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四零章 刑部尚书府的命案(上)
    目送着公孙兰离开后宅之后,李慕云借着夜色的掩护,漫无目的穿行于韩家后宅的各个角落,韩家在宴客,在这个时候如果他不想把韩家的客人毒死的话,就只能等待机会。

    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不如在韩家再好好逛逛,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意外的收获,比如发现一件龙袍或者玉玺什么的,这样李慕云就可以不用下毒,直接一刀捅死那老灯了。

    可是,龙袍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发现的,不说韩瑷根本没有谋反之心,就算是有又怎么可能把龙袍摆在外面。

    所以李慕云的想法注定了只存在于臆想,根本不可能实现。

    “嘤嘤嘤……”一阵哭泣的声音突然传出,在夜风中隐约间飘进李慕云的耳中,引起了他的好奇。

    他现在身处的地方已经到了后宅的后宅,也就是说中柴房、马厩的位置,按理说在大半夜的根本不可能有人来这里。

    可如果不是人难道会是鬼?

    别扯蛋了,李慕云活了这么多年,杀了那么多人,只有鬼怕他,没有他怕鬼的时候。

    不过那哭泣的声音听上去似乎不远,李慕云估计一下位置,感觉应该是从柴房那里传来的声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让他不由得慢慢靠了过去。

    一步、两步,随着距离那声音传来的位置越来越近,李慕云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那声音在他听来十分熟悉,总是让他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

    会是谁呢?李慕云认识的女人有限,总共也就那么几个,除去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余下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韩瑷的老婆。

    可是不对啊,韩瑷的老婆声音怎么会如此轻柔,这分明就是一个年青女人的声音。

    想到这里,李慕云不禁加快了脚步,借着月光下建筑物投下的影子慢慢向声音的位置靠了过去。

    ……

    事实证明,李慕云并没有猜错,声音果然是从柴房里面传来的,不过因为柴房的门口有人看守,使他无法贸然靠近。

    怎么办?要不要过去?熟悉的声音中,李慕云犹豫了短短的一瞬,很快便下定决心过去看个究竟。

    因为能让他觉得熟悉的女人实在是太少了,按理说根本不可能出现在韩家后宅的柴房里面,而如果出现了,那就表示必然是出了什么变故。

    ……

    “谁!”面对突然出现的人影,看守柴房的家伙低声问道。

    “是我,老爷不放心,让我过来看看。”走向暗影的李慕云含糊的应道。

    黑夜之中虽然有月亮,但却并不能照清楚人的样貌,而只凭借声音,除非是特别熟悉,否则根本不可能一下子就听出谁,李慕云就是凭借着这一点,来到了那个守卫的身前。

    “你是谁?为什么我……”守卫在看清李慕云的脸时,表现出明显的疑惑,显然他并不认识李慕云。

    可是还没等他把‘为什么我没见过你’说完,李慕云已经一挥左手向他头顶抓去。

    条件反射之下,那守卫仰头向后便躲,同时喝道:“你干什……”最后一个‘么’字没有出口,就在他抬头的那一瞬间,李慕云已经一个横移来到了他左侧,右掌如刀,掌缘狠狠的砸在他的咽喉之上。

    只听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守卫的喉结瞬间被打碎,所有的示警声一下子全都憋回了肚子里,剧烈的窒息感传来,让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抓向自己的喉咙。

    而就在这一短短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李慕云已经错身来到了他的身后,单膝顶住他的后背,左手按住他的后脑,右手从其肩膀上方伸出捏住其下巴,两手一错。

    守卫完全没有想过,就在自家的院子里,自己竟然会被人扭断脖子,原本看守柴房里那个女人的轻松任务竟然变成了死亡任务。

    不过这些都已经与他没什么关系了,随着意识陷入黑暗,死亡成了他最后的归缩。

    ……

    嘎吱一声,柴房的门被李慕云拉开,里面的声在哭泣的人闻声抬头,立刻发出一声惊喜的叫声:“候,候爷?!”

    “婷儿?你怎么会在这里?”李慕云真的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刚刚他搜遍了所有的记忆,始终无法想想那熟悉的声音是谁,可是就算他现在看到了婷儿,却依旧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不过李慕云已经来不及思考那么多了,因为婷儿的下一句话已经让他如遭雷击:“候爷,您快去救救小姐,快去啊,她被一个老头儿抓走了,说是要献给一个什么王爷。候爷,求求您,快点去救救小姐吧!”

    婉晴被人抓住了?这怎么可能,以她的武力别说一个老头儿,就是十个老头,一百个老头儿,估计也不够她一个人锤的吧?

    短暂的震惊过后,李慕云强自定了定神,返身来到外面将那个被自己扭断脖子的家伙扶起来靠到柴房的墙上,做出正在打盹的样子,然后再次进了柴房,拉起小丫鬟婷儿问道:“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婉晴怎么会出事的?你说的那个老头儿又是谁!”

    “我,我也不知道那个老头儿是谁。”婷儿摇了摇头,断断续续的说道:“前,前段时间小姐出去逛街的时候结识了一个姓贾的小姐,两人聊的很是投机,经常相约一起出去。今天中午的时候那贾小姐又来约小姐出去,结果到了西市的时候她非说饿了要吃点东西,小姐和我也就陪着她去了。”

    “然后呢,然后发生什么了。”李慕云实在是耐不住性子听婷儿一点点讲下去了,忍不住追问道。

    “然后,然后小姐吃了那个贾小姐点的东西之后就晕倒了,后来那个老头子就来了,将小姐抓了起来,那个贾小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再也没有见到,我也是被那个老头儿带到这里来的。”婷儿应该是真的被吓到了,说到最后也没有说出重点。

    但这对李慕云来说已经足够了,婷儿能够出现在这里,已经足以说明那个老头儿的身份,现在差的就是苏婉晴那丫头被关在什么地方,如果没有被关在韩府,那才是真的麻烦大了。

    想到这里,李慕云轻轻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婷儿沉声问道:“怕死人么?”

    “不,不怕,以前,以前在山寨的时候,见,见过。”婷儿显然是在硬撑,嘴里说着不怕,但是微微颤抖的身体已经出卖了她。

    不过李慕云已经顾不上这些了,眼下救人要紧,这小丫头片子就算是怕也没有办法,反正不能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

    有了这个决定之后,李慕云认真的对婷儿说道:“既然不怕那就跟在我的身后,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乱跑,知道么?”

    “嗯,知,知道!”婷儿点点头,强自镇定的说道。

    “好,跟我来。”李慕云一边说着,一边回身打开了柴房的门,带着婷儿走了出去,也不管那个靠个在墙的尸体,直接绕过了它向着后宅的某一个位置走了过去。

    婷儿显然也发现了守卫的尸体,不过夜色下她看的并不清楚,再加上精神高度紧张,竟然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

    一路辗转,时间不大一个小门和两人个守卫的家将已经出现在李慕云和婷儿的面前。

    “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去就回。”李慕云对着婷儿嘱咐了一句之后,一刻不停的走出了暗影,向着守门的那两个家将走了过去。

    “你是谁的下属,竟然来到后宅,难道是想吃板子么!”两个守在门口的家将看到李慕云的时候明显一愣,有些惊讶的问道。

    “某乃秦广王帐下使者,今日特来要你们归位!”

    “什么?秦广王?那是谁?”家将听了李慕云的话之后更是不解,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十殿阎罗王的名号。

    不过,此时李慕云接近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五步远的距离正是他发动攻击的最佳距离,所以在那家将发问的时候,三棱军刺已经脱手飞出,直接插进了一个家将的咽喉。

    而他本人则是一个箭步来到了边外一人的面前,抬手一记手刀砸向那人的脖子,同时脚下一记撩阴腿也跟着踢了出去。

    另外一个家将眼看着同伴被杀,震惊之余哪里来及得反抗,当场就被李慕云踢中,惨叫刚要出口,那一记手刀已经砸在了他的脖侧,让他瞬间失去了知觉。

    婷儿在暗影中早就已经看的呆住了,她完全没想过李慕云竟然会如此凶悍。

    直到李慕云在远处将那扇小门打开,向她招手,这才回过神来,快步跑到了李慕云的身边。

    “这里是韩瑷的家,也就是刑部尚书的家,出了这扇门便是大街。现在外面已经宵禁,我要你现在马上离开,到外面遇到巡街武候的话,不管是什么人,告诉他们,就说刑部尚书府出了命案,让他们速来拿人,你可敢么?”看着门外寂静的街道,李慕云沉声对婷儿问道。(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