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三零章 恶魔(上)
    按照李慕云的思路想下去,拔灼发现他说的情况似乎真的很有可能发生。

    大度设为什么会到大唐来?探查三千骑兵只是表象,真正的目的还不是想要表现自己,在父汗那里留下一个能干的印象。

    而这次如果自己真的把他带回去,这岂不是像那个大唐候爵说的一样,没卵子找茄子提溜,自己给自己找来一个对手么?

    想到这里,拔灼犹豫起来,突然间又不想让大度设回到草原了。

    可是,李慕云这个时候却来了脾气,转身对身后的公孙兰说道:“你去通知一声,让他们把薛延陀二王子放了,一会就让他跟着拔他们的队伍回草原!”

    “诺!”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慕云基本上已经把底牌亮出来了,公孙兰急于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做,所以回答的很是痛快。

    而拔灼此时却表现出了截然相反的意思:“慢着,等一等,再等一等,逍遥候本王还要再考虑考虑!”

    “还有什么要考虑的?开你不来的目的不就是要人么?本候一点要求也不提,直接放人也不行?”李慕云得‘理’不饶人的反问道,只不过他的这个理全是歪理。

    “别,先别急,先别急。”拔灼一边说着一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几个护卫,发现全都是自己的亲信之后才有些颓然的说道:“逍遥候,本王承认,刚刚本王是有些心急了,这是本王的错,不过你能不能听听本王的建议?”

    “好,我这个大人有大量,有什么话你说。不过如果你想要赔偿的话就不要开口了,这根本不可能。”

    “不不不,不要赔偿,在下的意思是,能不能留我那个二弟在你这里多待一段时间?比如……”

    “比如一辈子对不对?”李慕云接过话头,脸上露出一抹说不出内容的笑意:“可以啊,刚刚就已经替大王子你考虑好了,一万匹战马,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得,话题又绕回来了!拔灼尴尬的发现,事情又回到了原点,只不过此时他的心态与开始的时候已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甚至如果不是场面不允许的话,他自己都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这实在是太扯蛋了,明明是这个家伙绑架了自己的弟弟,结果,结果自己竟然求着他不要放人!而且还要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

    而对面那个‘绑匪’也是个奇葩,竟然会用‘肉票’来反过来威胁来谈判的人,不给钱就放人,给钱就撕票,这特么真扯!

    可这事情说来虽然有些扯蛋,但却并不能说李慕云这件事办的没有道理,正相反,拔灼认为他说的太有道理了,所以只能按照他的想法走下去。

    于是在深思熟虑之后,这位薛延陀大王子略有些尴尬的说道:“逍遥候,本王手中并没有那么多的战马,不如您抬抬手,五千匹战马如何?”

    “不可能,就一万匹战马!少一匹都不行。”李慕云摇摇头,信心十足的说道,似乎吃定了拔灼。

    而公孙兰却在李慕云身后急的不行,五千匹战马已经不少了,算一算那也是一万贯的收入,如果把价格咬的太死,万一这个薛延陀人把心一横跑了怎么办?这岂不是得不偿失。

    此时的她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一颗心随着李慕云的每一句话而上下起伏。

    太紧张了,太刺激了,这跟以前那种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生活完全不一样,用语言来刺激对方,不断试探对方的心理底线,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对方的选择会是什么,虽然在很多时候你会觉得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

    但是与公孙兰所料想的不同,拔灼这一次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激动,他只是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便说道:“本王虽然是薛延陀的大王子,但是手中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力,一万匹战马已经超过了我的能力,万一被父汗发现你让我怎么解释。”

    “那是你的问题,要知道,我帮你扣下大度设也是担了风险的,一个不好大军压境,皇帝陛下就能要了我的脑袋,所以五千匹战马并不值得我冒这么大的风险。”李慕云再次拒绝了拔灼,同时也把自己的条件说的清清楚楚,那就是少于一万匹战马,根本不可能扣人。

    拔灼面对如此情况也觉得十分棘手,脸上露出一副苦相说道:“逍遥候,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个王子,还不是可汗,眼下根本没有实力拿出这么多的战马。”

    “我可以给你半年时间。”李慕云摊了摊手说道。

    “半年根本不够,您要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大度设回不去,那么他的那一部分家业将会归你所有,那可绝对不是一万匹战马那么简单,而且为了薛延陀可汗的位置,区区一万匹战马的付出又算得了什么,这远比你将来与自己的兄弟斗智斗力,要简单而且有把握的多。”

    不得不说,李慕云的蛊惑之力实在是太强了,就连坐在一边的唐俭此时都已经收起了笑容,因为他发现就算自己处在拔灼的位置上,同样无法拒绝这种诱惑。

    至于说公孙兰,这丫头已经完全懵了,不,事实上她早就已经被李慕云说服了,坚定的站到了这个以前被她看成土鳖暴发户的一边。

    甚至在她看来,如果拔灼不答应的话,将来一定会受到重太损失,当然,就算是他答应了,以后也未必能赚到便宜。

    但拔灼此时考虑的却要比其他人都多一些,因为他必须考虑李慕云如果反悔怎么办,如果那样的话,自己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吃亏吃大发了。

    想到这里,拔灼神情严肃的对李慕云问道:“可是如果本王按你的要求做了,你万一反悔了怎么办?你让本王如何相信你。”

    “顾客就是上帝,你完全不用担心本候的信用问题,如果你真的觉得不放心,我可以按照你的要求去办,等你的战马到了,我可以把他的尸体交给你,也可把他的人交给你,如果你有什么特殊要求,你也可以提出来,比如说我还可以把一个疯掉的大度设交给你。但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我要一万匹战马。”

    上帝是什么?拔灼并不清楚,不过这并不耽误他领会精神,而且在他知道李慕云可以把大度设搞疯掉之后,也开始兴奋起来,仰头给自己灌了一盏‘闷倒驴’,俯身问道:“你可以把他搞疯掉?”

    “对,疯子和傻子随便你挑。”李慕云信心十足的说道。

    “那我要一个疯子,一个疯掉的二王子似乎也不错。”拔灼迎声说道。

    “可以,不过半年之后我要一万匹战马!战马到了,人就是你的。”李慕云点点头,言谈间就好像自己说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货物。

    这是他前世作为杀手养成的职业习惯,在这一次谈判中不自觉得再次表现出来。

    在前世,他就是一个杀手,所作所为一切都是以满足客户满意为宗旨,否则他就会收不到钱,所以这个习惯慢慢的也就养成了。

    后来到了大唐,数年的平淡生活他已经把这种习惯慢慢的淡忘,而这一次与拔灼的谈判却意外的再次将这个习惯激活。

    “不,战马我会在年底前给你送来,我希望年底之前就可以把人领回去。”拔灼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竟然把时间提前了一半之多。

    李慕云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是无可无不可,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只要见到战马,立刻就会把人还你。不过本候要说的是,一万匹战马你可不能用什么老马,或者次等马来敷衍,我要的是五年左右的战马,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五年左右的战马,这,这太难了,你这样我们的战马就会出现一个断层。”

    “这跟我没有关系,我只要这个时间段的战马,到时候我要验货,差一匹王子殿下就不要怪我违约。”李慕云斩钉截铁的说道。

    事情谈到这个份上,李慕云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权,拔灼应该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毕竟薛延陀可汗的位置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果然,拔灼这一次并没有再讨价还价,狠狠一拍桌子说道:“好,一切就按你说的办,三月之后,在边境那里交易!”

    “成交!”事情敲定了,李慕云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举起手中的酒盏向拔灼遥敬:“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拔灼了却了一桩心事,人也显得很开心,同样笑着举起酒盏。

    “干杯!”唐俭见‘生意’谈妥了,也显的很开心,同样举起酒盏陪着两个年青人喝了一杯。

    公孙兰虽然已经猜到了结局,但是当事情真的发生之后,她还是觉得有些震撼,短短半个时辰,李慕云这家伙就凭着一张嘴硬生生的忽悠来一万匹战马,而且对方似乎还对他感激不尽,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他是这样的一个人,那么自己与他的合作到底是对还是错?这个家伙会不会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在给自己准备着?等到将来有一天,突然露出贪婪的本性,把自己一口吞掉?(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