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四八章 我没钱
    说起到刑部办事,李慕云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无奈的说道:“我说亲哥,咱能不开玩笑么?我刚刚搞死了刑部的老大,你让我去刑部办事?如果我去的话,估计刑部那边找到人直接就是斩立决,连通知都不会有。”

    不想李慕云刚刚说完,苏烈也火了,没好气的说道:“屁话,你是我妹夫,现在长安城谁不知道,我去和你去有什么区别。”

    李慕云有些无语,刚刚他只想着找人的事情,竟然忘了前几天被自己弄死的那个就是刑部尚书,虽然说刑部的那些官员并不一定为韩瑷卖命,但兔死狐悲,同仇敌忾的心思这帮家伙还是会有的。

    所以不管是他去刑部还是苏烈去刑部,这件事情都不可能办成,就算是刑部那帮孙子表面上答应了,估计也会阳奉阴违,最后一拖再拖直到不了了之。

    头疼,不是一般的疼,李慕云看着苏烈,苏烈看着李慕云,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瞪了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最后还是李慕云首先投降:“好,我认输,我去找唐俭,他是民部尚书估计跟刑部那边也能说得上话。”

    听着李慕云略有些抱怨的语气,苏烈哼了一声说道:“你小子少在那里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现在你在长安的影响力可一点都不比我差,这种事情你自己就能办,何必再让我去绕一圈儿。”

    “得,您就当我没说过成吧!”李慕云自知理亏,臊眉耷眼的嘀咕了一句之后,看向公孙兰:“你师兄叫什么名字,长的什么样,平时有什么习惯,具体跟我说说。”

    公孙兰还是有些纠结,李慕云这种不靠谱的主意她是打心眼儿里不赞成,不过却也是最快找到师兄的办法,沉默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我师兄叫王大龙,身高大概在六尺左右,平时喜着黑衣,特点嘛……右眼眼角有一个疤,那是我小的时候不小心给他弄的,差点让他瞎了眼睛,当时……”

    “等等!”不等公孙兰回忆完自己的童年,李慕云已经摆手止制了她,有些不大确定的问道:“你那个师兄是不是善长使用双剑?而且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还特别喜欢管闲事儿?”

    公孙兰被打断之后本有些不高兴,不过在听完李慕云的描述之后,整个人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兴奋的说道:“对,对对,你,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见过我师兄?我师兄在什么地方?快点告诉我。”

    “呵呵……,这可真是巧了。”李慕云感慨的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他怎么也没想到,村里那个与自己数次交手的家伙竟然有一个这么土鳖的名字,难怪自己问他好几次,他都不说。

    “什么巧了,你是不是真的知道我师兄在什么地方?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道是说啊!”公孙兰并不知道李慕云在感慨些什么,见他一个劲的摇头不由更加着急。

    而李慕云在她的催促下也总算是回过神来,摆了摆手说道:“你师兄没事,啥事儿都没有,你别担心,他不过是进山训练徒弟去了,我最后一次见他还是在一年前,就在我住的那个村子里,至于现在他在什么地方我可就说不好了,不过总不会离开阴山。”

    根据当初林若曦那小丫头离开之前描述,李慕云判断这那个神秘的家伙在近几年之内应该不会离开阴山,不过虽然如此,他却并不知道那家伙在阴山什么地方。

    公孙兰也没想到李慕云竟然真的知道自己师兄的消息,而且还跟师兄有过接触,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但让她遗憾的是师兄竟然又提前一步离开了,虽然有了大概的去向,但是阴山那么大,想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苏婉晴见公孙兰的情绪有些低落,起身来到她的身边安慰道:“公孙姐姐,不如你跟着我们回去山阴县吧,至少也算是有个目标,或许有一天王大哥会回来也说不定。而且县里有那么多人,大不了我们可以动员大家一起进山去找,相信一会找到王大哥的。”

    “嗯!”公孙兰现在也没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六神无主之下顺势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事情便简单了许多,苏婉晴和公孙兰两人因为这几天一直没怎么好好休息,陪着苏烈,李慕云又坐了一会儿之后便双双回去后宅休息。

    李慕云陪着老苏又聊了一会儿,说了一下山阴县的近况,尤其是那一万匹战马的事情。

    这次的一万匹战马李慕云打算把人情留给苏烈,毕竟他现在已经和苏婉晴确定的关系,照顾一下自家大哥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至于说回头苏烈与什么人合作把这批战马弄回来,那就是他的问题了,李慕云并不打算去管。只不过他特地提醒苏烈必须抓紧时间,因为山阴县在冬季根本没有条件来养活一万匹战马,如果去的晚了只怕那些战马有一半都会被饿死。

    苏烈当初在山阴县的时候,虽然听李慕云说过一万匹战马的事情,不过当时他只是当成笑话来听,根本没有想过他竟然真的会搞来那么多马,所以回到长安之后根本就没有与任何人打招呼。

    此时骤然听说一个月之后便会有万匹战马入关,一时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半晌才喃喃说道:“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那可是一万匹战马!不是一万只羊。”

    “怎么办到的说来话长,这事儿咱们先不说,总之我现在需要一支军队,防备万一,另外就是这批马入关之后你们马上就得带走,我一天都不留,否则非得饿死几匹不可。”说起战马李慕云少有的收起了脸上的嬉笑表情,十分严肃的表达了自己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

    苏烈有些为难的皱起眉头,对于李慕云的要求,他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右武卫的将军,根本无法调动大军。当然,就算他是大将军也一样无法调动军队,这就跟后世的各大军区不能随便乱窜是一个道理。

    “怎么样,大哥,你道是给个痛快话,这事儿你到底能不能接手!”李慕云见苏烈久久不语,忍不住开始催他。

    苏烈摇摇头:“难,十六卫的责任是守卫国都,没有皇帝陛下的命令就算一兵一卒都不可能派出去。”

    “那怎么办?”李慕云有些傻眼。

    他这次来到长安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找苏烈借兵,希望他能派一直人数三千左右的骑兵到山阴县,这样一来李慕云就可以不用担心被那些薛延陀人暗中算计。

    这并不是李慕云在异想天开,实在是上一次苏烈带兵回去的时候给他造成了一个假象,让他以为苏烈有足够的权力来调动兵马。

    可是眼下苏烈竟然说自己没有办法调动任何一兵一卒支援山阴县,这直是要了李慕云的老命,前期所有计划完全都化成了泡影。

    “要不……我找一些人晚上聚一聚,你也跟着来吧,咱们一起商量一下,人多力量大,看看能不能拿出一个好办法来。”苏烈也意识到这次的事情有些棘手,琢磨了半天才有些不确定的给了李慕云一个答复。

    “我的亲哥,这事儿您到底有没有把握?能给我个准信儿不?山阴县数万百姓可都在那边等着呢,万一出了岔子,那可是好几万条人命!”

    “我怎么知道,你这混蛋办事总是毛毛躁躁的,提前也不知道跟我打个招呼,现在突然跟我说调兵,你知不知道私自调兵等同谋反,那是要夷三族的!”苏烈被李慕云逼的有些急眼了,指着他的鼻子就是一顿暴训。

    “那,那咋办?”李慕云被训的没了脾气,有些理亏的反问道。

    “不是说了晚上再定么,一会儿我就去写请帖,邀那些上次与你有过生意往来的同僚晚上一起出去坐坐。”苏烈没好气的说着,末了加了一句:“钱你来出!”

    听说还要出钱,李慕云把头一摇:“我没钱。到现在我还欠着皇上八十万贯呢,你让我出钱请客?!”

    “咳咳……”一阵咳嗽声传来,苏烈被自己的口水呛的一个劲咳嗽,惊讶的张大了嘴吧:“你,你说你欠了多少钱?”

    “八十万贯,三十万贯用来买命,还有五十万贯是租这个的钱。”李慕云一边说一边指了指放在旁边的‘天子剑’:“我跟你说了,这个东西是一年十万贯租来的。”

    可怜的娃,竟然欠了这么多钱,而且还是欠了宫里那位帝国主义头子的。

    苏烈已经不知道如何安慰李慕云这个倒霉蛋儿,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有些后悔了把婉晴嫁给你了,欠了这么多钱,难道以后让婉晴跟着你讨饭么!”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今天晚上的饭钱我是绝对不会出的,如果你让我出钱,我就不去了,大不了听天由命,要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