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二零章 气死人不偿命
    “不,不对,你做的诗根本就不是以中秋为题,你犯规!”众人的注视下,卢庆宏的反应有些激烈,猛的站了起来,对李慕云喊道。

    不过这次李慕云没有再惯着他,嗤笑一声说道:“以中秋为题?卢使君的记性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差了,刚刚说的时候明明说以月为题,或者诗中有月亦可,在场这么多人都听到了,难道卢使君又想改主意?”

    卢庆宏愣了一声,但很快便抢着说道:“说是以月题,可谁不知道今日便是中秋……”

    “中秋是中秋,月亮是月亮,就像令堂是女人,但女人不一定都是令堂,本候说的没错吧?”李慕云好整以暇的说道,不过语气中的揶揄之意,在场的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你……”卢庆宏被气的眼珠子差点没爆出来,但奈何李慕云的别一份身份是从三品的逍遥候,比他这个刺使要高上好几级,这让他一肚子的骂人话堵在喉咙里面,却无法说出口。

    “好了,刚刚我的诗也做完了,现在该你了,相信以卢使君的为人应该不会耍赖吧?”李慕云看着几乎要被自己气的背过气的卢庆宏,耸了耸肩膀,看了看主位之外围着的众人,不无威胁的说道。

    卢庆宏此时也很清楚,这第一局自己无论如何都输定了,就算是强自拿出自己准备好的诗来也是没用,与其拿出来丢人现眼,还不如藏拙。若是一会儿李慕云的第二首诗不怎么样的话,自己手里便有三首诗可以拿来与之比较。

    不得不说,卢庆宏的心也是真大,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田忌赛马,他就不想想,李慕云既然能拿出这样一首诗来,第二首和第三首又怎么可能差得了。

    不过这家伙现在已经被嫉妒迷住了双眼,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在某一个瞬间,他还在做着一会儿如果李慕云输了,自己要如何羞辱他的美梦。

    “喂,你行不行啊,行的话就快点把你的诗拿出来,不行的话就快点喝酒。”王庆这个时候终于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翻着白眼对那卢庆宏说道。

    作为一个年轻人,某些时候就是那么冲动,崇拜一个人和很一个人往往就在那么一瞬间。

    李慕云刚刚的表现在王庆看来简直就是酷毙了,虽然他并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可那种莫名的兴奋却让他几乎忘了自己是谁。

    王唯一似乎也觉得卢庆宏作为一个客人,没有征得自己的同意就擅自向李慕云挑衅有些过份,所以对王庆的话也没有制止的意思。

    在卢庆宏和于志宁、李慕云之间,他选择了后者,至于那个卢家旁枝的废物……,算了,这种没有眼色的家伙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卢庆宏被一个小辈喝斥虽然很没面子,但毕竟王唯一还坐在这里,他总不好对王庆发作,最后只能咬牙认输:“这第一场对赌,卢某认输。”言罢,抓起桌上的酒盏,仰头混和苦涩的泪水,一口闷了下去。

    “这才对嘛,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言而无信!”王庆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那声音依旧大的足以让满桌的人全都听的清清楚楚,卢庆宏差点没被他气的一口老血喷过去。

    “慕云啊,拿出你的第二首诗吧,正好也让为师好好过一回瘾!”于志宁到底还是正人君子,见那卢庆宏已经受了教训,便岔开了话题,督促李慕云继续下去。

    只不过正人君子有些时候虽然不骂脏字,但那种无视却更让卢庆宏觉得恼火,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估计他现在都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李慕云被老于这一催促,心中也是苦笑不已,心说我又不是什么诗仙诗圣的,怎么可能会做出诗来,现在能背出来的这些诗还是在前一世的时候学校教的,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估计早晚得露底!

    “慕云哥哥,加油!”就在李慕云瞎琢磨的时候,站在于志宁身后的苏丫头像他挥了挥小拳头,一脸兴奋的样子看上去说不出的招人稀罕。

    得,看来只能继续了,李慕云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再次摆出一副四十五度仰望星空的造型,半晌低下头与盯着自己的卢庆宏对视着吟诵道:“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城头铁鼓声犹振……”

    到了最后一局,李慕云已经走到了卢庆宏的身边,双眼微眯,用冷的几乎可以将血液凝结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道:“匣中金刀血未干!”

    “噗通”一声,随着李慕云声落,卢庆宏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桌上的杯盘掉了一身,样子显的好不狼狈。

    可是,卢庆宏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在他的眼中,李慕云此时已经化成了尊杀神,手中提着还在滴血的长刀,正向他一步步走来,惊慌失措的他只能连滚带爬的向后躲着,一边躲一边喊:“别,别杀我,别杀我!救,救命,逍遥候杀人了,逍遥候杀人了!”

    “哄……”这下子,刚刚还被那金戈铁马的气息所感染的人们全都笑了起来,只有那些跟着卢庆宏从析州过来的学子一个个脸色通红,恨不能把脑袋塞进裤裆里。

    丢人,真是在丢人了,自己怎么会跟着这样一个能惹事又不能平事儿的领队来朔州呢,这下只怕析州人的脸都快要被丢光了吧。

    王庆、苏婉晴还有其他几个不够资格入座的小年轻同样很兴奋,他们或是学问浅薄,或是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诗词上面,所以根本体会不到刚刚李慕云带给卢庆宏的那种压力。

    只有王唯一和于志宁等几个老家伙,脸色瞬间大变,看着李慕云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只妖怪。

    相比于刚刚的那一首《关山月》,这次李慕云所诵之诗虽然短了不少,但铁血杀伐之气却远比刚刚那首要强大上无数倍,细思之下几乎能够感觉到自己正在面对一位刚刚从战场上走下来的百战将军。

    这诗已经不单单局限于文字方面的修饰,能让这首诗有如此气势,必然是李慕云那家伙以自身的气场在影响着周围的人。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身上会有如此重的杀气,这还是以前那个跟自己嬉皮笑脸的那个李慕云么?于志宁如此起着。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问这件事情的时候,而且于志宁也知道,如果李慕云这小子不想说,他一定会编出无数种理由来骗自己,可偏偏刚刚的那种沉浸式的感觉还真就是一种感觉,根本不足以当成证据来证明什么。

    ……

    卢庆宏此时已经被自己带来的仆人扶了起来,脸色一片灰败,此时此刻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败了,败的连一丝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次的挑衅完全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把李慕云得罪的死死的不说,甚至连于志宁和王唯一这两个老家伙估计也会对自己怀恨在心。

    错了,真的错了,早知道会有现在这样的结局,当初就不应该去撩拨那小子,权当没看到他也就是了,何必弄到现在这样不可收拾。

    卢庆宏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下,终于清醒了,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可奈何错已铸成,就算是后悔也没有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等以后找机会慢慢解决这件事情。

    而就在卢庆宏懊悔的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嘴巴的时候,下面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逍遥候,还有最后一首诗,您一并做了吧!”

    而这一声喊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下面无数人都跟着喊道:“再做一首!再做一首!”至于卢庆宏,似乎他已经被众人给遗忘了。

    这真是一个让人十分尴尬的情况,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再逼着他认输或者再喝一杯酒什么的,卢庆宏或许心里还能好受一些,可是偏偏这些人把他给无视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觉得耻辱的?

    扶着卢庆宏的老仆显然也觉察到了气氛的尴尬,压低声音小声说道:“老爷,小人扶您回去休息吧。”

    结果,老仆的好心再一次被当成了驴肝肺,只见那卢庆宏把头一摇:“不,我不走,我倒要看看,他的第三首会是什么!”

    还要看?再看下去只怕命都看没了吧?扶着卢庆宏的老仆看着他难看到了极点的脸色,实在不知道应该再怎么劝他。

    而此时,下面那些学子也几乎要沸腾起来,‘再做一首’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好,那就再做一首!”李慕云被这场面一刺激,顿时忘了自己还要留些诗词做种子的想法,仰头将手中酒盏中的酒一饮而尽,随手将酒盏一掷,仰天长啸:“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噗……”李慕云声落,卢庆宏一口老血直接喷了近三尺远近,整个人瞬间昏了过去,软倒在老仆的怀里。(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