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三三章 无题(想不出章节名,就这样吧!)
    李慕云说的很认真,这让公孙兰不得不怀疑这个合作伙伴到底是不是疯了。

    不过鉴于李慕云时不时就会抽风的习惯,公孙兰决定把今天听到的一切都当成假的。

    李慕云看着公孙兰负气离开的背影,摇头苦笑不已。

    事实上最后一句话还真是他的肺腑之言,只不过可能是习惯使然吧,竟然硬生生说的像是在开玩笑。

    其实脸这种东西也有大脸和小脸之分,为了面子受活罪在李慕云看来那就是小脸,完全可以舍弃不要,而自己得到实惠,让别人吃亏则是大脸,这个必须要争,而且非要不可。

    就拿这次把功劳交给唐俭来说吧,事实上李慕云在这一方面也有着自己的考量。

    首先一点,他并不清楚自己在李世民的心中到底是什么份量,如果由他来写奏折,万一不被采纳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一个点子,毕竟这种事情只有一次机会,错过也就错过了,根本不可能再改变。

    其次一点,就算是李世民真的采纳了他的建议,能给他的是什么?刚刚封了候爵还不到一年,难道还能封公爵?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功劳够了,因为资历的关系也不可能,而且搞不好还会被人嫉妒。

    最后,如果他把这份功劳送给唐俭,至少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等于是在结交了一个实力比较不错的勋贵,有这份人情在,也等于他在长安又攒下了一点人脉。

    这些东西都是不可能对外人说的,如果有人能看明白那就是明白,看不明白那就是不明白,至于公孙兰那里,他认为自己完全没有跟她具体解释这件事的必要。

    ……

    长安,太极宫。

    回到长安之后的唐俭第一件事就是找李世民交旨,顺便对这次出使的具体情况进行说明。

    “茂约啊,这次出使吃了不少苦头吧?”御书房中,李世民召见了回来复命的唐俭,待他见礼之后,和声询问道。

    “托陛下洪福,臣并没有吃什么苦,真珠夷男可汗已经认识到了自己派兵入境的错误,答应过段时间会派兵入京请罪。”唐俭跪坐于垫子之上,又开始怀念起山阴县的那种高背椅子。

    “这么说那真珠夷男道也算是识趣!”李世民对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意外这样的结果,眼下颉利还在长安城绞尽脑汁的想着用什么样的舞蹈会满足他这个‘天可汗’,如果真珠夷男不想来一起跳舞的话,最好就选择就是安份一些。

    不过,让李世民有些意外的是,他料想中的马屁如潮并没有如约而至,相反,唐俭那家伙却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茂约可是有什么话要说?”疑惑中的大唐皇帝陛下有些奇怪的看了唐俭一眼。

    茂约是唐俭是的字,毕竟是文化人嘛,成年之后都会有字,或是家中长辈给取的,或是老师给取的,以方便成年之后亲近之人互相称呼。

    毕竟大家都是文明人,不能像草头百姓一样老张,老李,三哥,大郎那么称呼。

    纠结中的唐俭正在想着要怎么开口汇报自己在山阴县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正好李世民问了,当下便说道:“陛下,其实臣这次出使的路上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说到这里,老唐顿了顿,见李世民没有什么反应,这才继续说道:“在路过山阴县的时候,臣正好遇到了薛延陀的二王子前来调查三千骑兵失踪的事情。”

    “他们还有脸来调查?”李世民听到这里,露出一丝不善的冷笑。

    “是,臣当时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后来发现,其实那个薛延陀二王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名义上是调查骑兵失踪的事情,实际上却偷取了逍遥候炼铁的配方。”

    “呯”的一声,李世民一拳砸到了面前的矮几上面,怒声说道:“好大的胆子,当诛!”

    “是,逍遥候在发现这件事情的同时便已经将那二王子扣了下来。”唐俭越说越纠结,因为后面发生的事情更加不着调,他实在是不知道应该从何处讲起。

    当然,他也知道刚刚自己说的也有些胡编乱造的成份,至少那个什么大度设调戏李慕云未婚妻的事情他就没有说,不过这并不重要,说了反而要费上不少口舌,而不说却也不怎么影响大局,索性老唐也就帮着李慕云给隐瞒了下来。

    “扣下了?为何没有押解长安?”李世民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

    “这个……”唐俭苦笑了一下,咂咂嘴说道:“这个人已经被逍遥候给卖了。”

    “卖了?卖给谁了?”听说与李慕云有关,李世民暂时压下心中的那股无名火,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个李慕云说来也是不让人省心,一天到晚的折腾,李世民曾无数次的感慨自己多了这么一个义弟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不过那小子现在有老李渊罩着,就算是干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他这个当皇帝的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听之任之,甚至还要帮他打掩护,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很快,这位帝国主义头子的疑惑从唐俭处得到了解答:“卖给薛延陀的大王子拔灼了。”

    这下,李世民是真压不住火了,拍着桌子斥道:“胡闹,这简直就是胡闹,他逍遥候候的眼中还有没有大唐,还有没有朕!”

    “陛下息怒,那个臣,臣还没有说完呢!”唐俭看着进入暴走模式的帝皇陛下,犹豫不决的劝说着,心里别提多腻味了。

    怪不得那小子不亲自来皇帝陛下这里说明事情的经过,敢情这小子早就料到这事儿不是那么容易解释的,所以才让自己来顶雷。

    “那就接着说!”暴走边缘的李世民再次压下心中怒火,暗中打定主意,如果没有一个让自己满意的解释,李慕云就算是有老头子罩着,也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诺!”唐俭见李世民已经动了真怒,当下也不敢隐瞒,原原本本的把整件事情说了一遍。

    ……

    伟大的皇帝陛下李世民完全没有想过整件事情竟然如此曲折,当听完唐俭的讲述之后已经是一刻钟以后。

    在这段时间里,李世民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最后变成了红色,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是说那小子用一个没用的傻子换了一万匹良马?然后还挑唆那个拔什么拔回去造反?最后还给你主意让你向朕献计,封赏那个拔什么拔,再给他加加码,壮壮胆子,是这个意思吧?”

    “是的!”唐俭点点头。

    整件事情他已经从头到尾的说完了,包括李慕云把功劳让给他的事情也没有隐瞒,这并不是他唐俭多么高风亮节,实在是不得以而已。毕竟李慕云不知道李渊的身份,可是他唐俭却是知道的,所以就算是他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占便宜。

    不过,事后回想一下,发生在山阴县的这些事情似乎都是那么违反常理,简直就是在颠覆三观,就连他这个搞外交的人如果不是从头到尾经历过整件事情,只怕都不会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而事实证明,如此奇葩的事情就连皇帝陛下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受,李世民足足用了近小半个时辰才彻底将这件事情理解并消化掉,看着唐俭深深叹了口气,略有些同情的说道:“茂约啊,辛苦你了。”

    “为陛下分忧是臣的本份,陛下不必如此。”唐俭见李世民没事儿了,也在暗中长长出了一口气,不过还没等他把这口气出完,伟大的帝国主义头子又开口了:“不过茂约啊,你这次去山阴县见到和听到的所有事情,必须烂在肚子里,这一点你能做到吧。”

    李世民的语气虽然平静,但唐俭还是从中听到了股寒意,当下连忙说道:“陛下放心,臣打死也不会说出去的。”

    “如此就好。”李世民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可不想老头子不在长安的消息散播的满世界都是,如果那样的话,他这个儿子可就做的太失败了。

    不过这巴掌打了该给的甜枣也一定要给,看着有些惶恐的老唐,李世民淡淡一笑说道:“不过那小子说的没错,他要这份功劳的确没有什么用,既然他成心送你,那你就接了吧,两日之后早朝,提出来好了。”

    “诺!谢陛下!臣告退。”唐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起身告辞。

    “去吧,连日奔波也是苦了你了,回去之后早些休息。”李世民摆了摆手,就好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作为大唐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他有这个权力与资格。

    ……

    而此时长安城中刑部尚书府邸,韩瑷这老家伙却气极败坏的砸碎了手里的杯子,高声怒骂道:“废物,都是废物,一个女人都抓不住,老子养着你们是吃干饭的么!”

    “老爷息怒,其实这件事情未必是一件坏事,那个公孙兰既然已经和李慕云搅到了一起,索性不如一不作二不休……”管家虽然被骂的狗血淋头,但却不敢有任何的不满,只是捂着被刚刚被砸到的额头,阴狠的比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