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五零章 欠钱的才是大爷
    冬季的长安并不算很冷,走在外面无人的大街上,感受着迎面吹来寒风,让李慕云与苏烈并肩而行,久久无言。

    “是不是觉得有些失落?”良久,苏烈突然问道。

    “没有。”李慕云摇了摇头:“这样挺好的。”

    “其实长安就是这样,各自有各自的圈子,今天来的都是一些勋贵,如果是那些世家,估计都不会有人搭理你。”

    “我知道,在那帮‘大佬’看来,我不过就是一个土鳖,一个被他们利用的工具。”李慕云耸了耸肩,用十分十分平和的语气说道:“大哥,不用为我担心,这样情况很正常,如果他们太过热情反而才是我担心的。”

    苏烈侧头看着李慕云,半晌方才说道:“只要你能想通就好,我一直接心你会在心里有什么负担。”

    “呵呵,大哥你想多了,我还同有狂妄到以为自己可以让那些‘从龙之臣’低头的程度。”李慕云露齿一笑,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天空:“不过他们也不要太小看人,否则将来有他们吃亏的日子。”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经过韩瑷的事情,估计以后不会再有人对你下手,你也算是入了长安这帮勋贵的眼,将来会怎么还要看你自己。”苏烈知道李慕云这家伙心大,简单的劝了他一句之后便再也没有说什么,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回了苏府。

    ……

    翌日,苏烈屁颠屁颠的去了军营,李慕云则是拿着租来的‘天子剑’去了皇宫。

    不过你还别说,这‘天子剑’在皇宫里还真好使,几乎没用通报李慕云便一路来到了李世民的书房外面。

    但略有些遗憾的是,伟大的皇帝陛下正在上早朝,根本不在书房,所以李慕云这个没了爵位的‘屁民’只能撅的书房外的长廊下等着。

    “你就是那个李慕云?杀了刑部尚书的那个,对不对?”百无聊赖中,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李慕云原本正在仰头看天,琢磨着什么时候才会下雪,被那声音一打扰才注意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年龄在十多岁的小丫头。

    好奇之下不由问道:“我就是李慕云,你又是谁?”

    “我是长乐!”小丫头一身鹅黄色的宫装,仰着脖子,就像一只高傲的天鹅。

    “长乐?李丽质?”李慕云惊讶道。

    大唐长乐公主的大名李慕云不管是在前一世还是在这一世都没少听人提起过,美丽,聪慧,贤淑……似乎所有用来形容女子的褒义词都可以套在她的身上。

    不过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嬷嬷却没这么好说话了,看着恶狠狠的瞪了李慕云一眼,训斥道:“既然认得公主,为何还不行礼,参拜!”

    拜就拜呗,李慕云不是传说中的倔驴,自然不会跟两个老太太一般见识,再说长乐这小丫头长相甜美可人,大眼睛中带着好奇一眨一眨的看着就招人稀罕。

    所以李慕云抱着逗闷子的心理,双手一抱,拱手一礼说道:“草民李慕云,见过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噗嗤……”正好奇打量李慕云的长乐被李慕云逗的一下子笑了起来,瞬间整个长廊如同刮过一阵春风,让人有种百花齐放之感,李大杀手就算是定力深厚,骤然间也被这小丫头笑的一呆。

    不过长乐这丫头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笑过之后对李慕云娇声说道:“你这人真有意思,哪来的这么多古里古怪的词,还千岁千岁千千岁,人怎么可能活到一千岁。”

    看着长乐娇美可人的样子,李慕云笑了笑:“这代表一种美好的祝福!就好像青春永驻,容颜不改一样。”

    长乐微微低头,像是在考虑李慕云的话,片刻之后抬头认真的说道:“好吧。我接受你这份祝福,谢谢你!”

    可能是与长乐比较投缘吧,李慕云上身微微前倾,右手轻轻甩动几下,随后轻抚左胸,还了长乐一个标准的西方贵族礼,算是对她这份感谢的回报。

    长乐到底是皇族,受过的教育与一般人家的女子有着很大不的同,李慕云的礼节她虽然没有见过,但却能从中看出一种贵族特有的味道,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异色。

    不过眼下她的心思明显没在这上面,短时间的诧异之后,便想起了一件她念念不忘的事情,于是便对李慕云问道:“逍遥候,你可不可以作一首诗送给我?”

    又是作诗?李慕云只觉得头大如斗,开始后自己此前的举动懊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背那几首诗了,何至于搞到现在是个人都当自己是个天才。

    “逍遥候,好不好啊?”长乐见李慕云一脸的纠结,忍不住催促道:“父皇可是说你,你在中秋时作的那三首诗都是当世首选,非绝世英才而不可得。”

    “公主殿下,我说那诗是我抄来的,你信么?”万般无奈之下,李慕云决定忽悠一下长乐,如果能骗过去最好不过。

    但很显然,长乐并不是那么好骗的,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之后顺水推舟的说道:“嗯。我信。不过既然是抄来的,那就再帮我抄一首好不好?”

    娘、、的,这丫头是不是有点太聪明了?李慕云无语的看了看长乐,又看了看她身后的两个老太太。

    没反应,显然这两个老太太并不像传说中那的蓉嬷嬷那么厉害,应该是无法限制长乐。

    再看看两仪殿的入口,伟大的皇帝陛下还没有出现,似乎还在上朝。

    “你是在构思么?如果可以的话,可不可以写的豪迈大气一些?父皇这几天已经把你的那三首诗写了无数遍了,还一直在为没有新诗发愁,我想从你这里讨一首,送给父皇。”

    得,这小丫头片子连李世民都抬出来了,再不抄一首给她,未免显然有些不给面子。

    再考虑到这帮皇家子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特点,李慕云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只一首哦,说话算数!”

    长乐才不管李慕云是怎么想的,见他同意了,立刻伸出白皙的小手,翘起纤细的小指:“说话算数,拉勾!”

    这年头儿就有拉勾了?李慕云无奈的想着,条件反射的伸出右手,在两个宫中嬷嬷杀人的目光中与长乐的小手勾在了一起。

    ……

    李世民从太极殿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略显疲态的皇帝陛下在自己的书房门口看到了比他还要疲惫的李慕云,蛮不讲理的瞪了他一眼,恨声说道:“跟朕进来!”

    “陛下,咋了这是?”李慕云一头雾水的跟着李世民进了书房,着着气鼓鼓的皇帝陛下,有些不解的问道。

    “咋了?你说咋了!那个水泥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朕说清楚。”李世民瞪着眼睛训斥道。

    “水泥?水泥您不是知道么?前几天您不是还说来着。”李慕云心里哀嚎着,刚刚伺候完了闺女,这又要伺候爹,敢情自己成了他们李家的保姆了。

    “朕知道个屁,如果不是唐俭那老货在早朝上说水泥可以加速筑城,朕还为那又是你鼓捣出来的什么玩具!”

    “哦。”李慕云缩了缩脖子,然后小心的说道:“其实水泥那东西也就是能盖个房子,修修路,顺便再筑个城啥的。”

    “那怎么不早说!”

    “您也没问啊,再说我当时脑袋都快要保不住了,哪还有心思想着水泥的事情。”李慕云有些委屈的说道。

    李世民看着李慕云造作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恨声说道:“那就现在想,想不明白你就不用回山阴县了,直接去崖州好了!想娶苏婉晴,做梦娶吧!”

    “陛下,您说咋样就咋样还不成么,我,我啥都照您说的办。”听说去崖州,李慕云当时就怂了,那破地方现在可不是后世的海南,去了估计就算有九条命也得扔进去。

    “哼,朕是看出来了,你小子就是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李世民哼了一声说道。

    李慕云眼见李世民语气有所缓和,立刻奉承道:“陛下,您也知道,我就是一土鳖,想问题总是太简单,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朕如果真跟你一般见识,早就被你气死了,一斤水泥卖一文钱,你小子怎么不去抢?!你当那钱都是从水里捞上来的是吧?”

    李慕云看出李世民是在打他水泥的主意,当下据理力争道:“陛下,话不能这么说啊,那水泥也不是水里捞出来的啊,烧出一点水泥要先找原料,然后再粉碎,再放到火里烧,光人工就要不少钱呢,而且烧制水泥还需要不少的木炭,这木炭也要钱啊。”

    不过这也亏得就是李世民,如果是杨广,估计这会儿李慕云的脑袋已经挂到外面的城门楼子上了。

    因为杨广根本就不会听任何解释,只要是不顺着他的意思,那就是错。也只有李世民这样胸襟大度的皇帝,才会在气头上与李慕云说那么多废话。(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