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五四章 无冕之王(上)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长安城外一支三千五百人的骑兵队伍,押着五万贯的铜钱向着朔州的方向缓缓而行。

    不要奇怪为什么会多出五百人,纨绔们离开家这么远,家里大人总要为他们准备的一些人手,那是留给他们保命用的,万一朔州真的有战事,这些人可以让纨绔们多一些逃生的机会。

    李慕云坐在马车里面,他现在是‘屁民’有乘车的权力,而纨绔们就不一样了,他们是在苏烈的队伍里是有军职的,校尉的身份让他们只能骑马。

    苏烈作为将军,自然是走在最前面的,李慕云作为‘屁民’可以在队伍的中间享福。

    程处默跟在李慕云的马车边上,眼睛却一直盯着前面的公孙兰。

    李慕云无聊的趴在车窗上面,看看程处默又看看前面的公孙兰,打趣他道:“行了,别看了,再看小心人家把你眼珠子扣出来。”

    “切,你把俺老程当什么人了,不怕告诉你,俺可是有老婆的。”程处默收回目光,鄙夷的看了李慕云一眼,随后又神秘兮兮的问道:“我说慕云,那姑娘身上背的那个真的是皇帝陛下的配剑?”

    “那你看看!”李慕云有些不满的看了程处默一眼,然后向前面指了指:“你看那剑外面的装饰,你再看看那剑的气度,绝对的御用宝剑。”

    “我听说陛下的配剑在当初征薛举的时候因为与其对攻崩了三个口子,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不知道,我那时候还尿尿和泥呢。”李慕云摇摇头,想了想说道:“你要是好奇的话不会过去问问?让公孙兰把剑拔出来看看不就行了。”

    程处默把头一摇:“那小妞看俺老程不顺眼,万一拿剑砍俺怎么办?要知道,‘天子剑’刺使以下神挡杀神,佛当杀佛!俺又不是真傻,干嘛要去找不自在。”

    “还有这说法?当初我记得程大将军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他当时可是说这东西没什么用。”李慕云用挑剔的目光看了一眼程处默,颇有些看不起的意思。

    程处默哪里受得了这份鄙视,当下牛眼一瞪说道:“这也是分人的好不好,俺爹那可是当初差点跟皇帝陛下拜把子的人物,他看着那剑当然是没啥大用,不过到了地方上,你拿着这剑就等于是一个常驻的钦差。”

    “真的假的?!”李慕云皱了皱眉头。

    “什么真的假的?这种事儿谁还能说谎不成。”被李慕云质疑的程处默显然有些不大高兴,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句之后再次说道:“如果你不信的话,等到了朔州你把那个刺使拖出来砍了试试!”

    “老子要试也是拿你试!”见程处默越说越离谱,李慕云索性也不再理他,缩回到马车里面闭目养神去了。

    ……

    便是这样,三千五百骑兵晓行夜宿,用了近半个月时间终于赶到了朔州。

    将所有的全都搬进牢房之后,由苏烈带着在县城外面驻扎了下来。

    程处默、柴令武等人在长安待的习惯了,对山阴县的一切都觉得有些不自在,首先就是没有夜生活,其次就是没啥吃的。

    不过山阴县也的确有长安没有的东西,比如这里可以随意的杀头牛来吃,这一点在长安就做不到,所以纨绔们在到了山阴县之后着实是大饱了一回口腹之欲。

    而与纨绔们不同的是,李慕云在回到县里之后立刻忙的两脚不沾地,第一件事就是把孙亮找过来,甩给他一份吏部的任命书:“老孙,打今天起,你就是县令了!以后县里有什么事情自己拿主意,别来的我。”

    孙亮在看到李慕云之后原本有一肚子话要说,结果没等开口就被升官的消息砸了个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候爷,你这是……?”

    “我现在就是一草民,不是候爷了!你可别乱叫,否则小心脑袋。”李慕云摆手打断孙亮,也不等他反应便接着问道:“小房和王杰他们都在忙什么?还有,县里办的那个收割大赛办的怎么样?”

    “呃……”孙亮纠结的看了看手里的任命书,又看看了坐在县太爷位置上的‘屁民’李慕云,张了半天嘴硬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心说,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自己应该怎么称呼这位小祖宗呢。

    但李慕云显然没有意思到这一点,见孙亮久久无言,不由催促道:“说话啊,哑巴了?!”

    “呃,那个……”孙亮吱唔了半天,最后索性去称呼去了,直接说道:“房先生眼下正在忙着处理矿山那边的事情,听说迭刺木还要把他所有的族人都带过来,房先生一直很犹豫。”

    “王杰那边一直在练生铁,因为您一直没有回来,所以平炉虽然弄好了,但却一直没有开工,大家伙儿就等着您回来呢。”

    “至于收割大赛,这次办的很功成,两天半的时间县里的粮食基本上就都收完了,得了第一的是云州那边的一个中年人,名字……”

    听着孙亮流水帐一样的描述,李墓云摆手批断他道:“行了,粮收完了就行,这事儿以后有时间咱们再接着说,你先告诉我那个大什么设的怎么样了?疯了没?”

    “大度设!”孙亮善意的提醒了李慕云一句,然后愁眉苦脸的说道:“那个家伙现在已经剩下半条命了,我觉得他可能活不过这个冬天。”

    “那就把他带出来吧,找个医生给他看看,然后找地方单独关起来,十天之内好吃好喝供着,但有一点,绝对不能让他休息,也就是不能让他睡觉。”李慕云低头想了想,决定还是再给自己的计划套上一份保险为好。

    毕竟一个正常人如果三天三夜不睡觉精神就会处于崩溃状态,七天不睡基本已经是人的极限,如果十天不睡觉,不管是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还是反射神经,基本上都会被摧毁,人就算是能活着,基本上也和傻子没有什么区别了。

    孙亮心中暗自为那个大度设默哀了一小下,可怜的家伙,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这么一小祖宗,也不看看这家伙是个什么操行。

    ……

    安排完了孙亮的事情,李慕云手头暂时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于是便打算去炼铁厂那边去看看。

    而好死不死这个时候那些纨绔们在外面得瑟够了,勾肩搭背的从外面走了回来。

    “哎,慕云,你这是要出去啊?”柴令武一路上与李慕云也算是混的熟了,见他带着公孙兰往外走,远远的便打起招呼。

    “我要去炼铁厂那边一趟,给过几天的交易准备点东西。”李慕云看了喝的醉眼朦胧的纨绔一眼,笑着说道。

    “那一起去呗,在长安可就听说你有一个很大的钢铁厂,早就想要见识见识了。”尉迟宝琪憨憨的说道。

    柴令武在四人中属于精神领袖般的人物,平时出个坏主意什么的都是由他来干,此时见尉迟挑起了话头,便接茬说道:“就是啊,这都到了你的地头了,也不带着我们参观参观,慕云你可不够意思了啊。”

    李慕云对几纨绔的要求自然是无可无不可,反正他们都来了,而且指不定要在这边待到什么时候,瞒着他们肯定是不行的,索性不如大方一些,带他们一起过去看看。

    而且依照这几位公子哥儿的性格,上阵打仗估计他们还能有些兴趣,其他一些民计民生什么的,就算是看了估计也不会记得什么。

    想到这里,李慕云索性点了点头:“好啊,反正炼铁厂就在城外不远,那就一起过去吧。”

    “嘿嘿,够意思!”柴令武见李慕云答应了,立刻乐的眉开眼笑。

    以前在长安的时候,长孙冲家里就是搞盐铁生意的,不过那小子鬼心思多,从来不带纨绔们去自家产业,尽管纨绔们数次想要过去看看,但都被他找理由给拒绝了。

    所以纨绔们就对炼铁十分好奇,总想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弄出来的,比如横刀是如何打制的?箭头又是如何打制的?还有那些护甲是如何造出来的?

    这就像是小孩子看到别人有自己没有的玩具一样,总想着借过来看看是一个道理。

    所以当李慕云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带他们去炼铁厂看看之后,这帮家伙才会显得十分兴奋。

    ……

    一路无话,众人风风火火的出城赶往炼铁厂。

    大概用了半个时辰左右,远远的纨绔们便看到了远处正在冒着的滚滚浓烟。

    “慕云,那边不会就是你的那个什么钢铁厂吧?”柴令武伸着脖子看了半天,对身边的李慕云问道。

    “就是那里!”李慕云点点头,骑在马上向远处极目远眺,却见得远处正有一骑远远赶来,随着那人影离着众人越来越近,一个声音传来:“李慕云,你他大爷的还知道回来,你丫不如死在外面算了!”

    一瞬间气氛变的无比诡异,四个纨绔纷纷远离,目光中满是你口味好重的鄙夷!(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