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二六章 毁人不倦
    看来刚刚自己那些话是白说了,这小子压根一点没听进去。

    一阵无力感涌遍全身,苏烈发现自己的这个妹夫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也不知道自己妹妹嫁给他到底是对还是错。

    就像刚刚说的,山阴县并不产马,而且就算是产马,也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再弄出一万匹战马来。所以李慕云刚刚所说的一万匹战马必然是来自薛延陀,所差的只是不知道他到底用什么办法弄过来,但想必不会是什么正规渠道。

    想到这里,苏烈叹了口气,看着李慕云无奈的说道:“如果你真的还有一万匹战马,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最多你也就能卖出两万贯,再多是不可能了。”

    “为什么?”李慕云反问道。

    他可不相信大唐的市场会饱和,几万匹马对于大唐为说几乎就是杯水车薪,丢进军营只怕连个水花都击不起来。

    “因为民部没有那么多钱来收购这些马了,一匹的价格已经被压缩到八贯左右,如果你在短期内再弄一万匹战马回来,估计民部能把价格压到七贯一匹。”苏烈苦笑答道。

    “为什么?难道市场真的饱和了?不应该吧?!”李慕云很不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毕竟接手战马的都是长安的勋贵和世家,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自己的钱打水漂,掉价掉的这么多,他们怎么可能会接受。

    不过苏烈很快就给出了答案,看着万分不解的李慕云,老苏哼了一声说道:“是因为国库没有钱,这才打完仗几天啊,国库空的几乎可以饿死老鼠,哪里还有钱来买战马。”

    国库没钱这个问题却是李慕云没有想过的,因为他是第一手的经销商,所以他根本没有与民部的那些官员打过交道,唐俭那个半路出家的民部尚书就是个半调子,也就勉强能知道国库里面有多少钱,对于物价调控方面他完全就不懂。

    所以他在山阴县的时候根本就没与李慕云谈起过这个问题,这也有可能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又或者他想到了,可是他没想到李慕云竟然不死心竟然还想坑薛延陀一回,战马的生意竟然还能梅开二度,是以也就没说。

    但是不管如何,事情到了这一步,李慕云都是不可能放手了,大度设那家伙在他看来是个很好的货物,杀了他,又或者拿他去换两万贯钱,小李同志情原选择后者。

    想到这里,李慕云不得不为自己手中‘货物’的贬值叹了口气。

    ……

    时间推移,不知不觉一下午的时间便慢慢过去,而就在日落之前,果然有人来报,一队来自长安的官兵运送一批‘物货’抵达。

    “走吧,一起去看看你的东西。”苏烈在见到衙役进来的同时,也看到了负责押送银钱的亲卫,于是便对李慕云招了招手,起身向外走去。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李慕云深深的相信这一点,所以在听说自己的钱到了之后,立刻跟在了苏烈的身后,带着心事重重的公孙兰一起走出了县衙。

    而到了县衙的外面,李慕云立刻被眼前壮观的影像惊呆了。

    只见数十辆大车从县衙门口一直排到远处的街角,至于街角后面还有没有因为视线的问题已经看不到了。

    这都是钱啊,多多的钱啊!在李慕云的前一切,钱已经变成了数字,被一张薄薄的卡片,或者一张薄薄的纸所代表。

    可是在大唐,钱却是实打实的钱,两万贯铜钱,十二万八千斤的份量,说起来不怎么多,但实际上看到的时候,那场面已经不能用壮观来形容。

    “这些都是你的,好好想想放在什么地方吧。”苏烈看着发呆中的李慕云,并没有嘲笑他的意思,因为在长安将这些钱装车的时候,他表现的并不比小李同志强多少。

    李慕云看着长长一溜的车队,也有些纠结要把这些钱放在什么地方,不过你还别说,这人急了脑子似乎还真挺好使,只想了片刻,他便想到了一个地方,转头对苏烈略有些纠结的说道:“大哥,不如你费点心,让弟兄们把车赶到大牢那边去。”

    “……”苏烈有些无语的看着李慕云,不得不为他的灵机一动‘佩服’万分。

    不过老实说,眼下在这山阴县,牢房似乎是最好的存钱地点,因为不管是县库还是其他什么地方,其实都不是那么安全,只有大牢那里出口只有一个不说,而且还有好几次门锁,用来锁钱再好没有了。

    心动不如行动,想到就去做,苏烈对于自己妹夫的要求自然不会提出什么反对的意见,于是车队转向,驶向山阴大牢。

    不过此时的山阴县大牢并不是空的,里面还关着包括薛延陀二王子在内的十来个薛延陀人,所以当牢门被打开之后,立刻就听到大度设那极度幽怨的声音:“我是薛延陀二王子,我没有偷东西,我没有偷东西!你们快点把我放了,否则我一定会带着千军万马前来踏平山阴县!”

    苏烈站在大牢的门口揉了揉耳朵,狐疑的看向李慕云:“里面的人刚刚在喊什么?”

    李慕云耸了耸肩膀有些无所谓的说道:“哦,前段时间薛延陀的二王子大度设伪装成商人跑到县里来了,结果没想到他做生意是假,偷取我们的炼钢技术是真,而且被抓到之后还死不认帐,没办法我就只能先把他关起来。”

    “你……,你你。”苏烈万万没想到,自己刚刚还警告这小子,不要玩儿火,不要玩儿火,打劫薛延陀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干,结果货竟然弄了个薛延陀二王子关在自己的大牢里面。

    这特么不是扯蛋么?刚刚这小子还说什么一万匹马,难不成他还想用这家伙换来一万匹战马不成?这特么就更扯蛋了好不好,真珠夷男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儿子付出一万匹良马,最大的可能就是带兵杀过来好吧。

    而另一边,原本心事重重的公孙兰此时也终于发现,敢情自己还真是低估了李慕云这家伙的胆子,本以为他敢背上指使自己杀人的黑祸就已经够了不起了,现在看来和囚禁薛延陀王子相比,杀掉一个韩强似乎不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不过,李慕云却并没有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妥,大牢里的那个王八蛋连他的女人都敢调戏,没有当场杀了已经算是很给真珠夷男面子了,囚禁起来又能算得了什么。

    可是等他看到几乎被气的吐血的苏烈时,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其拉到了一边,把那自己为什么会囚禁大度设的原因小声的说了一遍,然后看着老苏说道:“大哥,这事儿您说,我没杀他算不算是好脾气!”

    “你这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呢,找个没人的地方一刀了事儿,神不知鬼不觉,现在你这样子把他困禁在这里,唐俭又拿着所谓的证据去了薛延陀,你觉得那个真珠夷男会不会来报复,你都能干出伪装的事情,你觉得薛延陀人就干不出来?”

    苏烈听完李慕云的解释之后,心中虽然也有些恼怒大度设,但理智上他还是觉得李慕云做错了。

    甚至公孙兰也在一边点头附和:“不错,以这个人的身份来说,直接杀了或许还能简单此地,留下来完全就是一招臭棋。”

    “臭不可闻!”苏烈似乎觉得公孙兰形容的有些不到位,于是跟着补了一句。

    李慕云撇撇嘴,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苏烈,又看了看公孙兰,叹了口气说道:“凡人的智慧!”

    “什么?凡人的智慧?你……”公孙兰身为江湖人物,脾气自然不会很好,原本一片好心却被李慕云当成驴肝肺,顿时火气上涌。

    而李慕云却不等她把话说完,便大咧咧的一摆手:“一会儿再跟你们说这个事儿,先排安排人抬东西。”

    “成,一会儿你最好能好好解释一下你那个不是凡人的想法,苏某正好也想见识见识!”苏烈气鼓鼓的说着,一挥手对押送马车的军卒说道:“把钱都抬下来,送进牢房里面。”

    “诺!”一群大头兵应了一声,接着便忙碌了起来。

    而李慕云则是安排牢头,把大牢里面空着的几间牢房打开,以便于搬运那些装钱的箱子。

    ……

    “好了,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想法了吧?”等到军卒们开始了工作,苏烈将李慕云拉到一边问道。

    “我的想法很简单刚刚不就已经跟你们说了,想用那家伙换些钱!”李慕云有些痛苦的看了苏烈和还在生气的公孙兰一眼,似乎真的在为他们的智力感到担心。

    “李慕云,你可别让本姑娘瞧不起你,对于一个侮辱了自己女人的异族,难道你还想让他活着?”公孙兰在听到李慕云的解释之后,有些鄙夷的说道,至于某人疼苦的眼神,自动被她给忽略了。

    “谁说我想让他活着了,这种人渣死定了。”

    “如果他死了,你还怎么换马?”苏烈抱着膀子问道。

    “说的好,问题就在于这里,这就是凡人与智者的区别。”李慕云诡异的一笑,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我就是要用他的尸体来换一万匹战马,如果某些人不给老子一万匹战马,老子就把他给放了!”

    “什么?!你……”不管是公孙兰还是苏烈,只觉得脑子瞬间短路,看着李慕云的嘴巴一张一合,竟完全不理解他说的是什么。(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