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三八章 夜入韩家
    “李慕云,你真的要去长安?”从老李渊那里离开之后,公孙兰再次向李慕云确认。

    要知道,韩瑷那老小子做梦都想要了李慕云的命,他去长安几与肉包子打狗无异。

    “你又不肯帮我忙,我只能去长安把婉晴接回来,要不然县里这么多的事情怎么解决?”李慕云有一搭无一搭的回答,顺便还不忘安排人准备去长安的物资。

    公孙兰见李慕云似乎真的去意已定,忍不住急声说道:“你知不知道韩瑷已经恨你入骨,你这次去了长安很有可能会与他正面对上,到时候……”

    李慕云接过公孙兰的话头:“这件事情早晚都要解决,不是么?”

    “可是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你拿什么与韩瑷斗,不管是钱还是势力,你都斗不过他的。”

    “未必,他韩瑷也没有长着三头六臂,想要搞死他还是很容易的,所差的只是我们需要付出多少代价而已。”李慕云笑着说道。

    历史上,他就没有听过韩瑷这个名字,可见这家伙似乎也并不怎么受李世民的待见,基于这一点,李慕云认为韩瑷根本不足为惧。

    况且上一次韩瑷那家伙派人追杀他的仇还没有报,被动挨打又不是他的作风,不如借着现在这段时间没有什么大事,去长安搞他一下,彻底把事情闹大。

    公孙兰不知道李慕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信心,但看他语气坚定的样子也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他的决定,心中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李慕云看着公孙兰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啧了一声说道:“你放心吧,老头子都没有说不能去,那就证明这次去长安问题不大,如果你还是担心的话,那就留下来好了,正好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也可以照看一下县里的事情。”

    老头子,指的自然就是李渊。

    李慕云与韩瑷之间的事情李渊清楚的很,而他在知道李慕云要去长安的时候竟然对此只字未提,这足以说明这老头儿并没有把韩瑷那老灯放在眼里,这也从侧面证明,他相信李慕云此行并不会遇到来自韩瑷的威胁。

    而且李慕云也不是没有做任何措施,从李渊那小老头儿处要来的玉质吊坠正是他为长安之行所留的后手,打算如果事不可为便借着这颗吊坠去找武士彟,相信看在老家伙的面子上,老武应该能保证他的安全。

    只是这些事情李慕云并没有对公孙兰说起,一是没面子,二是没必要。

    公孙兰并不知道他已经有所准备,但李慕云让她留下的那种态度,却让这丫头十分不爽。

    江湖儿女,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就算是被打死也不能被人吓死,于是这丫头把胸一挺,瞪着眼睛说道:“凭什么让我留下,不就是一个韩瑷么,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不是本姑娘不想给你惹麻烦,早就夜入尚书府送他见阎王了。”

    “嗯,我信!”李慕云机械的点点头,心中暗道:看不出来这丫头个子不高,胸肌倒是发达得紧,这一挺胸,李慕云估计她现在低头都看不到脚尖。

    公孙兰对李慕云如此反常的回答有些好奇,但很快她就发现了那家伙眼睛所看位置的不对劲儿,那审视的目光让她瞬间脸色变的通红,一脚踢向李慕云的小腿,怒声说道:“登徒子,你往哪里看!”

    “啪”,公孙兰踢过来的一脚被李慕云抬脚档住,作为一个杀手,类似这种打情骂俏似的攻击不能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而在接住公孙兰一脚的同时,某人岔开话题说道:“如果你想去就回去准备准备,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出发了,不要忘了带东西。”

    “你……”对于李慕云顾左右而言他的行为,公孙兰被气的火冒三丈,不过她一个女人总不能揪着一个男人问人家为什么看自己胸,所以就算是再生气也没有办法,只能恶狠狠的丢下一句:“注意你的眼睛,再乱看当心姑奶奶给你挖出来!”

    “呵呵……”看着公孙兰负气而走的背影,李慕云的回答是如此简单。

    与苏婉晴相比,公孙兰这丫头性格要爽直许多,心里也藏不住事儿,不管是开心还是生气都会很直接的表现出来,这让李慕云很喜欢逗她,每次看这丫头大发雷霆的样子,某人就觉得特别开心。

    而公孙兰也知道李慕云其实并没有恶意,种种恶行其实更多的还是朋友间的调侃,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继续留下。否则以她的脾气,就算是不能给李慕云一个教训,但离开山阴县还是可以做到的。

    ……

    一夜无话,简单的收拾了行装,李慕云便带着公孙兰和几个喽啰向着长安出发,晓行夜宿,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来到了长安。

    找了一个地方安顿下来之后,李慕云将公孙兰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你末婚妻不是就在长安么?为什么还要住在这种地方,丢人不丢人?而且你不是候爵么?难道皇帝陛下就没在长安赐你一套宅子什么的?”公孙兰显然还在记仇的状态中没有恢复过来,进了李慕云的房间先是四下打量了一眼,然后不无鄙视之色的说道。

    “肤浅!”李慕云从行礼中拿出几张纸和一根炭笔,放到桌上之后说道:“我们这次是来办事的,不是来享受的,大张旗鼓的跑到苏烈家里,你是打算告诉长安所有人:我们来了?”

    “借口,你这就是借口,就说你自己好面子,不想去末婚妻家里住得了,找那么多理由有意思么?”公孙兰撇撇嘴,显然并不认同李慕云的解释。

    跟一个女人争论一件事情,是极度不理智的行为,这一点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公认的,所以李慕云并没有继续与她争论,只是拿着炭笔不断在纸上勾勒着什么,时间不大,已经画出了一幅类似某建筑的平面布局图。

    “这是什么?”公孙兰只觉得那布局图有些眼熟,但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是什么。

    “这是韩瑷家的布局图,只是不知道这半年多有没有什么变化。”李慕云伸手在纸上戳戳,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是他上次借着搜捕韩强时在韩家转了一圈之后记下的东西,虽然已经时隔半年多,但现在画出来却依旧分毫不差。

    “这是韩瑷的家?你,你想干什么?”公孙兰有些惊讶的问道。

    “当然是找机会进去看看!”李慕云笑着说道。

    “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李慕云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厨房的位置。

    公孙兰虽然不是杀手,但也是久走江湖,李慕云这一指顿时让她明白了一些什么,脸色瞬间就变了,惊声说道:“你,你不会是想……”。

    “你自己知道就好,不必非要说出来。”李慕云摇了摇头,然后说道:“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不去苏烈府上了?”

    公孙兰点了点头,如果李慕云真的想要对韩瑷下手,他现在的确不太适合暴露身份,因为如果被人知道他来了长安,而韩瑷又在这段时间死了的话,李慕云无疑会成为最大的嫌疑人。

    李慕云见公孙兰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便笑着将那幅平面图收了起来,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你知道这件事情就行了,明天我会安排人出去买些布匹回来,你帮我弄一套韩家家丁的衣服,然后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公孙兰没想到,自己的作用竟然只是一个裁缝,闻言立刻亢声说道:“不可能,这件事情我也要参与!”

    “这个到时候再说,我只是进去看看,又不是跟人拼命,你跟我去了也没什么用处不是。”李慕云摇摇头,表示拒绝。

    在前一切,李慕云无论做什么活儿都是独来独往,因为一个人做事情不管成功与否,他对自己的行动都会有一定的把握,而两个人一起做活儿,一个配合不好,立刻就会前功尽弃,风险要比一个人大上十倍都不止。

    所以李慕云根本不想接受公孙兰的意见,也不想带着她一起进去。

    而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李慕云发现公孙兰这丫头并不是那么容易说服的,而且这丫头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早在数月之前,她已经暗中探过韩瑷府邸的情况,只是当时韩家的戒备很严,她并没有机会深入,所以只探了半宅之后便退了出去。

    所以到了最后,李慕云不得不答应公孙兰,带着她一同去韩家。

    ……

    两日之后,需要的东西全都准备妥当,一套韩家家丁的衣服,一套侍女的衣服,再有便是一些李慕云亲手配制的药物。

    作为一个杀手,如何利用手头有限的东西来制作杀人的毒药是这一行的基本素质之一,大唐这个时代的杀手有没有这个能力李慕云不知道,但是从公孙兰震惊的表情来看,想必是没有。

    一切准备妥当,李慕云将几个喽啰留在住的地方,而他则与公孙兰两人借着黄昏时昏暗的天色,离开了旅店,向韩家的府邸而去。(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