧就是蔑视,他李慕云又不是那种不知道好歹的人,谁是真的对自己好,谁是在利用自己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只是尽管如此,但在听到还要再抄写十遍《中庸》之后,某人还是觉得头大如斗。

    ……

    “慕云,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一直闷闷不乐,可是老师刚刚说了你让你不高兴了?”苏婉晴在于志宁离开之后,见李慕云还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忍不住小声的问道。

    这话她可不敢让房遗直和胖子他们听到,否则若是传出去怕是于老头儿要伤心了。

    李慕云摇了摇头:“和老师没啥关系,我是在愁那个捡来的爹。”

    “老爹?老爹怎么了?”苏婉晴有些不大确定的问道,那老头儿白天还好好的,难道晚上又出什么妖蛾子了?

    李慕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看向房遗直说道:“遗直,你能不能告诉我,如果我现在去邀请咱们那个刺使到咱们山寨来,他会不会来?”

    “那要看你怎么去请了,如果你带着公孙小姐一起去,估计他会拍马赶来,否则你就别想了。”房遗直指了指公孙兰,不,应该说指了指公孙兰身后背着的那把剑:“有‘天子剑’在,你就是名副其实的无冕之王,河北道上号令群雄莫敢不从!”

    “真的假的?”李慕云眨了眨眼睛。

    “当然是真的,鉴于你在长安直接捅死了韩尚书,你觉得有谁会怀疑你杀人的决心?再加上你手持‘天子剑’,那就是有决心有能力,谁敢不听你的。”房遗直说的十分认真,末了提醒李慕云道:“不过眼下马上就要到了缴税的时候了,你最好还是想办法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缴税?怎么又是钱?”李慕云痛苦的呻吟着,虽然他有信心五年弄出一百万贯,可是就眼下来说他没钱!

    哦不对,钱他还是有一些的,五万贯刚刚从李世民口袋里面摇出来的铜钱还摆在他的‘库房’里呢,只不过这些钱他都有其他的安排,实在不方便拿出来。

    “皇粮国税,少一文也不行,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原则的问题。”房遗直当然知道李慕云在想什么,不过他却一点都没有留情,直接给了李慕云当头一棒。(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