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二二章 找上门的女人
    与相象中不同的是,当李慕云把老李渊和于志宁两个老头儿送到那处宅院,又与苏婉晴说起出去喝酒时,苏丫头竟然意外的什么都没有问,只是嘱咐了一句‘少喝一些,注意身体’。

    什么情况?难道不应该问问跟谁去,又或者问问去什么地方么?怎么这么简单就搞定了,李慕云狐疑的看着苏婉晴,然后又在苏丫头狐疑的目光中转身离开。

    公子哥儿提供的宅子还不错,虽然没有住人,但却一直有人在收拾,所以环境总的来说还不错,至少比山寨里面要强出不少。

    李慕云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得以离开,否则少不得又被李渊那小老头儿数落一翻。

    ……

    楼外楼是一间综合性经营的酒楼,当然,如果你有特殊需要,也可以把这里当成青楼,而且听说这里的幕后老板是长安城都有名的大人物,在大唐各个州府几乎都有楼外楼的分店。

    富家子弟作为东道主,一边招呼着楼外楼的侍女给李慕云斟酒,一边给他讲解这楼外楼的背景。

    “这么说,这楼外楼还是连锁店的性质?只是不知道长安的楼外楼会是什么样,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李慕云在侍女鄙视的目光中,故做吃惊的问道。

    “长安楼外楼那可是真正的销金窟,进去一次没有十贯八贯钱根本别想出来,这还是最低消费,稍微叫些好酒好菜,再来上几个姑娘,百把十贯那可就没了。”王庆似乎去过长安的楼外楼,说话间眼中还留露出怀念与纠结之色。

    李慕云不是什么没有眼色的人,略一观察王庆的表情就知道,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故事在里面,只是不管其中有什么样的故事,似乎都与他没什么关系,他自然没有必要去揭别人的疮疤。

    思讨间目光扫过众人,一声轻咳岔开话题说道:“诸位兄弟,在下有一件私事,想请诸位帮个小忙。”

    “李兄说的哪里话来,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开口,大家兄弟一场,再怎么难也帮你帮事情办了。”

    “就是,李兄这话说的有些看不起兄弟们了,我们自家兄弟还说什么帮忙不帮忙的,有事儿您说也就是了。”

    一听李慕云说有事情让他们帮忙,一群纨绔你一言我一语的嚷嚷起来,纷纷‘指责’李慕云不拿他们当兄弟,就连这帮纨绔的头子,王庆也是一脸‘你不拿我当兄弟’的表情。

    李慕云见众纨绔跃跃欲试也不再矫情,一拍桌子说道:“好,既然兄弟们捧场,如果我再说什么谢不谢的倒显得矫情了。”

    “就是,快说是什么事情吧。”王庆等的心急,忍不住催促道。

    李慕云在王庆的催促下微微一笑,故作神秘的说道:“是这样,今天王使君不是办了一场中秋诗会么,受他的启发,兄弟我也想办个收割大赛,咱们朔州府还有周边的其他州府只要是在籍的百姓尽可参加,几位兄弟以为如何?”

    “这是好事儿啊!”李慕云刚刚说完,王庆便击掌笑道:“只是不知慕云兄可有什么具体的章程?”

    “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具体的章程这不是等着几位兄弟想办法呢么!”李慕云接过话头,看着其他几个纨绔说道。

    在坐的纨绔家中长辈几乎都是朔州府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时没少被长辈数落一事无成,朽木不可雕,哪个心里不是憋着一口气。

    可是话又说回来,像他们这样的纨绔平日里连衣服都不会自己穿,又怎么可能被直接赋予重任,就算是他们自认有这个能力,家族之中也不敢信任他们不是。

    所以当李慕云提出‘收割大赛’的时候,纨绔们立刻纷纷响应,努力表现着自己的‘能力’,各抒己见的讨论起来,就连吃酒的目的都忘了。

    最后,比赛的地点定在山阴县,这个没有其他选择,毕竟众人之中只有李慕云有封地,其他人都是家中的二代或者三代,就算是有想法也没有地。

    其次比赛设置一、二、三等奖,其中一等奖一人,奖金十贯;二等奖两人,奖金五贯;三等奖三人,奖金一贯。

    至于参赛人数,这个没有限制,只要拿着户籍证明到山阴县登记一下就行,然后便是为期三日的比赛。

    李慕云看着一群纨绔讨论的热烈,微角不由微微翘起,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而就在此时身边人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陪他喝酒的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打扮上与房间中其他坐陪的女子似乎没什么不同,但她的眼神却显的很不寻常。

    因为正常人在看人的时候往往是看着对方的脸,可这个女人的目光所注意的往往是人的咽喉,肩膀,胸口等位置,目光游移不定,就好像根本不会聚焦一样。

    这样的目光李慕云十分熟悉,因为他自己刚刚出道的时候也有这样的习惯,后来用了很长时间改正过来。

    盯着人的肩膀那是为了防备对方,因为如果人想要出手攻击的话,肩膀一定是首先要动起来的位置;而咽喉和胸口则是人身体上的要害,这些地方受到攻击,完全可以一击至命;至于说目光游移,眼瞳发散,这是为了时刻注意周围的动静,同时不让别人注意到自己正在观察对方。

    这女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楼外楼?看她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样子,与那些普通陪酒的烟花女子大不相同,显然她并不是职业干这个的。

    那女子显然也注意到李慕云正在看她,面色微变的同时低声对他说道:“小女子身体有些不适,先失陪一下。”言罢站起身形,礼了一礼便向外走去。

    这一下子,立刻引起了其他众纨绔的注意,纷纷愕然看向李慕云,王庆更是勃然变色,‘啪’的一拍桌子便要起身。

    要知道,李慕云可是他的客人,而那个女人竟然半路离开,这显然就是落了他的面子,这对一个纨绔子弟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好在李慕云拉了王庆一把,替那女子解释道:“王兄且慢,在下与那姑娘有几句话要说,让她先行离开不过是找个说话的地方。”

    王庆先是一愣,随后露出一个了解的笑容:“呃……,如此是王某多事了,慕云兄请便,请便!”

    “失礼了”李慕云尴尬的拱了拱手,对四周投来‘会意’目光的纨绔们作了一个罗圈揖,而后便追在那女子的身后走出了房间,身后隐约传来众人的哄笑声。

    不过,李慕云却根本不在意这些,大家都是男人,这种事情其实说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还是找到那个女人,问清楚她的目的与来历才好。

    而就在刚刚李慕云在房间中与王庆说两句话的功夫,那女子已经走到了楼外楼的大门口,站在那里回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正准备从二楼下来的李慕云,转身走入外面的夜幕之中。

    这女人竟然是冲着自己来的?这是怎么回事儿?单凭那女人离开时挑衅的眼神,李慕云已经可以判断出这女人的目的。

    可是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样一个女人,对于他来说,这女人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陌生人,所以不管她来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都不可能简单。

    一边想着,李慕云一边追出了楼外楼,在外面的夜色中四下打量了一眼,便向一个方向追了下去。

    ……

    片刻之后,距离楼外楼两个街口外的一条小巷,李慕云终于追上了那个女人,不,或者应该说那个女人等到了李慕云才对。

    “你是什么人?把我引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看到那个女人的瞬间,李慕云停住了脚步,警惕的与其保持着五、六步的距离。

    “你就是那个想要追杀韩强的李慕云?果然有几分本事。”女人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盯着李慕云冷冷的说了一句。

    李慕云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对方能够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子,而自己却对对方一无所知,这第一次的交锋自己无疑是败了。

    不过,他相信对方一定会告诉自己她的目的,否则的话,刚刚在房间中她有无数次下手的机会,若是真想杀自己,估计早就动手了。

    所以尽管那女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还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等那女人继续说点什么。

    “我叫公孙兰,吕梁公孙兰!”那女子见李慕云不说话,隔了半晌之后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与来历。

    意外,这真是太意外了!李慕云在听到‘公孙兰’这个名字之前,心中有着无数种猜测,可是不管他怎么猜都没有猜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是一拳打死韩强的那个女人。

    短短一瞬间的愕然之后,李慕云抱拳为礼,口中说道:“真没想到,竟然是公孙姑娘当面,失敬了!”

    那女子嘴角微微一挑,应该算是笑了笑吧,随后漫声说道:“看样子你是知道我了,不过也是,想那韩强本是你的目标,不过却被我给打死了,这件事情如果你不知道才是怪事。”(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