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四五章 花钱买命(下)
    李慕云蹲在大理寺的牢房里面,怎么想都觉得自己亏了,韩瑷那老灯就算是再重要,他也值不了一万两金子吧?按照大唐的金银比例来算,那可是十万两银子,也就是十万贯铜钱。

    十万贯是小数目么?那可不是什么后世的十万块,要知道,‘贯’本身就是千进制的。

    上当了,上大当了,早就知道应该拿出捡来的那个老头儿给的玉吊坠,说不定还能减免一些,李慕云如是想着。

    不过话说回来,这大理寺牢房的条件还真是不错,住着就跟宾馆似的,房间里应有尽有,外面还有专人伺候,如果不是不能出去,说是来这里度假倒也没什么问题。

    而且这地方住的竟然还是特么单间,也就是一人一个房间,互相之间还不干扰,不得不说大唐的贵族们对自己还真是不错。

    要知道,大理寺这地方和刑部不一样,刑部那地方一般来说只是针对平民百姓,而大理寺则是针对官员,从其职能来看,刑部相当于公安局,而大理寺则相当于检查院。

    所以能住到大理寺来的,一般来说都是些犯了错的达官贵人,而那些没有犯错的贵族如果不想将来自己犯错住进臭气熏天的牢房,自然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高这里的‘居住环境’。

    ……

    太极宫、太极殿,早朝之上。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此时已经尽人皆知,整个早朝乱哄哄的如同菜市场一般,一些与韩瑷关系好的认为李慕云公然杀害三品官员,纯属罪大恶极,应当处以极刑。

    而那些与李慕云有生意往来的家伙,也就是从那六千匹战马中取得了利益的家伙则表示反对,他们认为韩瑷行事太过下作,死了纯属罪有应得,否则若是人人学他,背地里对他人家人下手的话,这大唐要乱成什么样子。

    李世民高高在上俯视群臣,就像在看一场大戏,任凭一群官员们在下面吵来吵去。

    良久之后,等到下面一群人吵的差不多了,这才敲了敲桌子:“都吵够了没有?没有的话朕还可以给再给你们一些时间。”

    大老板发话了,下面一群打工仔自然不敢再吵,一个个缩着脖子退回自己原来的位置。

    李世民见下面没有人再吵了,这样面色微沉的说道:“朕真的没有想过,我大唐官员之中竟然有如此无耻之辈,不好好管教自己的子女,任由子女在外面惹事生非,最后还要祸及家人,这样的害群之马朕绝不允许他们存在,必须将他们从大唐的官员队伍中清理出去。”

    得,大老板已经给这件事情定性了,害群之马,无耻之辈,看来韩瑷这老家伙是白死了。

    正所谓放屁听声,说话听音,能走上朝堂的几乎都是大唐的精英,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李世民话里对李慕云回护的意思。

    不过这事儿说来其实也怪韩瑷,你说你没事儿抓人家末婚妻干什么,而且抓了也就抓了,竟然还要献给赵王李元景来祸水东引,这不是没卵子找茄子提溜么,被人给捅死了实在是一点也不冤枉。

    想通了这一点,下面众臣谁也不说话了,都想听听‘大老板’打算如何处置那个还活着的不安定因素——李慕云。

    这家伙胆子实在太大,竟然连三品官都敢杀,虽然他本身就是个从三品的候爷,可说到底韩瑷的品级还是比他高半格,而且就算是韩瑷有错,也有大唐律法来处置他,没理由被处以私刑。

    所以从某些角度来说,这件事情李慕云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否则若是将来人人都像他学习,觉得自己有道理就去对某人动私刑,那还要大唐的律法有什么用。

    李世民其实顾虑的也正是这一点,所以在表达了自己的太度之后,并没有急着下结论,只是看着下方众人,半晌之后点了唐俭的名字:“唐俭啊,你来说说,这次的事情应该如何处置!”

    我哪知道如何处置啊!这是你的家事好不好!作为为数不多知道李慕云底细的老唐心里那份腻味就别提了。

    不过李世民既然问了,他总不能不回答,毕竟‘为君分忧’乃是臣子的份内之事。

    所以在考虑了前因后果以及李世民的底限之后,唐俭出班奏道:“陛下,臣认为韩尚书身为刑部尚书,知法犯法应该罪加一等,但考虑到他已经身死,臣觉得他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还是不要再追究了。”

    废话,当然不用再追究了,人都死了个屁的了,难道还能抓过来再鞭尸不成,那特么得有多大的仇啊,至不至于啊?对于唐俭的废话,众朝臣报以白眼。

    不过李世民却煞有其事的点点头,算是认可了唐俭的说法,又等了片刻之后见老唐不再言语,不由催问:“那逍遥候李慕云呢?该当如何处置!”

    唐俭明知道李世民这是想给李慕云找机会脱罪,脑子以最快的速度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急中生智之下开口说道:“逍遥候以下犯上,擅杀朝中大臣,按罪当诛。”

    “哦?当诛?”李世民皱了皱眉头,沉声反问。

    “是的,按罪当诛!”唐俭像是没有看到李世民眼中的威胁,兀自低头说道:“不过我大唐律有议功之说,以功可以抵过,逍遥候为大唐引进良马六千匹,此为一功;改良炼铁之法此为第二功;率数百边军力擒拿数千薛延陀骑兵,保边境不失此为第三功。再加上唐律中的议贵之说,李慕云身为开国候自然也有此待遇,所以议功、议贵两相相加,可抵死罪!”

    呼,原来是大喘气啊,几个与唐俭交好的官员长长出了一口气。

    高高在上的李世民也同时也心中一松,假模假式的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这么定了吧,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否则若是将来人人效仿其恶行岂不乱了律法。”

    “诺,陛下圣明!”唐俭完成了‘任务’,哪里还管李慕云要受的活罪到底是个啥,拍了李世民一记马屁之后,立刻退了回去。

    ……

    大理寺的大牢之中,李慕云无聊的做着俯卧撑,顺便还不忘数一数地上的汗珠到底有多少颗。

    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依旧没有人来提审他,同时也没有人来看他,想问问苏婉晴那丫头有没有被救醒,结果外面那群家伙像是木头一样,根本理都不理他。

    无所事事之下似乎除了练练体能,数数到底会流多少汗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不过就在他数到第三百零五颗砸落在地的汗珠时,一个让他十分熟悉的声音传来:“李慕云,看来你很悠闲啊!”

    “陛下!您怎么来了?是不是我可以出去了?”抬头看清来人之后,李慕云一个挺身从地上站了起来,隔着门口的栏杆激动的问道。

    “出不出去一会儿再说。”一身便服的李世民对身边一个陪同前来的年轻官员招了招手:“把门打开。”

    “诺!”那青年官员点了点头,亲自上前打开了牢门,而后肃立一旁。

    孙伏伽,李慕云认得这家伙,一天到晚板着个死人脸,就好像别人都欠他钱一样。

    不过眼下重点并不在孙伏伽身上,也不在走进牢房四下打量的李世民身上。

    真正让李慕云在乎的是那一些精制的菜肴,还有清冽的美酒。

    看着那慢慢摆满一桌子的菜,李慕云欲哭无泪的看着李世民:“陛,陛下,这,这不会是断头饭吧?”

    “你说呢?”李世民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看着李世民认真的样子,李慕云愈发确定了‘宴无好宴’的念头,哭丧着脸道:“不,不是,陛下,您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您说了只要十万贯就可以免罪的!”

    看着李慕云被吓的脸色铁青,不知怎么李世民就觉得心里异常痛快,淡淡的看了某人一眼,然后说道:“是,十万贯的确可以买命,可是你现在有十万贯么?”

    十万贯?李慕云摇摇头。现在别说十万贯,他就是一千贯都拿不出来,卖马的钱早就被他花的七七八八,就算是李世民肯贷款给他,那点钱也不够首付的。

    “没有吧?没有就坐下陪朕吃东西吧,想吃点啥就吃点啥!”看着李慕云如丧考批的样子,李世民强忍笑意,再次给他来了一点心理暗示。

    完了,死定了!人们都说君无戏言,李世民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看来这次真是夜路走多了遇到见鬼,要给那个韩瑷赔命了。

    想到这里,李慕云不禁苦笑了一下,郁闷的坐到桌边,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一口抽干,然后愕然问道:“陛下,这,这酒不会是有毒的吧?”

    “酒里没毒,像你这样的财神朕还不忍心一下就把你给毒死。”李世民摇了摇头,同样坐到桌边,指了指酒壶,示意李慕云过来给自己倒酒,然后说道:“拿出三十万贯,朕给你一条生路,如何?”

    李慕云倒酒的手顿了顿,苦笑摇头:“不可能,您杀了我算了,我手里现在一共就千把贯钱,哪里有三十万贯。”

    李世民竖起三根手指:“朕可以给你三年时间!”

    “五年!”李慕云伸出一个巴掌。

    “成交!不过,那五十万斤百炼钢可不包含在内。”‘啪’的一声,李世民伸出手与李慕云的手拍在一起,脸上露出一丝胜利者的微笑。(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