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五三章 镀金的来了
    “无忌,那个李慕云与陛下到底什么关系,给兄弟交个底怎么样?”楼外楼的一间包厢之中,刘弘基与长孙无忌相对而坐,轻酌慢饮间,神秘的问道。

    长孙无忌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刘弘基,突然笑了一下,调侃他道:“怎么,你这个卫尉卿也有对别人感兴趣的时候?”

    “不瞒无忌兄,某家对那李慕云还真有些摸不清底线。”按说长孙无忌的年龄并没有刘弘基大,不过这老刘一口一个兄长叫的却很是顺口,尴尬的笑过之后接着前面继续说道:“想必前天苏烈找我们几个商量贩马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那小子当时也去了,意思是想跟我们借兵。”

    “哦?”长孙无忌微微抬头:“老刘你的意思是……”。

    刘弘基知道长孙无忌是什么意思,也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摇头说道:“这事儿和我们没有关系,完全是那小子一手促成的。”

    “是么?你是说他凭一已在之力在陛下那里讨了三千骑兵?如果真是这样,这份面子可够大的!”长孙无忌露出一丝迷茫,似乎他也不知道李慕云为什么会那么受宠,竟然说借‘天子剑’就借‘天子剑’,说借兵就借兵。

    刘弘基见长孙无忌的神情不似做假,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难道无忌兄也不知道这小子的来历?这太奇怪了,山阴县那地方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能人,圣眷之浓几乎不下于无忌兄,想不通,真让想不通。”

    “关于这个李慕云,某亦是只见过一面,期间也没有聊过几句,感觉此人机敏过人,应变能力极强,如果猜的不错将来其地位只怕不在你我之下。”长孙无忌多精明的一个人,在长安城的上层圈子里有老狐狸的称号,说起话来自然不会留下把柄。

    刘弘基他们看不上李慕云的事情从其刚刚的言谈中就可以看得出来,但长孙无忌却没有多做任何评论,也没有劝他们不要看不起人,只点了一句将来如何便住口不言。

    至于说刘弘基会怎么想,会如何做,这个就不是长孙无忌能控制的了,而且他这话说的多少也有些向李慕云示好的意思,就算是将来传到某人的耳中,也可算是一份善缘。

    刘弘基虽然称不上老狐狸,但能混到卫尉卿的位置,显然也不是什么白丁,所以长孙无忌刚刚说完,他就已经领会了其中的意思,心中暗骂一声老狐狸的同时,笑着感慨道:“看来自古英雄出少年之说果然不假,吾等有些老喽!”

    长孙无忌见刘弘基听懂了自己的意思,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遥敬他一杯,口中玩笑道:“老刘你何必如此自谦,你老兄眼下可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

    苏烈身受皇命,再加上时间紧迫,自然不会耽搁什么,三千骑兵用了两天时间挑选出来之后,便准备与大将军程咬金打声招呼,然后赶往朔州。

    毕竟离着李慕云与拔灼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就会错过。

    不过当他来到程咬金的官署时却发现老程似乎正在等他,而且不但如此,程处默那小子也正穿了一身打磨的锃亮的明光铠站在一边,看上去光金闪闪跟传说中的小金人儿似的。

    “哈哈哈……”程咬金看到苏烈进来,未语先笑,也不等他上来见礼,首先便说道:“定方啊,老夫就料到你今天会来,已经等你半天了。”

    不过老程可以大咧咧的,苏烈却不能不识趣,依礼上前拜见道:“劳大将军久候!末将之过也。”

    “哎哎哎,行了啊,你我也是老相识了,私底下咱们可也是平辈论交的兄弟,你若再是这样别怪老夫翻脸啊!”程咬金零零碎碎说了一大堆,和苏烈套着近乎,与之前的表现大不相同,将一边的程处默看了个目瞪口呆。

    虽然说以前老程对苏烈也很热情,甚至还特地叮嘱程处默见到老苏一定要以礼相待,又说什么关系亲厚,但当时只要是个人就知道,这种东西是流于表面的,按现代说法就是狗肉朋友的意思。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老程的态度明显真诚了许多,与以往上位者对下属的关心相比,这一次则是完完全全把苏烈放到了同等的地位上。

    发生了什么?为何这无耻老贼的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

    程处默目瞪口呆,苏烈也是一头雾水。

    老程无耻之名与长孙无忌的老狐狸之名一样,这是长安城公认的事实,苏烈自然也是清楚的很,他只是不知道程咬金这老货到底在打什么盘算。

    而就在苏烈懵头懵脑搞不清楚程咬金什么意思的时候,老程已经回过身,对呆立一边的程处默招了招手:“逆子,还不过来给你苏叔叔见礼!”

    程处默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失声道:“老爹,不,不是,我怎么就小了一辈了?”

    “本来你就是小辈!”老程才不管程处默怎么想,两步走到他身边,抬手就是一个大脖溜子加一脚,把小程踹到苏烈面前,嘴里还不忘嚷嚷:“没出息的东西,还不叫人!”

    没招了,叫吧,再不叫老头子指不定还有什么后手,程处默季屈的回头看了自家老爹一眼,然后对苏烈抱了抱拳:“处,处默,见,见过苏,苏叔叔!”

    好尴尬啊,就在前天,程处默还追在苏烈屁股后面苏大哥长,苏大哥短的叫着,可这才两天时间,风水就变了,大哥改大叔了,也不知道老头子到底又在作什么妖儿。

    苏烈此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话,看着‘慈眉善目’的老程,尴尬的说道:“大将军,这……”

    但程咬金并没有让苏烈把话说完,直接打断他说道:“定方啊,这小子以后就归你管了,你不用管老夫的面子,该打就打,该揍就揍!”

    归我管了?隐约间苏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脱口道:“程大将军这是让大公子跟着末将去朔州?”

    “那是自然!”程咬金大咧咧的点点头,再次起脚将面露喜色的程处默崩出去老远,然后对苏烈说道:“年轻人嘛,就应该出去锻炼锻炼,不经风雨怎么能见世面。”

    “大将军,末将这次去朔州很有可能会与薛延陀人交手,大公子跟着末将怕是……”

    “该怎么办怎么该,老程家的人功名向来都是在马上取的!”程咬金再次打断苏烈的话,不容拒绝的说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一会儿就让他去营里,出发之前就不用回来了。”

    得,这是特么霸王硬上弓啊。

    苏烈有无语的看了一眼蹲在边上嘿嘿傻笑的程处默,又看看一脸正气的程咬金,无声的叹了口气,而后说道:“末将遵命。”

    ……

    带着程处默走出老程的官署,苏烈再次看了看傻乐的程处默,心中已经开始为他默哀,这傻小子还以为去了朔州能有什么好事,也不想想那里是谁的地头。

    李慕云那小子一肚子坏水,到了他的地盘上,小程的好日子估计也就到头了吧。

    可怜的傻小子,还真以为自己能去熬资历,享清福?

    不过,苏烈没有想到的是,等他带着程处默回到军营的时候,竟然又看到了另外的一个傻鸟——尉迟宝琪!

    只见这货手里正拿着一张字条,牵着一匹战马等在大营门口,一脸傻笑的杵在那里,见到苏烈回来,立刻大步迎了上来:“苏叔叔,俺爹让俺过来找你,这个他给你的字条!”

    苏烈无可奈何的看着站在地上几乎与自己骑在马上高矮差不多的傻小子,不用想都能猜到那字条上写的是啥,这特么又是一个被送进来镀金的。

    而等他接过字条,扫了一眼之后更加确定了这一点,看着上面娟秀的字迹以及粗旷的签名,苏烈对着小尉迟招了招手:“跟我来吧!”

    “哎!”尉迟大头一点,看了一眼跟在苏烈身后,正在对自己挤眉弄眼的程处默,嗖的一声靠了过去。

    已经两个了,眼看着后天就要出发,还不知道一会儿有没有其他人跟着来,苏烈带着如同哼哈二将的两个家伙进了军营,有些郁闷的想着。

    而事实证明,他的猜测并没有错,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又有两个家伙被送来了。

    一个是刘弘基家的刘仁实,还有一个是柴绍家的柴令武。

    苏烈看着可以凑成一桌麻将的四个纨绔挤在一起嘀嘀咕咕,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他当然不会以为这是那几个大佬不相信他,所以派出家中子嗣来监视这次交易,万把贯钱对于那些大佬来说还不值得他们这样。

    而之所以他们派把家中子嗣派过来,估计都是想借着机会来镀金的吧,只希望这帮小子到了朔州不要给自己惹出什么麻烦才好。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李慕云那小子,苏烈的这个妹夫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又和这些纨绔们年龄相仿,凑到一起之后,朔州这片地界估计无风都能兴起三尺浪来。(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