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五二章 债多了不愁
    皇上请客吃饭东西自然不会差了,味道当然也不会差,但是想要打包带着的,李慕云可以说是千年以降独一份。

    所以李世民听完之后也是愣了好半一才反应过来,机械的点点头:“如果你喜欢,当然可以带走,不过……,好吧,你还是带走吧。”

    “谢陛下!早知道可以打包,我刚刚就不吃那么多了,有点撑!”李慕云揉了揉肚子,憨憨的笑着说道。

    怎么不撑死你呢!李世民无可奈何的看了面前的这个另类一眼,对着在一旁伺候的宫女发招了招手:“这些东西全部装起来,另外,除了那个熊掌之外,其它的再给他做一份。”

    “陛下圣明!”听到还可以再带走一份,李慕云乐的眉开眼笑,连声道谢。

    李世民实在是有些搞不清楚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脑子,自己给了他‘天子剑’这货都没说一句‘陛下圣明’,结果为了一顿饭却说了,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恶死鬼投胎变的?

    ……

    苏府,苏婉晴和公孙兰正在打点行装,苏烈也已经从军营回来。

    刚刚他已经接到圣旨,让他带三千骑兵押送李慕云去朔州,顺便再把那一万匹战马带回长安。当然,除了这些事情之外,他还需要负责在草原上筑起一座新城,期限是一年半。

    对于第一条命令苏烈并不意外,李慕云既然能够得到‘天子剑’,那么去皇帝那里借兵问题就不会很大。

    可是第二个筑城的命令苏烈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一年半啊,在草原上筑城?开玩乐也不是这么开的吧,筑城用的石头从什么地方来?筑城的人从什么地方调?难不成那些薛延陀人还能主动跑来帮忙不成?

    不过随着李慕云大摇大摆的回来,一切事情便直相大白了,看着摆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再听着某人在那里侃侃而谈,苏烈杀人的心都有了,指着这个让他不怎么省心的妹夫骂道:“李慕云,你是猪脑子吗?一百万贯,五年时间,你以为你是金子打的?如果到时候你拿不出来这些钱,你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李慕云一边招呼苏婉晴和公孙兰还有婷儿过来吃东西,一边对苏烈说道:“一百万又怎么了?如果五年能还上八十万,一百万自然也不成问题,如果还不上,一百万也不可能会砍两次脑袋。”

    “你……”苏烈被李慕云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憋了半天指着那一桌子菜说道:“那这些又是什么回事?”

    “哦,陛下在宫里请我吃饭,我觉得味道不错,就打包带回来一份,让婉晴她们尝尝,好歹也是宫里的御厨做的不是。”李慕云夹了一块鹿脯放到苏婉晴的碗中:“这个不错,多吃一点,看你瘦的,风大一些都能给吹飞了。”

    苏烈是真的无语了,皇上请吃饭还能打包带一份回来?这人的面皮需要多厚才能干得出来!以后这要是传出去,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不过话说回来,李慕云这小子好像本来就没脸,他这种人的确不怕别人笑话,而且如果说笑话,好好的开国候都被他给干没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可笑的。

    苏婉晴坐在桌子边上,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哥哥和李慕云两个在那里斗嘴,时不时还笑上一下,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某些人中午做的那些事情有什么不妥之处。

    公孙兰更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连看都不看李慕云一眼,皇宫里的东西可不是谁都能吃到的,不吃白不吃,况且味道还真的挺不错的,只可惜某些人只打包回来一份,如果再有一份就好了。

    只有婷儿那个小丫头有些不好意思,只吃了两口就要起来,不过又被李慕云强行按回凳子上,不得不陪着自家小姐一起大吃一顿。

    至于说李慕云到底答应过皇帝陛下什么,这件事情小丫头并不关心,而事实上她就算关心也没啥大用。

    ……

    太极宫,两仪殿,李世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长孙皇后的寝宫。

    不想刚一进去,就看到闺女乐颠颠的跑过来,行了一礼,口中言道:“儿臣见过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李世民愣了一下,心说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长孙皇后此时也从里面走了出来,亲手解下李世民身上披着的大氅,笑着说道:“长乐这丫头也不知跟谁学的,见到妾身的时候也是上来就是这么一句,还说什么这是美好的祝福。”

    李世民木然点了点头,脑中灵光忽然一闪,低下头对这个自己最宠爱的女儿问道:“长乐,你是不是见到李慕云那小子了?”

    “啊!”长乐原本还是一本下经的样子,被李世民这一问顿时张大了眼睛,粉腮一鼓像是被发现了小秘密一样,半晌才吱吱唔唔的说道:“儿臣上午的时候见逍遥候在书房外面等着父皇散朝,就,就过去聊了几句。”

    得,果然是这样!李世民心中叹了口气,心说就知道跟这小子学不出什么好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这‘万岁万岁万万岁’听着似乎也挺不错的,不管是真是假,至少寓意挺好。

    长孙皇后在旁边看着李世民脸色变来变去,不知他是什么意思,但鉴于长乐的称呼有些不对,便将她拉过来嘱咐道:“长乐,现在李慕云已经不是逍遥候了,以后别再这样叫,否则会引起别人的误会,知道了么?”

    “嗯,儿臣知道了。”长乐点点头,不过对于她来说,李慕云是不是逍遥候其实真的不是很重要,反正候爵和‘屁民’在她眼中基本上都是一样的。

    “长乐啊,李慕云都跟你聊了些什么?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李世民经过这一段时间已经从郁闷中回过神来,很想知道那个混蛋到底给自己闺女灌输了一些什么‘糟粕’。

    说起聊过什么,长乐立刻来了兴致,略显兴奋的说道:“儿臣从逍,从李慕云那里讨了一首诗!父皇要不要听听?”

    诗?李世民眼前一亮,他本就是一个博学之人,诗词歌赋虽然说不上精通,但也属于上上水平,自从上次得了一首《关山月》,两首《出塞》之后便一直对此念念不忘,总想着什么时候再让李慕云那小子写上一首。

    结果不成今日着实被那小子给气到了,竟然把这件事给忘到了脑后,还好自家闺女懂事,竟然提前讨了一首,看来这贴心小棉袄(这词唐朝应该没有,领会精神吧)的形容还真是贴切。

    长孙皇后虽然同样喜欢诗词,但却没有表现的如李世民那么狂热,看着长乐喜滋滋的样子,不由逗她道:“是什么诗?可不要是什么顺口溜吧?”

    长乐被长孙皇后一逗果然上当,急声为某人辩解道:“才不是什么顺口溜,母后也太小看人了,李慕云可是父皇说的绝世之才,怎么可能会拿顺口溜来敷衍人呢。”

    李世民见长乐的样子有趣,不由笑着说道:“哦?真是这样么?那你记得,背听给父皇听听如何!”

    “当然记得啦。”长乐点点头,略想了一下说道:“诗的名字叫《侠客行》,内容是这样的……”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长乐的声音清脆悦耳,再加上李白的《侠客行》的确是千古佳句,全诗背诵完之后,竟然让李世民有种想要去江湖上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的感觉。

    不过,这话说回来,诗虽然不错,但也要分场合地点。李慕云那小子刚刚弄死了韩瑷,结果马上又丢出这样一首诗来,丫到底是个啥意思?

    这是打算杀到底?来者不拒?

    侠以武犯禁!大唐是有律法的,虽然侠客行侠仗义,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行的是私刑,与大唐律法是相违背的。

    诗是好诗,只可惜没有一点正能量。

    还十步杀一人,丫是打算屠城么?

    但长乐小姑娘并没有那么敏感,也没有意识到李世民这两口子到底在想些什么,背之后后还兴奋的问道:“父皇,母后,怎么样,这不是顺口溜吧?”

    “唔,还真不是!”李世民回过神来,露出笑脸。

    长孙皇后看了自家老公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同样笑着点点头,心中却在为李慕云默哀。

    这小子要倒霉了,竟然在这种时候作这种诗,虽然诗不错,但含义却太深,有些不知悔改的意思,如果不给再给他一点教训,估计这小子下一次指不定还能捅出什么娄子来(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