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四六章 太欺负人了
    击过掌,看着面前这位帝国主义头子脸上那得意的笑,李慕云不知怎么就开始后悔了。

    而李世民则是瞪起眼睛:“警告你啊,不许后悔,否则就是欺君!”

    “不是,皇上,您,您跟我一个小小的候爵开这种玩笑,就不怕把我给吓死啊!”李慕云苦涩的一笑,叹了口气坐到李世民对面。

    “朕可没有跟你开玩笑,三十万贯,如果你五年之内不拿出来,朕还是会砍你的头。而且你现在不是候爵了,你的爵位已经被免了。”李世民抿了一口杯中酒,饶有趣味的看着李慕云,打算看看他的反应。

    结果却发现李慕云似乎没什么反应,就好像被免去开国候爵位的是别人而不是他一样,这大大超过了李世民的预料。

    于是这位皇帝陛下不由有些好奇:“李慕云,一个开国候的位置就这样没了,你不觉得难过?要知道,以你的年龄来说,再熬几年完全可以熬成公爵。”

    “皇上,我这人性子懒散,的确不是个当官的料子,这一年下来起起落落好几次,还差点掉了脑袋,所以这爵位不要也罢。”

    “你这是在表示生气么?”李世民不动声色的反问道。

    “没有。实话实说而已,不瞒皇上您说,我就是一个乡下土鳖,哪里会当什么官儿啊,如果会当官儿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您说是吧!”李慕云一边说着,一边给李世民把酒重新倒满。

    老实说,他现在还真有些怀念以前的日子,草头百姓一个,每天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总好过现在每天一大堆的事情,手底下好几万人在等着他吃饭,每天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就特么像是欠了人家好几百贯钱一样,到处有人伸手来要钱,要东西。

    李世民看着眼前杯中清洌的酒水,半晌没有说话,就好像是一块石头雕像。

    良久之后才叹了口气:“朕在二十年前也是你这般想法,那时候朕只有十几岁,每天浑浑噩噩,只知吃喝玩乐。但有些时候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会怎么样,身边很多事情都会推着你向前走,现在朕贵为九五之尊,你觉得这就是朕当初想要的?”

    李慕云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后世谁人不知李渊在太原起兵就是你撺掇的,还只知吃喝玩乐,老子信你个勺子!

    不过显然李世民也没打算让李慕云相信什么,作为一个皇帝,他也不需要李慕云相信什么,之所以说这些只不过就是一个话题的引子,停顿了片刻只听他再次说道:“人生在世不过匆匆百年,无法回头,有些时候就算是走错了路,也只能一直坚持着走下去,朕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不要以为摆出这副听天由命的姿态你就可以回到过去的日子。”

    “而且你现在已经露了底了,你的炼铁术,还有那个水泥,还有你在山阴县搞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觉得没有了这一身官衣,你的那些东西能保住?你能杀得了一个韩瑷,难道还能杀得了十个,百个?”

    李慕云这回有些搞不懂李世民的意思了,吧唧吧唧眨了眨眼睛,试着问道:“那陛下的意思是?”

    “啪”上一次李慕云花了大价钱‘租’了一天的‘天子剑’被拍到了桌上。

    然后就看李世民笑眯眯的说道:“这个,朕可以借给你,保证今后没人敢动你一根汗毛,如何?”

    看着那剑,李慕云就一阵肉疼,飞快的把头一摇:“不要!”

    “一年十万贯,很便宜!”李世民继续诱惑。

    “不要,我有这个!”李慕云一边说,一边怀里掏出一推零碎,其中包括二十几个铜板,一根炭条,一条手帕,还有一个吊坠,重要的是还有一枚金质的开元通宝。

    不用奇怪为什么李慕云手里会有一枚‘金钱’,这东西毕竟李渊那老头儿还有不少,一年左右的时间,李慕云偷一个出来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李世民在看到那枚‘金钱’和吊坠的时候有些无语,特么有这种东西丫不早点拿出来,如果早点拿出来,只要往韩瑷那老灯前面一放,就算是有杀父之仇他也得把苏婉晴那丫头乖乖交出来,何必闹成现在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

    而李慕云十分敏锐的抓住了这位大唐皇帝陛下闪中闪过的那一抹惊讶与无奈,脑子一抽鬼使神差的问道:“陛下,您知不知道这一年您有一位叔叔或者伯伯走丢了?”

    李世民机械摇摇头,心说老子叔叔和伯伯都没丢,就是特么爹丢了。

    “那这就奇怪了,我一年前捡了老头儿,这老头儿可厉害了,连唐俭见了都得恭恭敬敬,然后身上还有这个‘金钱’,我当时就琢磨着这老头儿应该是个王爷,现在看来那应该是我猜错了。”李慕云并没有意识到李世民是在骗自己,还兀自的在钻牛角尖,瞅着他冥思苦想的样子,某皇帝都恨不得给他一嘴巴。

    不过这事儿回头想想其实也不能怪李慕云,毕竟这年头谁也想不到自己走在路上能捡到一个太上皇,这就是灯下黑的原理。

    太上皇就应该在皇宫里面,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出宫的道理只要是个人都知道。谁又能想得到李世民会把自家老爹给看丢了呢。

    不过李世民终于还是受不了李慕云的喋喋不休,无奈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你别想了,你说的这人朕的确认识,不过却不是朕的叔伯。”

    “那是谁啊?”李慕云放下手中的‘金钱’抬头问道。

    “既然持有这金钱的人不说,朕自然不会多嘴,还是留待你以后慢慢发现吧。”李世民一推六二五的说道。

    皇帝陛下明明知道是谁,可就是不说,李慕云对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叹气说道:“唉,那就只能如此了。”

    “嗯!”李世民点点头,不过接下来李慕云一句话却让他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陛下,那您说这东西值不值钱?”

    值不值钱?难道这小子还想把这‘金钱’给卖了?狐疑中李世民点点头:“值钱倒是值钱!不过……”。

    见李世民说值钱,某人灵机一动也不等他说完便接口说道:“那我把它卖您算了,就顶了那三十万贯如何?”

    李世民险些被气歪了鼻子,狠狠瞪了李慕云一眼说道:“不如何,这东西朕也有。”

    “多一个总是好的嘛!”李慕云继续尝试。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不管他怎么说,李世民就是不收这东西,三十万贯一分不少必须五年之内交齐。

    这下李慕云算是彻底没招了,暗骂了一句‘皇帝真难搞’随后换了话题:“陛下,那个,我能不能问一下,苏婉晴现在怎么样了?救回来没有?”

    “太医早就已经把人救回来了,现在已经回家静养去了,你这小子还算是有点良心,还知道问一下,朕还以为你一直不打算问呢。”李世民没好气的说道。

    “哪能呢!”李慕云讪讪一笑,不得不说,他其实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想问的,但是后来被李世民一打岔就给忘了,直到刚刚才再次想起来。

    “行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五年八十万贯钱,再加上五十万斤百炼钢,回去之后你好好想想,看看什么时候把钱送过来。”李世民见事情聊的差不多了,拍拍屁股就准备走人。

    “陛下,不是三十万贯么?”面对李世民突然长价,李慕云简直无法接受。

    “那不是还有‘天子剑’么,算是朕租借给你的,一年十万贯一文钱也别想少,少一文你就准备打一辈子光棍吧。”

    “咣当”一声,随着李世民的离开,孙伏伽那个王八蛋直接锁上了牢门。

    “这,这不是欺负人么!”李慕云看着眼前那把没啥用处的‘天子剑’欲哭无泪。

    欺负人也不带这样欺负的吧,老子不就是杀了一个刑部尚书么?那老灯怎么就值八十万贯了?金子做的啊?

    再说了,前一世他李慕云这个部长那个部长的也没少杀,那个不是杀完之后还有钱赚,怎么到了大唐这里杀了之后还亏钱了呢。

    ……

    关于李慕云的判决最后终于还是定下来了,流放一千七百里,方位北方,算算距离,正好是山阴县,如此明显的偏袒让众朝臣有些无语。

    不过韩瑷毕竟是死了,活人显然要比死人重要的多,而且朝中还有不少人与李慕云有生意上的往来,这家伙能继续回山阴县对某些人来说其实也是好事。

    所以对于李慕云的发配计划也就这样定下来了,某人也终于得见天日,被孙伏伽从大理寺的单间里面放了出来。

    苏婉晴已经在大牢外面不知守了多少天,自从苏醒过来之后,从苏烈口中知道了李慕云为了她暴起杀人,这丫头整日以泪洗面,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如果不来长安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