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四九章 狂傲的大唐贵族们
    事实上苏烈并没有真的打算让李慕云来付钱,之所以这样说也只不过是与他开个玩笑,可是万万没想,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竟然从某些人的嘴里听到了一个如此惊人的‘秘密’。

    八十万贯啊,要怎么还?也亏得李慕云这小子心大,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还能坐在这里谈笑风生,如果放在苏烈自己身上,估计他当时就能晕过去。

    但不管怎么说吧,该欠的帐也都欠下了,现在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不如把眼下的事情办好再说。

    所以苏烈无可奈何的摇头去写请帖去了,给李慕云留一下大半天的时间休息。

    ……

    是夜,长安楼外楼,李慕云跟着苏烈一起来到了二楼,进入了一个很大的包厢。

    这楼外楼果然是连锁性质的,里面的装潢看上去都差不太多,除了新旧之外,与逆州府的那个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这不禁让李慕云打消了在大唐开连锁店的主意。

    二楼的包厢里面已经有人了,赶巧这人李慕云也认识,正是那民部尚书唐俭唐茂约。

    “唐尚书!”“唐叔叔!”因为身份地位的关系,苏烈与李慕云首先上前见礼。

    在大唐,这是规矩,就算是李慕云再怎么不羁也不敢在这方面大意,否则得罪人事小,被所有人排斥事大。

    唐俭虽然来的早了些,不过却也是刚到不久,他是为数不多知道李渊身份的人之一,所以对李慕云这个太上皇的义子自然也不敢托大,见他行礼也连忙起身回了一礼,一语双关的笑着说道:“都说是英雄出少年,定方,你可是找了一个好妹夫啊。”

    不过苏烈并不清楚好妹夫的含义,还以为唐俭指的是李慕云为了苏婉晴暴走杀人之事,当下有些讪讪,尴尬的笑了笑:“唐尚书言过了,这小子就是个驴脾气,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儿,以后有机会还要请唐尚书帮忙多多管教才是。”

    不得不说,苏烈这样说已经把自己的姿态摆的很低了,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李慕云,毕竟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妹夫的靠山到底有多硬实,能做到这一点,倒是引起唐俭极大的好感。

    不过唐俭还没有说什么,目光就被李慕云提在手中的那把剑吸引了过去,略一打量便有些惊讶的问道:“慕云,你手里拿的可是陛下的配剑?”

    “昂,就是那一把。”李慕云点点头。

    虽然无数都对他能拿着‘天子剑’招摇过市羡慕不已,可是这东西对来说就是那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是用一年十万贯的代价换来的‘废物’,当真是有些不值。

    唐俭原本并没指望自己能猜中,可是李慕云的回答却让他再次被雷的不轻,暗中更加确定李慕云私生子的身份。

    试想如果不是如此,这小子如何能有这么高的圣眷,刚刚被削了候爵的位置,转身就提着一把‘天子剑’出现在人前。

    这种待遇可比那个狗屁的候爵强的太多了,要知道长安城这地方那可是公爵满地走,候爵不如狗的地方,李慕云这个候爵就连当初的那个纨绔韩强都没把他放在眼里,如果当初他拿着‘天子剑’,就算是个草民,估计韩强那小子都得躲着他走。

    一番寒暄过后,一些被邀请的人也都一一赶到,苏烈又为李慕云依次引荐。

    柴绍,右卫大将军,皇亲;薛万彻,驸马都尉,皇亲;候君集,左卫大将军;薛万均,薛万彻之三哥,左卫将军;程咬金,右武卫大将军;刘弘基,卫尉卿,也就是掌管皇宫武器、防卫的官儿;尉迟恭,右武候卫大将军……基本上李慕云所知道的大唐有名的人物来了一多半。

    不过这些家伙也都是有眼色的,看到李慕云手里的‘天子剑’后,一个个全都心里咯噔一下,渐渐收起了心中那份轻视之心。

    不得不说,李慕云这五十万贯租来的‘天子剑’其实还真是满好用的,如果不是这把剑,他就算还是以前的那个逍遥候,估计这帮人也不怎么会鸟他。

    不过因为有了这把剑,这一群眼高于顶的家伙没才没有对他过于苛刻,酒席间甚至还与他调侃几句。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群大唐精英吃饱喝足,也将话题拉到了正事上面。

    程咬金与李慕云关系亲厚一些,主动开口:“慕云啊,你舅兄这次邀请我们过来说是有要事相商,这事儿总不会与你有关系吧?”

    李慕云虽然看惯了生死,前一世也见过不少名人,但是面对数位凌烟阁功臣的情况却还是第一次,多少显的有些放不开,听到程咬金问他,便回答道:“不瞒程伯伯,还真是小侄有事!”

    “哦?有什么需要要惊动我们这一群老家伙?”刘弘基年龄长些,自称老家伙倒也没啥,只不过那高高在上的语气让李慕云听着有些不舒服。

    不过考虑到有求于人,小李同志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是这样,小侄这不是又从薛延陀弄来一万匹战马么,这段时间琢磨着不好与薛延陀人交接,怕听了他们的圈套,所以打算找您几位借几千骑兵用用。”

    “骑兵?还几千?你小子没吃错药吧?”候君集在一边大咧咧的说道:“这长安附近的兵别说去朔州,就是离开京畿都是死罪,哪个敢借兵给你。”

    李慕云见这一群老痞子似乎有粮衣吃掉,炮弹丢回来的意思,也有些不高兴了,索性来了个一推六二五:“话虽如此,可如果没有三千骑兵在,我是万万不敢与薛延陀人交易的,万一他们借机入关,我这罪过可就大了。”

    要知道,只要这一万战马入了关,转手一卖这些老痞子们立刻就是每家数千上万贯的收入,这些钱看似不多,但也足够让人冒一回险。

    可是这帮家伙却在关键时刻只想要好处不想担风险,这特么不是扯蛋么,李慕云又以不是泥捏呢,怎么可能就这样任其摆布。

    “好了好了,这事儿我觉得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柴绍见李慕云的口气有些冲,隐隐猜到这小子怕是二杆子脾气又犯了,连忙打圆场说道:“李绩那家伙眼下不是守在定襄城么,让他派三千骑兵过去应该问题不大。”

    “不可能,徐茂公那老货是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经过他的手,一万战马能给咱们留下三千都算我说多了。”

    “那怎么办,我们这边根本不可能派兵出去,李绩那里又以不能动他,难道这一万匹战马就不要了?”薛万均不着痕迹的瞥了李慕云一眼,意思是告诉众人,解铃还需系铃人,办法还要是从这个拿着‘天子剑’的小子身上想。

    李慕云自然也看清了薛万均的意图,低头想了想说道:“其实小子倒还真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程咬金性子急,连声问道。

    李慕云对着老程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把注意力投注在自己身上的众人:“这个办法其实说来也简单,就是诸位怕是要损失一些收益。”

    “你小子快点说,这都快要急死老子了。”尉迟恭最见不得别人卖关子,见李慕云说话不清不楚的便有些着急。

    而且不但是他,包厢中的其余众人也都很着急,全都盯着李慕云等着他把话继续说下去。

    李慕云这时也觉得关子卖的差不多了,微微一笑说道:“诸位觉得找陛下借兵如何?”

    “陛下?”柴绍皱了皱眉头。

    “陛下能同意么?”薛万彻也有些不大确定。

    “事在人为。”李慕云挑了挑眉毛。

    他现在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薛延陀那边他已经谈好了,眼下只等着拔灼把马送过来,这事儿已成定局,所差的就是一层保障,防止薛延陀人从中使坏。

    可就是这一层保障成了他无法解决的困难,如果听天由命什么都不准备的话,万一薛延陀人使坏,那么山阴县可就不仅仅是死几个人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整个被屠了也说不准。

    所以这一份后备保障无论如何他也要拿到手,哪怕是最后一分钱不赚,也比冒险要强上许多倍。

    ……

    楼外楼一顿晚宴,吃了近二十贯钱,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不过至少李慕云算是与这些大唐的‘精英’们见了一面,有过一次不算好也不算坏的交流。

    苏烈虽然对李慕云的计划有些担心,不过他在这群人中地位也不怎么高,最多也就能起到一个牵线的作用,至于发言,不好意思,那帮眼高于顶的家伙们是不会听的。

    而且这里还要说的就是程咬金,这老家伙虽然与李慕云有些交情,不过在涉及到利益的时候,这老杀坯竟然翻脸不认人,一点面子都不讲,彻底让小李同志感受了一回什么叫利益至上。

    不过,李慕云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总的说来他只是一个后来的幸运儿,而那些老家伙则是跟着李世民真刀真枪杀出来的老资格根本没法比,被他们看不起也属于正常,相反,如果那些人对他十分热情,那才是他真正需要担心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