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二七章 苏烈的立场
    疯了,这真的是疯了!还特么凡人的智慧,这货特么就是病人的智慧好吧!

    这还是正常人能够想出来的点子么?

    哦,你把人家给绑架了,然后威胁对方,如果你送赎金来老子就撕票,如果你不送赎金来,老子就把人放了!谁家劫匪这么干?那特么还不得赔死?

    想到这里,苏烈叹了口气,有些怜悯的看着李慕云说道:“妹夫,哥承认这段时间你的压力太大了些,事是为了婉晴考虑,你能不能控制一点,让自己清醒一些?你这样是不行的……”。

    “我怎么不清醒了?我现在很清醒好吧!”李慕云翻了个白眼,看了看苏烈和公孙兰:“你们干嘛又这种眼神看我,我没疯!哎算了算了,这件事情我跟你们说不清楚,一切等唐俭那老灯回来再说吧,这段时间大哥你回去让那些想要买马的家伙把钱准备好就行。哦对,还有啊,下一次我要银子,不要铜钱,这东西虽然保值,但是不好存。”

    对于一个疯子,你会跟他说话么?想必很多人都不会吧!

    李慕云现在的状态,在苏烈看来就是疯了,应该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高兴毁了吧!这一点苏烈可以理解。

    公孙兰与苏烈的想法也没有什么不同,两万贯钱在她看来的确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烧坏一个人的脑子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便是这样,三个人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的瞪了整整半个晚上,直到最后一辆马车来到大牢门口。李慕云不等那些大头兵过来,便伸手按在了箱子上面:“行了,这一车不用搬了。哥,这些弟兄们给着你跑这一趟也不容易,这一车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你看如何?”

    “不行,一码归一码,他们都是有军饷的,不可以占这种便宜。”苏烈皱了皱眉头。

    “大哥,我知道你治军有方,可是你想想,押这么多钱从长安到山阴县,要冒多大的风险?这些兄弟可以说提着脑袋在办事也不为过吧?而且我这可是私活儿,他们也没义务无偿押运,如果我不给这钱,岂不是占了国家的便宜,这种事情我可不能干。”

    完了,看来这小子是真的高兴傻了,竟然连钱怎么花都不知道了!苏烈突然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和妹妹谈谈,如果可以的话……再挑一个好人嫁了算了,反正李慕云这棵歪脖树已经废了。

    不过苏烈的想法并不等于那些大头兵的想法,满满一车的铜钱一共两千斤,算下来大概是三百多贯,五百人分的的话,每人能分上六百文,这个数字几乎是他们三个月的军饷,算下来似乎也是满不错的。

    公孙兰对李慕云的做法很是好奇,尽管这些钱与她无关,但最后她还是谨慎的提醒到:“逍遥候,我不得不提醒你,那一车钱可是三百多贯。”

    “我知道,三百多贯钱而已,没什么,钱这东西就是王八蛋,没了以后咱再赚。”李慕云大咧咧的摆摆手:“再说钱嘛,不就是拿来花的?如果直接锁在库房里,那这些东西就是一堆铜!”

    不得不说,李慕云说的很有道理,竟让孙公兰一时间无法反驳,只能在心里骂了句:傻!

    李慕云傻么?他当然不傻,之所以把这些钱散给那些大头兵也是有他自己的用意在里面,只不过当着如此多人的面,他不好解释而已。

    ……

    一夜无话,转眼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李慕云派人带着苏烈手下的那些大头兵去马场提货,而他自己则与苏婉晴两个陪着老苏吃早点。

    “哥,你这次真的不多住几天啊?”苏婉晴与苏烈的感情很好,见他只回来一天就要往回赶,自然是有些不舍。

    而苏烈也有些无奈,看着妹妹委屈巴巴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丫头,哥哥有军令在身,不能在外面过多的逗留。”

    “其实我觉得婉晴可以去长安玩儿几天,等过段时间玩够了,我再去长安接她回来。”李慕云看了一眼有些难过的苏婉晴,突然开口说道。

    “这……”苏烈犹豫了一下,有些不知道应不应该答应。

    不过苏婉晴那丫头却不管这些,小脑袋点的飞快:“好啊好啊,我早就想去长安看看了,这次正好有机会,哥哥你就带我去吧,大不了等到除夕的时候,让慕云去接我好了。”

    “这不好吧,慕云这里眼下正是用人的时候,你跑到长安去,谁来照顾他。”苏烈看了一眼一直站在门口的公孙兰,意有所指的对妹妹说道。

    “哎呀,这有什么啊,他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不会自己照顾自己么,没问题啦,对不对。”

    苏婉晴似乎并没有领会苏烈的意思,还在努力试图说服苏烈,甚至最后她还没忘记在桌子下面踢了李慕云一脚,让他帮自己说话。

    李慕云被踢的小脚生疼,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强撑起一个笑容说道:“是啊,大哥,我现在也不是以前孤家寡人一下,身边并不缺人照顾,婉晴想去长安你就带她去吧。”

    “那……”面对李慕云和妹妹的强烈要求,苏烈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那好吧,婉晴就跟我去长安住上一段时间好了,正好长安的宅子还一直空着没人住。”

    “太好了!我就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苏婉晴见哥哥答应了,几乎兴奋的跳起来。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苏烈看着兴奋中的妹妹,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末了对李慕云说道:“妹夫啊,那这次我回去就把婉晴带回去了,你这里如果有什么事情,别忘了往长安送个信儿,如果年底真的没有时间,我把她给你送回来也成。”

    “什么啊!”苏婉晴瞪大的眼睛,有些娇嗔的说道:“哥,你就那么想要让我快点嫁出去?”

    “嗯,最好现在马上就嫁人才好,这样哥就可以早就抱上一个大外甥了!”苏烈嘴角微微带出一个弧度旧话重提,再次惹的苏婉晴大发娇嗔的同时,羞红了脸跑了出去,估计是去收拾东西去了。

    而苏烈在看着妹妹消失在门外以后才收起脸上的笑容,看着李慕云说道:“慕云,婉晴是我妹妹,你是她的未婚夫,我们可以算是一家人对吧?”

    “是的,大哥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李慕云鬼精鬼灵的,自然能看出苏烈是故意把苏婉晴挤兑走的,现在见他有话要说,脸上也恢复了严肃的神情。

    苏烈沉默了好一会儿,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慕云,按说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把婉晴带走,可是我这个当大哥的也有自己的苦衷,希望你能理解。”

    “大哥是怕婉晴遇到危险,这我可以理解。”李慕云点点头。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其实并不是那么好,在大唐内部他得罪了刑部尚书,或间接或直接搞死了刑部尚书的儿子;在大唐外部,他绑架了薛延陀的二王子,甚至还想杀了这个家伙用来换取一万匹战马。这两点加在一起,苏烈担心他妹妹继续留在山阴县会遭遇不测并不是没有道理。

    所以李慕云并不反对苏烈将那丫头带走,虽然苏婉晴那丫头战力的确可以爆表,不过谁又能真的上她上战场呢。

    苏烈见李慕云还算是通情达理,脸上也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你能想通这其中的道理,我这个当大哥的很欣慰,那么接下来咱们再说说你今后的安排。”

    “大哥请讲!”李慕云做洗耳恭听状。

    “唉……”苏烈叹了口气,看了李慕云一眼说道:“我只是给你提一个建议,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关于那个薛延陀二王子,我建议你最好是把他给放了,这一次唐俭去薛延陀相信一定可以解决掉那三千骑兵的问题,如果再因为你困禁了他而节外生枝,实为不智之举。”

    李慕云虽然心中并不认同苏烈的想法,不过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顺着他的话说道:“大哥,这件事情我会慎得考虑的。”

    “另外还有那韩瑷的事情,你这段时间尽量小心一些,最近听说他一直在找那个来自吕梁山的公孙兰,有好几次人都被找到了,但最后都被其逃脱,为兄觉得那姓韩的如果找不到人,很可能会把目标转移到你这里。”

    尽人事,听天命,这就是苏烈的想法,他也知道李慕云根本不可能按照自己说的做,但他还是把该说的都说了一遍,至于最后结果如何,听天由命吧。

    只是苏烈并不知道,他口中的那个公孙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将他所说的话一字不落全都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过好在苏烈并没有对她的事情做出任何评价,他只是在对李慕云陈述一个事实,虽然这个事实李慕云可能早就已经知道。

    但会说的不如会听的,前后所有事情联系到一起李慕云敏锐的发现,老苏的话里似乎还有未尽的意思,这让他不得不考虑苏烈在他与韩瑷之间的立场问题。(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