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五五章 无冕之王(中)
    李慕云很想解释一下,事实与他们想的并不完全一样,但来人却没给他任何机会,以最快要速度冲到他面前之后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抢白:“李慕云,你说,你到底是个啥意思,那么大的厂子你就这么不管不顾的丢给老子,一去两个来月,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老子都忙成什么样了?!”

    “对了,还有你弄的那个什么收割大会,上万人来参加啊,你一声不吭就跑长安去了,你知不知道那可是一万多人啊,为了不让他们打起来差点把我和小房累吐血你知道不?”

    “你小子倒是一身轻松跑到长安去得瑟了,你丫有没有想过我们这帮兄弟!”

    “不干了,老子跟你说,你别来求我,求我我也不干,总之以后你小子别再让老子帮你顶雷,老子不干了!”

    李慕云显的很是尴尬,对着周围几个纨绔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虽然刚刚被王杰一顿抢白,但是总算是解释清了一个误会,没有让人把他当成那种喜欢断袖的兔爷。

    而纨绔们看着李慕云被人一顿疯狂吐槽也觉得颇有些意思,一个个全都躲的远远的,抱着膀子准备看热闹。

    只有公孙兰微微撇嘴,显然是十分认同王杰的话,不过她却不认为王杰能坚持多久,毕竟以李慕云的嘴皮子功夫,忽悠他就跟哄小孩儿似的。

    而事实证明,公孙兰并没有猜错,只见李慕云鬼鬼祟祟的上前将王杰拉到了一边,嘀嘀咕咕说了那么一小会儿,再次回来的时候,某个怨妇一样的家伙已经乐的眉开眼笑,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慕云,这几位英雄可是跟着你一起回来的?”再次回到众人面前之后,王杰已经换了一副嘴脸,脸上笑的跟朵花似的,时不时还偷瞄一眼公孙兰。

    “可不就是,这几位兄弟在长安可是大名鼎鼎之辈,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李慕云笑的很是猥琐,指着王杰说道:“几位兄弟,这位就是当年白衣神箭的后人,王杰;老王,这几位是……”

    柴令武、程处默、尉迟宝琪、刘仁实,四个人或胖或瘦,或高或矮,或黑或白,活脱脱就是寺庙里的四大金刚。

    不过别管这四人怎么样,不过人家的爹名声头大,前面三个都是十六卫大将军之流,后面那个虽然名头不怎么响,但卫尉卿说来也是相当于后世中南海保镖头子一样的存在,着实不能轻看。

    所以在互相通名之后,王杰倒也不敢怎么小看四人。

    而纨绔四人组也是没少听父辈讲述当年白衣神箭忠义无双的故事,此时见到白衣神箭的后人,却也是不敢怠慢,三言两语间,便也熟络起来。

    总归几人都是年轻人,彼此间有很多话题都能聊到一起,所以没用多长时间已经成了交情莫逆的好友。

    不得不说,初唐时期的纨绔虽然一个个都有些不着调,但还都是听着瓦岗山的故事长大的,一个个对江湖义气还都有着莫名的向往。如果是再往后推三十年,估计来自长安的纨绔根本理都不会理王杰这样的破落户。

    “你是怎么让他改变主意的?”公孙兰比较好奇李慕云到底对王杰说的是什么,于是便来到他的身边问道。

    “我如果告诉你了,你能保密么?”李慕云扭过头反问道。

    “当然!”公孙兰立刻点头答道。

    “太好了!”李慕云脸上带着欠揍的微笑,但下一句话让公孙兰目瞪口呆:“因为我也能!哈哈哈……”。

    “李慕云,你想死了是吧?!”看着李慕云哈哈大笑着催马远去,公孙兰真恨不得把身后的‘天子剑’抽出来,狠狠给他一下。

    ……

    炼铁厂,是的,现在只能叫炼铁厂,因为李慕云去长安一走就是近两个月,炼钢的那一部分明明已经建好了,但却一直没有投入使用。

    但尽管这样,也把纨绔四人组看傻了眼,望着那堆在一起的无数大铁块儿,惊讶的合不拢嘴,感慨的嘀咕道:“这,这特么能打出多出少刀啊。”

    “这些都是生铁,脆的很,根本没什么用处,等过几天钢厂投产了,让你们看几样好东西。”李慕云看着堆积如山的生铁块笑的很是开心,拍了拍还略有些怨念的王杰说道:“准备一下,后天咱们就开工,让平炉也开动起来,到时候老子给你们打造一身全钢的护甲。”

    “全钢的护甲?那不成了铁筒了?”尉迟瓮声瓮气的说道。

    程处默看了一眼明明年龄和自己差不多,但却比自己高出一头半的尉迟:“我担心的是那全钢的护甲太重,估计除了你谁都穿不起来。”

    “嘿嘿……,那是,俺的力气可是最大的。”尉迟嘿嘿傻笑着,看样子是沉浸到身穿大铁筒上战场的画面中去了。

    倒是刘仁实人如其名比较实在,顶着一头油汗,看着正在出铁的小高炉说道:“为什么要后天,现在就开始弄不行么?我都等不及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该作的准备还是要做的,真想看如何出钢,后天再来吧。”李慕云摊了摊手,虽然他也很想现在就开始炼钢,但在眼下明显人手不足的情况下这根本不现实。

    便是这样,纨绔四人组有些遗憾的离开了炼铁厂,各自收拾精神准备返回军营。

    毕竟他们眼下都有军职在身,尽管已经跟苏烈请了假,但天黑之前却必须回去,否则十七律五十四斩之下,谁也逃不过一顿板子。

    而李慕云在对王杰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同样离开了炼铁厂,带着公孙兰返回山寨。

    ……

    山寨那边因为苏婉晴早一天的归来已经知道了李慕云回来的消息,房遗直和胖子早早便从各自的工地上赶了回来,李渊那小老头儿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依旧还是该干啥干啥,只是有些碎碎念。

    但李慕云带着公孙兰从外面赶回来之后,还是被眼前的山寨吓了一跳,寨子口那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两个类似炮楼的东西,圆圆的,高高的,上面到处都是一些方方正正的口子,如果架上几挺歪把子那就是彻头彻尾的鬼子炮楼。

    进了山寨里面,聚义厅还是老样子,不过地面却已经变成了灰色的水泥地面,这说明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那些被抓来的薛延陀人并没有偷懒!

    至于其他地方,好吧,能改的基本上都改了,远远的可以看到无数红色的房子掩映在后寨一片苍松翠柏中间。

    “少寨主!”苏文这个老头子应该已经在寨子口等了很久,脸上的胡子上都带着白霜,见到李慕云便上来打招呼。

    “文叔,你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干啥,随便安排个人也就是了。”李慕云打量着这个去年还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老头儿,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不碍事儿,下面那些崽子办事儿老汉不放心。”苏文憨憨的笑着,一边说还一边向李慕云的身后看了一眼。

    李慕云自然知道他是在看什么,叹了口中气说道:“苏烈兄因为有军务在身,所以这次并没跟我一起回来。”

    “哦!军务!”苏文似乎有些失望,但那份遗憾只是一闪而迭,很快便再次笑着说道:“忙些才好呢,若是老寨主知道现在少爷已经是朝庭的四品将军不知会有多高兴呢。”

    “文叔,你放心吧,苏烈兄绝对不止四品官那么简单,将来至少也个是三品的大将军!”李慕云笑呵呵的安慰了苏文一句,随后说道:“咱们还是进去说吧,再过一会儿只怕被这山风给吹成冰棍了。”

    苏文在李慕云提醒下才意识到自己是来接人的,不是来聊天的,把山寨的少寨主堵在大门口的确有些不像话,于是拍拍自己的额头讪讪说道:“哦,对对,您看老汉这记性,少寨主莫要见怪!”

    李慕云当然不会以为自己与这老家伙不到一年的接触就能胜过人家数十年的老关系,见苏文一个劲儿的道歉,大度的摆了摆手:“文叔是性情中人,我们这些小辈以后还要多仰仗您呢!”

    “少寨主过奖了!”苏文口中虽然客气,但脸上的忐忑却淡了不少。

    ……

    一路无话,兜兜转转绕过地上的积雪堆,李慕云来到后寨李渊的住所,五角大厦!

    这个原本李慕云打算用来养猪的建筑现在已经成了老李渊享福的地方,地热,冷、热自来水,活动室,休息室,洗漱室,无一不有,如果不考虑装修的豪华程度,甚至可以说比皇宫的条件那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毕竟当初李渊住皇宫的时候,冬天取暧还需要用炭火,弄的屋子里全都是烟不说,一不小心还有被熏死的危险。

    而且皇宫虽然装修的好,但是没人气啊,一天到晚全都板着个死人脸,就好像活了今天没明天一样。

    而在这山寨里就不一样了,活动室里每天麻将声声,虽然赌的都不是很大,但至少可以看到人生百态喜怒哀乐。(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