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三四章 我那是用来养猪的
    韩瑷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失败了,看着管家跃跃欲试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摆手说道:“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情先放一放,等一段时间吧。”

    “老爷,您……”

    “出去,滚!”看着管家略有不甘的那帮老脸,韩瑷指着书房的大门,怒吼道!

    是夜,韩府管家暴毙,死因经医生诊断,确认为‘中风’。

    可韩府上下全都知道,管家是不可能中风的,这老小子平时很注重保养,身体素质好的很,如果家里少爷还活着,他能把韩强熬到老死,而自己依旧还活着。

    但这样的一个人最终还是被中风了,可见家中老爷的脾气已经大到了什么程度。

    所以一时间整个韩府风声鹤唳,所有下人不管干什么全都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惹恼了韩瑷,落得一个‘中风’的下场。

    而韩瑷呢,一个管家的命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儿子都没了,还要管家干什么,不能给小主人报仇,那就下到地府去伺候小主人吧,废物。

    不过话说回来,现如今李慕云风头正盛,的确不是报仇的最好时机,否则很可能报仇不成反而把自己也搭进去。

    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冷静,韩瑷已经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当初派人刺杀李慕云有多么莽撞,如果当时被那个家伙留了活口,告到皇帝陛下那里,韩家现在估计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冷静,一定要冷静,山不转水转,早晚有一天这个仇自己一定要报。

    ……

    话分两头,不说韩瑷这老家伙暗中谋划着如何报复李慕云,却说苏烈带着妹妹回到长安以后,在兵部交卸了差使之后,一同回到了李世民赏赐的宅邸。

    苏婉晴到底还是年轻,从没到过长安的她显的很兴奋,一路上好奇的问东问西,时不时还跟小丫鬟婷儿商量着路上哪家店铺卖的什么东西,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去逛逛云云。

    苏烈看着兴奋的妹妹,目光中带着一抹慈爱。

    人都说长兄如父,这一点在苏烈身上体现的很是彻底,从山阴县到长安,苏婉晴这个妹妹被他照顾的和女儿几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哥,你的宅子好大啊,怕不是以前的山寨都没有你的家大呢。”苏婉晴在逛完了整个宅子之后,终于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前厅,坐下之后才有些郁闷的说道:“就是这个胡凳矮了些,坐着不怎么舒服。”

    “这有什么,如果你喜欢,明天安排人回来打制一批也就是了。”苏烈宠溺的看了一眼妹妹,无所谓的说道。

    “嗯,我就知道大哥最好了!”苏婉晴很享受这种被宠溺的感觉,眼睛笑成了两轮弯月。

    苏烈陪着妹妹笑了笑,片刻之后恢复了以往的严肃,正色说道:“婉晴啊,大哥明天就要去军营了,你一个人在家要懂得照顾自己。”

    “嗯,人家晓得呢!”苏婉晴乖巧的点点头。

    “如果要出去,一定要让家里人知道去了哪里,晚上尽量早些回来,长安是有宵禁的,若是被抓了去怕是不好解释,还有长安不比咱们县里,达官贵人多的数不清,出去的时候要要小心,尽量收收你的小姐脾气,另外……”

    “好啦大哥,我又不是孩子,这些事情你在路上已经说了几百次了!”不等苏烈把话说完,苏婉晴已经有些不开心的皱起了鼻子。

    老实说,在苏婉晴看来,长安的确是很大,也有很多山阴县没有的东西,但如果说长住的话,她还是喜欢山阴县那个小县城。

    那里民风纯朴,百姓在街上不管认识不认识,有什么事情都会伸手帮上一把,像苏婉晴这样在山阴县待的久了的,走在街上很多百姓还会对她行礼问好。

    可是,在长安就不行了,这里的人明显冷漠了许多,走在街上的行人不管是贵人也好,下人也罢,就连一些乞丐看待外来人的目光都带着鄙视。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里少了一个人,少了一个真正可以依靠的肩膀。

    所以当苏烈嘱咐她一些事情的时候,这小丫头不自然的就会产生一种逆反心理。

    苏烈对于这样的苏婉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苦笑着摇摇头:“你这丫头,慕云不是说年底就来接你么,走的时候还给你带了不少的金子,你当时还答应一定会好好听为兄的话,怎么现在就开始觉得为兄烦了。”

    “什,什么啊,我,我没有觉得大哥烦啊!”提到李慕云,苏婉晴的小脸瞬间飞起两朵红云。

    “好啦,既然觉得哥哥我烦,那哥哥就先走了,你和婷儿今天早些休息,想要出去的话,明天赶早。”苏烈看着妹妹娇羞的样子,哈哈大笑着起身向外面走去,来到大厅门口的时候,对管家说道:“从今天开始,府中一切事务由小姐作主,明白了么?”

    苏府管家是苏烈来到长安之后才招来的,并不是府中老人,所以必要的交待还是要有的。

    那管家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听了苏烈的吩咐之后,微一躬身:“诺!请将军放心,小的一定照办。”

    “嗯!”苏烈满意的点点头,回身看了一眼苏婉晴:“小妹,有什么事情你就吩咐府上的下人去做,哥哥在军营不能经常回来,你好好照顾自己。”

    苏婉晴起身来到苏烈的身边,有些俏皮的背着手撒娇说道。“放心吧哥哥,人家已经不是孩子了!”

    “好好好,是哥哥错啦!鬼丫头!”苏烈无可奈何的在妹妹的鼻子上捏了一把,然后苦笑着转身而去。

    “小姐,老仆姓华,双字青峰,是府上管家,日后小姐有什么事情,尽可吩咐老仆便可。”管家见苏烈走了而苏婉晴还在,连忙上前自我介绍。

    “嗯,华叔不必多礼,以后都是一家人,若是有事一定会麻烦你的。”苏婉晴俏生生的站在原地,大小姐的气质显露无疑。

    这丫头再怎么说也是个地主家的大小姐,没认识李慕云之前负责着整个山寨的运作,认识李慕云之后负责整个山阴县的运作,所以在面对那华青峰的时候并不怯场。

    只不过习惯性的一个‘叔’字却叫的老华缩了缩脖子,连声说道:“小姐,您叫老仆的名字便可,万万不敢以叔相称,老仆担不起,担不起啊!”

    “这有什么,我苏家又不是什么毫门显贵,以后就这样这了吧!”苏婉晴并没有与华青峰多理论什么,一句话敲定了称呼方面的事情,而后接着说道:“我看好了一间院子,一会儿华叔你叫几个人,过去帮我收拾打理一下。”

    苏婉晴虽然是女子,但说出来的话斩钉截铁根本不容拒绝,刚刚的小女娃表现不过是因为苏烈在场,天性使然罢了。而现在如今,苏烈回去休息去了,她这个当家大小姐自然也露出了本相。

    便是这样,苏婉晴在长安城安顿了下来,每天带着自己的小丫鬟长安到处游玩。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黑暗中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一张无形的网正在慢慢将她笼罩。

    ……

    李慕云在县里待了几天之后,果断的把孙亮叫了回来,所有差事往他身上一推,一个人带着公孙兰回了山寨。

    中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眼瞅着天气越来越凉,可是山寨里的房子却还没有建好,这却是一个让人十分尴尬的问题。

    要知道,水泥那东西在低温下根本无法发挥应有的功效,如果想要不被冻成狗,李慕云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建房,否则他就只能再当一年的寒号鸟。

    于是乎,随着李慕云的回山,整个寨子再次热闹起来,喽啰们挖坑的挖坑,烧砖的烧砖,运水泥的运水泥,忙的团团转。

    李渊作为最大的土匪头子,他的蜗居自然排在第一位。

    不过这小老头儿毛病多,图纸看了四、五个,怎么样都觉得不满意,最后挑来挑去被他挑了一个类似于后世某国五角大楼的建筑。

    “这个,老子就要这个了,够气派!”将草图从一推图纸里面抽出来,小老头儿梗着脖子说道。

    敢情这小老头儿还是老习惯,大就是道理,大就是气派,看那草图上的标注,果然是所有图纸中最大的一幢建筑。

    不过让老李渊比较奇怪的是,不管是房遗直还是于志宁,看着那图纸全都表情十分怪异,纷纷拿眼神扫向李慕云。

    李慕云同样也是一脸的纠结,吱唔了半天才说道:“亲爹啊,咱能换一个不?”

    “不换,就这个!”李渊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于志宁等人的表情会那么怪异,不过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大就是气派。

    当然,这种事情也跟李渊当过皇帝有关系,这一点从大唐皇宫前面那巨大的广场和各式建筑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寨主,要不,还是换一个吧!”于志宁见李渊毫不退缩的样子,也上前劝解道。

    “不换,就是这个,老子就喜欢大的。”李渊似乎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那个五角型的建筑,任凭谁来说也无法改变他的主意。

    李慕云最后实在是没招了,苦着脸被于志宁推出来,纠结了半晌才说道:“那个,亲爹啊,我,我那五角大厦其实,其实是用来养猪的,不,不是用来住人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