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四三章 不留后患
    李慕云并没有把韩瑷如何,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在走到两个守在苏婉晴身边的韩府家将面前时,他停下了脚步淡淡说道:“闪开!”

    “我,我们……”两个家将犹豫着,其中一个回头看了一眼被挟持的韩瑷。

    不过韩瑷却并没有说话,此时他正在考虑自己的命运会如何,哪里还有心思去管苏婉晴怎么样。况且公孙兰的匕首还放在他的脖子上呢,天知道这些江湖人物会不会一时激动划上那么一下。

    两个家将得不到答复,但在李慕云的逼迫下又无力反抗,最后只能远远退开,加入保护韩瑷的行列。

    而此时其实说保护韩瑷只不过就是那么个意思,最多也就能起到一个事后抓凶手的作用,而且到最后能不能抓住还不好说。

    李慕云等到那两人让开之后,先是看了一眼公孙兰,然后才蹲到苏婉晴的身边,轻轻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同时轻声唤道:“婉晴,醒醒!能听到我说话么?”

    公孙兰看着李慕云在那里徒劳的忙碌,忍不住提醒他道:“你这样是叫不醒她的,如果没有说错的话,她应该中的是一种叫‘魂归’的迷药,这种药如果没有解药,就算是你现在杀了她,她都不会有知觉。”

    “那你有解药么?”李慕云意识到自己无法叫醒苏婉晴之后,抬头反问道。

    公孙兰不屑的说道:“现在没有,这种下三滥的东西一般都是江湖上的人贩子才有的东西。”

    李慕云点点头,暂时放弃了叫醒苏婉晴的打算,起身对公孙兰说道:“我们换换,你帮我扶着她,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不行,先放开我们老爷!”一群韩府的家将此时已经将李慕云和公孙兰团团围住,见他们要走,立刻有人喊道。

    “如果不想让这老灯受活罪,你们最好把路让开,否则将来这老灯被放了之后,第一个一定会先杀了你们。”李慕云此时已经来到了韩瑷的身边,军刺抵在他的下颚上,看了一眼四周的家将淡然说道。

    “李慕云,你敢……”韩瑷色厉内荏的喊了一句,但很快就在刀子的威胁上闭上了嘴巴。

    而与此同时,被人救醒的韩夫人也赶了过来,分开四周紧张的家将,哀求道:“李慕云求坟你,你放开我家老爷,带着那个女人走吧,我们保证不为难你。”

    这个女人真的是被晚上发生的一切吓怕了,就算是出身大户人家,可是那遍地的尸体依旧让她心惊胆战,现在看到韩瑷这个家族的主心骨被挟持,更是方寸大乱。

    “不好意思,我不相信,除非我们安全了,否则绝不会放人。”李慕云此时已经暗中宣判了韩瑷的死刑,只不过碍于眼下的形势,不得不敷衍他们。

    李元景此时也发现情况有些不大对头,李慕云那凶悍的眼神根本不像是要放人的样子,于是连忙说道:“李慕云,依我看还是算了,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你要的人已经被你救了,差不多该放手就放手吧,最多让老韩交出解药你看如何?”

    李元景原本并没有考虑的如此细致,他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而已,毕竟整件事情多少与他有着一些关系,如果闹大了惊动了李世民,他不管怎么样都要跟着吃官司。

    鉴于李世民对自家兄弟的狠辣,李元景早已经知道了自己是被韩瑷算计了,可是为了大局,他还是选择调解,至少也要把自己从这件事情里面摘出来。

    不过李慕云却并没有让他如意,抵住韩瑷下颌的手没有任何一丝颤抖,人却扭过头,淡淡看了李元景一眼:“王爷用什么保证这老灯给的一定是解药?万一是毒药,我找谁说理去?”

    他说的这件事情并不是没有可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韩瑷一方和李慕云一方都是在斗智斗力,但是显然在斗力的方面李慕云已经胜了,若是再被这老灯坑一下,却是亏大了。

    李元景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的问题,一时间有些语塞,考虑到韩瑷这老家伙的恶劣行为,似乎李慕云的担心并不是不存在。

    “我可以保证解药是真的,只要你们能把老爷放了,我们一定会把解药交出来。”韩瑷的老婆听懂了李慕云的意思,连忙信誓旦旦的保证着,末了对韩瑷哀求道:“老爷,您倒是说句话啊,事已至此,放弃吧!”

    韩瑷看了自己的老婆一眼,并没有理会她,只是对李慕云说道:“李慕云,你有种就杀了老夫,但想要让老夫屈服,别作梦了。”

    “杀了你?也罢,老子成全你!”李慕云撇撇嘴手上一紧,韩瑷的下颌便有一丝鲜血顺着军刺流了下来。

    “逍遥候住手。”而就在韩瑷以为自己死定的了的时候,院子外面突然一阵张喧哗,一个粗豪的声音自小院门口传来,接着院子里突然大放光明,无数穿着铠甲的军卒涌了进来。

    韩瑷的老婆先是被那声音吓了一跳,但等她看清来人之后,立刻惊喜的冲了上去,口中叫道:“尉迟大将军救命,救救我家老爷吧!求求您,求……”

    话未说完,几个拿着长枪的军卒已经挡在了她的身前,两杆长枪封住了他的去路:“退后!”

    这一刻,文官与武将的区别尽显,或是出于安全,或是有所防备,总之这位尉迟大将军的身边被那些军卒守了个风雨不透,将所有潜在的威胁都挡在了外面。

    而与此同时,一个女子从那些军卒中间跑了出来,推开还在发愣的韩府家将,来到了刚刚被公孙兰扶起来的苏婉晴身边,口中急叫道:“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而被李慕云挟持的韩瑷则面色惨白,口中喃喃:“尉迟……敬德!”

    尉迟敬德?这名字怎么听上去那么耳熟呢?李慕云皱了皱眉,脑中忽然想起一个人来,失声叫道:“尉迟恭?!”

    “不错,正是某家!”从外面进来的那个黑大汉咧开大嘴怪笑一声,接着说道:“逍遥候,陛下有旨,宣你进宫,另外,赵王李元景,刑部尚书韩瑷,你们两个也来。”

    “什,什么?”李元景瞪大了眼睛,他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真的已经惊动了皇帝,而且竟然带把他也牵扯了进去。

    “陛下说了,所有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人全都带进宫去,你既然在这里,总不能说与此事无关吧?”尉迟恭撇撇嘴,大咧咧的说道,言词间丝毫没有将这个什么赵王放在眼中。

    不过李元景似乎已经习惯了,闻言之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而尉迟恭这时已经把目标对准了李慕云:“逍遥候,速速将人放了,与某进宫,你有什么事情尽可向陛下亲口言明。”

    “见陛下?!”李慕云看了看尉迟恭,又看了看面色惨白但却有一丝解脱和得意之色的韩瑷,突然笑了笑:“好啊,在下立刻就去。不过……”。

    “不过什么?”尉迟恭沉声问道。

    “不过……此人就不用去了。”刚刚还是一脸笑意的李慕云面色突然一变,就在尉迟恭‘不好’二字还没有叫出品的瞬间,手中三棱军刺猛的向上一抬,只听“噗嗤”一声……。

    “老爷……”。

    “大胆……逍遥候……”。

    “啊……”。

    随着韩瑷满眼不可置信的软倒下去,所有人都懵了,搞不清楚为什么李慕云会在这个时候突然下杀手,使得本已经可以化解的事情再次复杂起来。

    而李慕云却神情淡然的抽出军刺,喃喃说道:“这种杂碎活着也是浪费粮食,不如死了的好,李某上次便是放过了他,所以才导致有今日之祸,这次便是陛下在,某宁可赔上一条命,也要与他做个了断。”

    不得不说,李慕云如此种种的确是大快人心,至少李元景在震惊之余,心中暗暗为其竖起一根大拇指。

    而尉迟恭则是一脸的怒容,这不是因为他在惋惜韩瑷死的憋屈,像这种祸及妻儿之辈在他看来死有余辜,只是李慕云实在不应该当着他的面杀人,这分明就是不给他面子。

    所以在愤怒之余,尉迟恭大手一挥,直接命人将李慕云给押了起来,连同韩瑷的尸体,外加院子里的其余众人一同押往皇宫。

    ……

    而此刻韩家大门外面,苏烈正急的团团转,自从傍晚接到家中管家来报说苏婉晴走失之后,他就急急忙忙从军营赶了回来,刚一进府门就遇见了小心翼翼逃回来的婷儿。

    在婷儿的讲述下苏烈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本想去韩家救人,但是考虑到韩瑷的身份,最终他还是选择进宫见皇帝,在皇帝面前告了韩瑷一状,这才引出了尉迟恭直闯韩府之事。

    不过苏烈千算万算也没算计到李慕云竟然性子如此怪异,在明明事态已经得到控制的时候,依旧还要暴起杀人,使得局面完全失控。(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