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三九章 祸水东引 (第二章送上)
    韩家府邸似乎今天有什么客人,宅子的仆役们一个个忙的不可开交,尽管已经是掌灯时分,但前面传来的声声丝竹之音却表示着,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李慕云和公孙兰借着夜色的掩护翻过围墙,进入了韩家后宅的一处小花园,在一座假山的后面将外面套着用来掩饰的衣服脱掉藏好,露出里面韩家仆役的着装。

    “接下来怎么办?”换好衣服,公孙兰略带着一丝兴奋的问道。

    李慕云有些无奈的看一眼公孙兰,指了指前面说道:“你去前面吧,看看那老家伙在招待什么人,没什么事情的话午夜时分在这里汇合。”

    “那你呢?你不跟我一起?”公孙兰问道。

    李慕云看着有些紧张的公孙兰,这丫头显然应该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兴奋中未免有些忐忑,总是想着身边能有个人可以依靠。

    可现在问题是既然他们两个已经进来了,那就不能两个人当成一个人使,必须各有各的分工,各司其职,否则的话还不如李慕云一个人进来的好。

    所以李慕云只能叹了口气,对公孙兰解释道:“我已经与那老灯朝过相了,再去一定会被他认出来。而你不一样,那老灯跟你没有打过照面,你就是站在他面前,他也不可能认出你来。”

    “那……,那好吧,你自己小心。”公孙兰也不是不知轻重的女人,听了李慕云的话之后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安排,末了还不忘嘱咐李慕云小心。

    不过这种乔装改扮的事情李慕云在前一世可没少干过,早就可以算是轻车熟路,根本不存在任何的不安,公孙兰的这一句嘱咐除了让李慕云淡淡一笑之外,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

    夜色中,李慕云与公孙兰两人来到了小花园的门口,隔着一道围墙,外面便是两个守在那里的家将。

    家将,与家丁不同,家丁是仆役,而将家却显然比家丁高上一级。

    打个比方来说,如果将一个勋贵的家族看成企业,那么家丁就等于是雇来的临时工,而家将则等于企业的股东。家丁如果在某一家干不下去了,完全可以离职,再换一家;而家将则不行,如果他们从某一个家族离开,那么不可能有其他家族再收留他们。

    也就是说,他们和自己所在的家族就是一个整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正是因为这样,几乎所有的大家族都不会轻易的招收家将,而如果收了,那必然会委以重任。

    而现在,李慕云与公孙兰所身处的小花园其实是韩家后宅的一部分,也就是说这里已经可以算是重地,能守在这里的除了家将根本不可能是家丁。

    “怎么办?”公孙兰靠在小花园门口的一侧,用口型对李慕云问道。

    李慕云探头看了看外面,对公孙兰摇了摇头,然后又向她摆了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向后退一些。

    接着,只见他弯腰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头,放在手里掂了掂,然后猛然发力,向着花园里的假山丢了过去。

    “哗啦”一声石头滚落的声音在黑夜中传出老远,门口的两个家将自然也清晰的听到了。

    “谁!出来。”一声大喝过后,两条人影向着小院里面的假山冲了过去。

    不过,他们在冲到假山那里之后,却没有任何发现,四下里一片寂静,除了风吹过树叶发出的哗哗声之外,再也没有其它的动静。

    “五哥!”两个家将中,年轻些的一个显的有些紧张,估计是被花园中的气氛给吓到了。

    “没事儿,我估计应该是假山上的碎石头掉下来了吧。”年长些的家将看了看假山,又看了看四周,随手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头丢了过去。

    基本上相同的声音响过之后,两个将家松了口气,骂骂咧咧的转身向小花园的外面走去。

    石头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刚刚冲进来的速度很快,如果真的有什么人在花园里面,一定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围着假山查看的时候,两个人影已经消然从他们的身后溜出了院子,消失于外面的暗影之中。

    说来其实大唐这个时代还真是适合杀手这个职业,没有红外探测,没有震动报警,甚至就连最普通的用来识别身份的卡片都没有。

    这让李慕云这家伙几乎是如鱼得水,在韩家的后宅之中,如处无人之境。

    而公孙兰的行动则更加方便,身为女子,不管是前宅还是后宅对她的行动来说都没有太大的阻碍,就算是光明正大的走在路上,也没有人会问起她的来历。

    毕竟家族太大,丫鬟仆役太多,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离开,又有人进来,就算是在府里待上数年的老人儿,也不可能说每一个人都认识。

    所以公孙兰从后宅到前宅加在一起只说了一句话:“夫人让我去前面问问老爷,还需不需要什么。”

    甜美的长相,傲人的‘胸肌’几乎没有任何人怀疑过她的话,使她不费吹灰之力便来到了前宅大厅。

    ……

    “赵王殿下,您可是稀客,等闲请都请不到,这次应够应邀前来阖府上下蓬荜生辉啊。”公孙兰刚刚进入前面的会客厅,便看到一个半大老头儿在向主位上的一个年轻人献媚。

    而那年轻人似乎很是享受这样的奉承,大咧咧的一摆手:“老韩,言过了啊!来满饮此杯。”言罢,举起身前桌案上的美酒。

    赵王李元景,李渊第六子,生母为莫贵嫔。

    李世民在搞死了自己的几个亲兄弟之后,轻松的放过了那些与他同父异母的几个兄弟,概因这些小家伙不是年龄太小就是背景不够,根本无法对他的帝位形成威胁。

    而李渊的其他几个儿子似乎也知道自己与帝位无关,纷纷绝了那份不该有的心思,一味吃喝玩乐,对于朝中事物也是爱理不理,来了一个明哲保身。

    不过说到底,他们这些皇子到底身份摆在那里,就算是什么都不管,该有的地位还是有的,对于韩瑷这样的三品尚书,摆摆架子也是正常。

    所以韩瑷对于这位小爷的邀请自然是不敢拒绝,顺着他的意思举起酒盏,陪着他喝了一杯。

    “老韩,这次你找本王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不如说来听听。”酒喝完了,李元景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韩瑷问道。

    韩瑷尽管觉得李元景的笑容里面总是有些特别的味道,不过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还是先择了无视,老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说道:“不瞒赵王殿下,老臣这几日得了一位绝世尤物,听闻殿下搜集天下美人,特地想要献于殿下。”

    “哦?绝世尤物?”李元景这人别的不好,就好一个‘色’字,一听有美女立刻忘了一切,两眼放光的问道。

    “正是。”韩瑷含笑答道。

    “人在哪里?”李元景问道。

    “殿下莫急,先吃酒,吃酒!”韩瑷呵呵一笑,再次举杯向李元景邀请道。

    “呵呵,老韩,你这家伙竟然还如此喜欢吊人胃口,看来这酒本王不喝你是不会说了。”李元景见韩瑷态度坚决,再加上‘绝世尤物’实在让他心痒难耐,当下打了哈哈,仰头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

    “王爷好酒量,老臣佩服!”韩瑷口中说着‘佩服’,眼睛的里却闪过一道隐晦的鄙夷。

    一个好色的王爷而已,这次之后只怕你就会多了一个生死大仇家,到时候不怕你不乖乖听话与老夫站在一条战线,给老夫当枪使。

    ……

    一杯又一杯的烈酒下肚,韩瑷这老货总是有理由来敷衍李元景,直到最后那李元景喝的有些坐都坐不住了,这才说道:“王爷莫要再喝了,再喝怕是就要误了吉时,错过了美娇娘。”

    “乱,乱说,本,本王还能再喝,谁不知道本王是越喝越勇……”李元景的确是有些醉了,说话的时候好多次都险些咬了舌头。

    “是是是,王爷海量,不过王爷若是再喝岂不是让美人空等?”

    “呃……,说,说的也是,那,那便罢了,你,你带本王去见见,看看你新得的尤物是个什么样的绝色,竟被你夸的太上少有,地下无双。”李元景被韩瑷一劝,也觉得再喝下去有些误事,打了个酒嗝之后,扶案而起摇摇晃晃的便向大厅外面走去。

    “王爷,这边,这边走。”那韩瑷跟着李元景,见他竟走错了方向,直向府门的方向而去,连忙拉住他。

    “呃……,竟,竟然走错了方向,呵呵……”李元景讪讪一笑,换了方向,走在韩瑷身边结结巴巴的问道:“老韩,来来来,跟本王说说,那美人叫什么名字,看看是否配得上‘尤物’二字。”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韩瑷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闻言嘿嘿一笑说道:“不瞒王爷,那女子姓苏,双字婉晴,怎么样,这名字不错吧。”

    苏婉晴?一直跟在韩瑷和李元景身后的公孙兰就变了颜色,排除同名同性的存在,似乎李慕云那家伙的末婚妻也叫这个名字,而且这段时间似乎苏婉晴也正好在长安。

    该死,怎么会遇么这样的情况,李慕云那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这件事情要不要通知他?又或者如果通知不到他的话,自己应该怎么办?

    公孙兰在那一瞬间完全乱了方寸,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