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二九章 换位思考与逆向思维
    美丽的公孙兰小姐并不知道,虽然她一直在极力否定着李慕云,但潜意识中她已经开始对这个让她有些吃不准的男的产生了一点兴趣。

    对于女人来说,一但对某一个人产生兴趣,那么她就往往会一直追索着这个让她产生兴趣的东西,直到对这个东西失去兴趣,或者把这件东西占为已有才会罢休。

    这种情况有些类似于西方世界中的龙,那种带着翅膀的两脚大蜥蜴,对于闪闪发光的东西很是痴迷,千方百计的都会想办法将闪光的东西据为已有,女人亦如是,只不过女人爱好可能会更广泛一些。

    不过这似乎跟我们的主人公李慕云小伙子没有什么太直接关系,因为他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某些人的目标。

    此时的李慕云刚刚接到消息,唐俭那老头儿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拔灼!

    拔灼,真珠夷男家的老大,一个李慕云计划中的重要人物。

    原本计划中这个冤大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可他既然来了,那就是天意,而既然是天意,那就要按照老天的意思来办。

    所以李慕云早早的准备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酒是闷倒驴,菜是烤全羊,他自己、唐俭、拔灼,一人一只。至于公孙兰,一个护卫吃什么烤全羊,看着就可以了。

    羊是羔羊,不大,精过契丹人的精心打理,味道并不比草原上的差,再配上度数极高的烈酒,绝对可以称得上美味。

    拔灼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招待,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着李慕云傲然说道:“本王子这次是来见接大度设回去的,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只要不太过份,本王子都可以满足你。”

    李慕云并没有着急接话,而是扭头看了一眼满是嫌弃表情的唐俭。

    这老头儿在薛延陀吃了近一个月的烤羊肉,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子羊膻味,见李慕云在看自己,没有气的说道:“这是你的问题,别看我!”

    “那好吧!”李慕云耸了耸肩膀,用一种吃了大亏的表情对拔灼说道:“我要一万匹战马……”。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莫非真当我薛延陀好欺不成。”正在美美的享受‘闷倒驴’带来的眩晕感的拔灼没等李慕云说完就炸了,折着桌子吼道:“我警告你,最好不要狮子大开口,我薛延陀这次虽然理亏,虽然是大唐属国,但也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候爵能敲诈的。”

    这家伙说完之后,又看向一边的唐俭:“唐大人,这难道就是你们的诚意?在我们那边您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只是说贵国二王子在山阴县犯了错,窥视机密被扣下了,并没有保证无条件把人还给你们,而且拔灼王子似乎是主动拒绝了本官的帮你说和的好意,要自己亲自来解决问题的吧?”唐俭的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看样子好像在薛延陀的时候没少被人折面子。

    “可就算如此,他也不能狮子大开口吧,只是一份炼铁的配方而已,况且又没有拿走,凭什么要一万匹战马!”

    拔灼有些气急败坏,而他身后的几个护卫也是一脸的同仇敌忾,几双眼睛死死盯在李慕云的身上,似乎只要拔灼一声令下,就要冲上去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撕成碎片。

    要知道,一万匹战马那可不是小数目,虽然说草原上盛产马匹,可那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整个薛延陀部落估计战马的总数也就在四十万左右,现在李慕云竟然一张嘴就要走一万匹,这不是开玩乐么。

    不过,李慕云这个时候注意力却没在拔灼身上,反而是在与身后的那个女护卫窃窃私语,隐约间可以听到,他说的是:“一会儿……打起来……跑……”。

    真是笑话,拔灼撇撇嘴,他最看不起的就是唐人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你说你出来谈判,多少带几个差不多的护卫,带个女人算是怎么回事儿,而且个子还那么小,万一一会儿真的打起来,估计一拳就能被打死吧,可惜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

    只是拔灼不知道的是,李慕云刚刚说的其实是:一会儿如果打起来,千万不要让这犊子跑。

    ……

    良久,拔灼的火气发完了,李慕云这才清了清嗓子:“咳,那个,拔灼王子是吧,其实我想你是误会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把我的条件从头到尾的听完,然后再发表意见,如何?”

    “哼,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难道你刚刚说的还不清楚么!我告诉你,如果这样的话,这次的谈判就到此为止吧,本王子会回去如实禀报父汗,到时候当父汗会亲提大军前来。”

    得,这天没法聊了,李慕云看着拔灼那不断开合的嘴,看了看身边的唐俭:“唐叔,你怎么不告诉我他是个话唠呢?”

    “呃……”唐俭是尴尬的摊了摊手。

    “放屁,你说谁是话唠!”拔灼将李慕云的话听在耳中,顿时暴怒。

    “谁接话谁就是话唠,自以为是的家伙,你很聪明是吧?成,老子不谈了,你回去让你爹来吧,看看老子怕不怕你爹的二十万铁骑,让你们走过阴山一步老子把脑袋摘下来给你当球踢!”

    就算是泥人儿,那也有三分火气,这拔灼自从到了山阴县就特么颐气指使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别人说一句,他能说十句,李慕云是真受不了他这种自作聪明的家伙。

    拔灼其实也是在薛延陀横惯了,总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现在被李慕云怼回来,也是一脸懵逼,刚刚说什么提大军前来那不过就是想要吓唬吓唬某人,连他自己都没有相信,可万万没想到,李慕云这货竟然当真了。

    最后,还是唐俭这老家伙出来打了圆场:“好了好了,慕云啊,你说你这脾气,怎么总是那么暴躁呢,人家拔灼王子这不也是着急嘛,对不对!”

    李慕云把头一摇说道:“我才不管那些,总之我就要一万匹战马,给我战马,马上撕票,不给战马,当场放人!”

    完了,完了,这小子被气糊涂了,怎么语无论次了呢!唐俭尴尬看着李慕云,又看着一脸喜意的拔灼,恨不得给他一巴掌。

    只有李慕云身后的公孙兰伸手扶住额头,连吐槽的心思都没有了。

    数日之前,李慕云就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只不过当时在公孙兰看来,这货应该是想要哗众取宠,所以才会想出这么不着调的理论。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玩儿真的!

    这特么不是扯蛋么?就算是傻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估计也会选择不给战马,然后带人回去吧!可怜的,自己怎么会跟这样一个没有脑子的家伙合作!

    而就在这个有人欢喜有人愁,所有人都认为李慕云疯了的时候,这位大唐逍遥候再次开口了:“不过,拔灼王子可要想明白了,那大度设很有可能已经把炼钢之法记在脑子里了,如果这次本候把他放回去,将来有一天会不会成为你汗位最有力的竞争者,在下可不敢保证!”

    “什,什么?”拔灼愣了一下。

    来此之前,他只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圆满的完成老爹交待的任务,在老爹那里留下一个干练的形象,至于说把大度设接回去,自己会不会有一个竞争者的问题,却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的。

    “没什么,本候敢保证,大度设回去之后一定会向真珠可汗献上炼钢之法,到时候他就会是真珠可汗眼中的最佳汗位继承人,而有了炼钢之法的大度设,很快就会将自己的部下全部武装起来,估计要不了三年时间,大王子之位会属于谁就不得而知了。”李慕云话里的意思不无挑拨的意思,但却很现实,也很合理。

    拔灼顺着他的思路往下一想,顿时也是一身冷汗,甚至连反驳的念头都无法升起。

    “怎么样?要不要本候成全你一下?将那大度设连同他的随从一起放回去。只可惜,原本如果没有了大度设,你就是唯一的汗位继承人,而现在嘛,呵呵……。不过这样也好,也许大度设会念着你的好,将来继承了汗位之后,给你一个什么王爷之类的位置,这样其实也不错,对不对?”

    “不,等等,我,我还没有答应你的条件,我,我……”拔灼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刚刚的满心欢喜已经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

    而唐俭和公孙兰则是三观尽毁,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人怎么可以这样无耻!这人的脑回路到底要长成什么样子,才能有如此惊奇的观点。

    可是,当他们换位思考一下之后却发现,似乎李慕云说的很对,如果他们是拔灼的话,在这个时候估计也无力反驳,只能被某些有着精奇脑回路的家伙牵着鼻子走下去。

    悲哀啊,拔灼这个可怜的家伙,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个奇葩,看来他如果不拿出一点实惠的东西,估计李慕云会玩死他吧。(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