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三一章 恶魔(下)
    酒喝完了,人也吃饱了,李慕云看了看跟在拔灼身后的几个护卫,嘴角微微一挑:“拔灼兄,小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慕云老弟,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酒桌之上,果然是男的谈事情的地方,七、八盏‘闷倒驴’下肚,薛延陀大王子拔灼己经与李慕云称兄道地起来。

    “拔灼兄,其实在很多时候,自己的命运最好是由自己来主宰才好,被别人主导的话一辈子都要受制于人!”李慕云此时已经坐到了拔灼的身边,亲自提壶给他倒满一盏酒,一边说一边若有深意的对他挤了挤眼睛。

    “什,什么意思?”拔灼酒喝了不少,但他却并没有醉,李慕云的话一出口,立刻引起了他的警觉,看着他的目光中满是戒备。

    “拔灼兄,这些话其实本不应该由小弟来说,不过小弟知道兄弟乃是胸怀大志之人,见你处处受制也觉于心不忍。”李慕云眨眨眼睛,仿佛没有看到拔灼那凶狠的眼神,兀自喋喋不休的说道:“大度设定一次估计是死定了,兄长在薛延陀已经没了对手,何不……”

    话说了一半,李慕云回头再次看了看拔灼身后的几个护卫,随后打了个哈哈:“哪个,小弟刚刚酒喝的多了,失言,失言了!”

    失言了?谁信啊!不管是唐俭也好,公孙兰也罢,就连拔灼身后的几个护卫也都清楚明白的听出了李慕云话里的意思。

    而拔灼更是听的面色大变,看着李慕云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是在建议他谋反啊!谋反啊!如果这件事情被真珠夷男知道,会把李慕云如何拔灼不知道,但是自己绝对死定了,哪怕大度设死了,自己是唯一的汗位继承人也不会有例外。

    ……

    一顿接风的酒席就因为李慕云的一句话不欢而散,唐俭带着无比佩服的表情对李慕云挑了挑大拇指离开了,拔灼带着无比的怒气摔杯而去,片刻之后,驿馆的大厅之中只剩下某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和他的女护卫公孙兰。

    “李慕云,你的胆子太大了,你,你怎么敢撺掇别人谋反?”公孙兰呆立在李慕云的身后,看着他没事儿人一样在那里自顾自的吃吃喝喝,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这有什么敢不敢的,我只是向他说了个事实,没有了竟争对手之后,你觉得那个拔灼真的还能忍受真珠夷男?我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想让他提前一些发动而已。”李慕云不以为意的看了看公孙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抿了一口。

    “可是你就不怕他翻脸?如果他翻脸不认帐的话,你前面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功夫。”公孙兰并不认为李慕云这一次是对的,在她看来这位逍遥候完全是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忘记了自己到底是谁。

    “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假如说,你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长安,可是奈何身上并没有多少钱,所以只能走着去。而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告诉你路边的林子里有一匹马,马的主人正在不远处出恭,你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李慕云对公孙兰似乎很有耐心的样子,不,或许应该说他对所有的女人都很有耐心,同样的问题,如果是胖子在问他,估计现在已经被胖揍一顿了。

    不过公孙兰却并不怎么领情,反而摇摇头嗤声说道:“这根本就不是一件事,怎么可以混为一谈。”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李慕云坚持道。

    看着李慕云你不回答,我就不接着说的眼神,公孙兰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可奈何她真的很好奇李慕云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于是只能气鼓鼓的说道:“第一个想法当然是丢了他的马!不过我是不会那样做的。”

    “那只是你不会那样做,可是你能保证别人不那样做?有些事情其实差的就是一个提醒,一个恰到好处的提醒足足可以在某些人心中埋下一颗种子,这颗种子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发芽,直到长成参天大树!”李慕云再次抿了一口酒,叹了口气说道:“这就是人性,在权力面前,人性都是扭曲的。”

    “你……”公孙兰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她知道李慕云所举的例子中,或许她真的不会去丢那匹马,但是如果换成别人也不会去偷么?而且如果真的有什么急事的话,她自己真的不会去偷么?只怕未必。

    而此时,李慕云再次开口,似有些兴灾乐祸的说道:“所以说,我这次只是给他的心里种一颗种子,以拔灼的脾气,加上草原人的习惯,这颗种子很快就会在他的心里发芽,估计要不了多久,草原上就会大乱喽。”

    “你怎么知道,说不定他不会这样做呢。”

    “你可以看着,他今天带来的那几个护卫你都看到了吧?等他走的时候你可以看看他们还在不在,如果不在了,估计真珠夷男也就活不了多久了。”

    可怕,真的太可怕了!公孙兰看着李慕云,心中不知怎么就泛起一丝的恐惧。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一个恶魔,来自地狱最底层的恶魔,亏自己开始的时候还觉得让他给自己背黑祸有些对不起他,现在看来,这个男人应该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吧!

    ……

    而与此同时,驿馆中的另外一边,拔灼也被一个念头深深的折磨着,李慕云的话就像是一只恶鬼,无时无刻不在蚕食着他的心。

    自己的命运由自己主导;胸怀大志;再无对手……,是啊,如果大度设真的死了,自己的确是再无对手,只等着继承汗位便可以了。

    而既然这样的话自己又何必着急呢,反正也没有了对手,到时候自己大可以在父亲的手下一展所长,与现在比起来,这已经很好了吧。

    可汗,可汗的位置虽然很好,但现在自己的能力好像并不足以服众。

    但是……但是为什么还是总会想起那个李慕云的话,自己的命运自己主导,自己的命运自己主导……。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先被自己给折腾死了,必须去找那个家伙,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说不定那个逍遥候并没有让自己谋反的意思呢,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岂不是白受折腾了。

    想到这里,拔灼翻身而起,推开房门。

    “王子殿下,您要出去?”门口的卫护见到拔灼出来,立刻迎了上来。

    拔灼没有说话,心里有鬼的他现在看谁都觉得可疑,平时的亲信护卫现在看来似乎就是老头子安排在自己身边的棋子,时时刻刻都是在监视着自己。

    好在他现在还算是有些耐性,并没有当场反脸,只是看了那护卫一眼,然后对院子里的其他人说道:“你们都留下,我要一个人走走!”

    “王子殿下……”护卫见他要一个人走,有些不放心的想要劝阻,但很快就被拔灼打断:“让你们留下就留下,休得多言!”

    就这样,拔灼一个人离开了自己的院子,来到了驿馆的前厅。

    结果发现,李慕云那家伙竟然还没有走,依旧坐在那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小酒儿,看上去就像是专门在等他一样。

    见到如此情况,拔灼的心里咯噔一下,心中渐渐有了一种明悟,犹豫间走到桌边坐下,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慕云老弟还没有休息?”

    “长夜漫漫,心中有事无心安睡啊!”李慕云笑了笑,然后示意身后的公孙兰过来给拔灼倒酒。

    “吾弟心中有何事?”拔灼并没有阻止公孙兰,任由那个女护卫有些不大高兴的给自己倒上满满一杯酒。

    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喝酒,希望李慕云为他解惑才是真的。

    “拔灼兄,你们草原上的英雄应该崇拜狼图腾吧?”李慕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不错。”拔灼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那么拔灼兄可知道狼群是如何选出头领的?难道他们也是靠传位么?”李慕云笑着问道。

    “这……”拔灼哑然。

    李慕云见他不说话,便继续说道“据我所知,狼群的狼王都是靠着不断的竞争、厮杀才能上位,因为那才是真正的王者,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是的!”拔灼继续点头。

    “既然是这样,小弟实在是为拔灼吾兄担心啊,吾兄心怀仁慈,但是身边却全是恶狼,今后的路要如何去走?”李慕云叹了口气,露出一副犹豫的表情:“某与吾兄一见如故,故而交浅言深,吾兄如认为小弟在挑唆大可就此离去,权当小弟什么都没有说过。可是兄长要知道,在中原大地上有一句俗话叫做: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慕云吾弟,你的好意为兄全都明白,可是……,可是父汗……”。

    “兄长,你能保证真珠可汗一定会传位给你么?是,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汗位一定是你的,但是万一你再有一个弟弟呢?谁能保证真珠可汗不会在这段时间再有一个儿子?再说你认为其他部族真的就那么听话,会看着你继承汗位?如果他们中有人存有野心怎么办?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