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一九章 打赌
    好人有总是会有无数种优点,而贱人的优点却只有一个,那就是——自以为是。

    李慕云原本并没有来诗会踩人的想法,之所以会来也不过是想要带着苏婉晴出来走走,省得这丫头整天待在县里得了自闭症。

    可现在被人挤兑到了这个份上,看来不踩人是不行了,否则于志宁那个老头子第一个就不会放过自己,更不要说身边的苏丫头也正一脸殷切的看着自己。

    想到这里,李慕云轻轻叹了口气,撑着桌子站起来,对卢庆宏笑了笑说道:“做诗本候其实并不怎么擅长,不过既然卢使君这么有兴趣,本候总也不能让你失望。”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卢庆宏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光彩:“如此,逍遥候请吧!”

    “慢着!”看着得意的卢庆宏,李慕云将他拦了下来:“卢使君可愿与本候对赌一场?”

    对赌?什么意思?卢庆宏愣了一下,接着便听李慕云说道:“今夜中秋诗会,本候一人赋诗未免无趣,不如卢使君也来掺上一脚,你我二人各赋一首,请大家评判一翻,输的人罚酒一盏如何?”

    “这……”卢庆宏犹豫了一下,虽然他在诗词方面也有些手段,可是这对赌总是有风险的,若是万一输了岂不是没有面子。

    李慕云见他犹豫,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怎么?卢使君可是不敢?”

    “有何不敢,不过既然是对赌,却不能只赋一首诗,不如三首为限,逍遥候可同意?”卢庆宏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李慕云,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在卢庆宏看来,李慕云要与他对赌,相信一定是有几分把握,如果只赌一首诗的话,万一那家伙提前有所准备,自己怕是会吃亏,毕竟只有一次机会,如果输了脸上却是不怎么好看。

    所以他才会提出对赌三首,想着三首诗赌下来,自己怎么也能胜出一、到两次。

    这都是他由己及人的考虑,试想这次的中秋诗会可是提前一个月王唯一就发出了请柬,只要是有心机的人,在此之前一定会有所准备,比如他自己就准备了三首诗,一首好一些的,两首差一些的。

    而他之所以认为自己会胜一到两次,也是想到了田忌赛马这个典故,打算先听完李慕云的第一首诗,然后再从自己的三首诗里挑一首与之对赌。

    如果李慕云的第一首诗比自己所有的诗都好,那就认一次输,等到第二首差一些的诗拿出来之后,自己再用最好的那一首与他赌,这样就可以打个平手。

    至于第三首,不管了,反正有两次机会,相信自己有心算无心,怎么也能占上一些便宜。

    不过他‘聪明’其他人也不是傻子,王唯一听了他的条件之后,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但心中已经开始鄙视起他的人品。

    大家都是世家之人,这种小心思,小伎俩根本瞒不过人的‘同行眼睛’。

    于志宁听完了卢庆宏的条件之后,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目光在李慕云的脸上扫过,见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样的反正,一颗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他相信自己的这个学生不是那种傻了吧唧的暴发户,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应该不会答应这种条件,所以别看他现在没有什么表示,但并不等于马上就会答应下来。

    再其次就是苏婉晴那丫头了,正所谓关心则乱,苏丫头的一颗心早就已经系在李慕云的身上,见那卢庆宏一直逼着心上人做什么诗,这丫头恨不能一拳打爆他的头。

    不过种事情她最多只能想想,不说那卢庆宏朝庭命官的身份,就算不是官员,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也的确不是杀人的好地点。

    所以苏丫头在听到卢庆宏提出一共要做三首诗的时候,紧张的拉了拉李慕云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冲动,如果没有把握就不要答应这样的事情。

    最后是那个王庆,这家伙和李慕云年龄相仿,十九岁的年纪正是叛逆的时候,原本开始的时候他还对李慕云有些成见。但在卢庆宏一再相逼的情况下,因为都是朔州人的关系使他产生了一种同仇敌忾的想法,不自觉得又站到了小李同志的一边。

    不过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与李慕云一方的担心相比,来自析州的那些学子和文士则开始大声给卢庆宏打气加油,同时对李慕云投以鄙夷的嘘声。

    可不管怎么样,在李慕云没有开口之前,其他人不管想什么都是白费工夫,而且这个时候其他人也根本没有办法插言,只能静静看着。

    而事实证明,李慕云的确属于那种宁可被人打死也不会被人吓的人,就在苏婉晴、王庆等一众小年轻担心他会不会一时冲动的时候,这家伙突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伸出右手举在半空:“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啪”的一声,卢庆宏同样抬起右手,与李慕云的右掌拍到了一起。

    完了!躲在一边看热闹的王庆,以及散落在主位四周的那些朔州系学子全都在心里发出一声哀嚎。

    在他们心里,那卢庆宏到底是老牌的读书人,李慕云一个小年轻就算是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与其相比,所以这次的赌局只怕朔州一方是输定了。

    而就在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慕云的时候,苏婉晴来到了李慕云的身边,低声说道:“慕云哥哥,加油!打败他!”

    “放心吧,跳梁小丑而已,你先到老师那边坐着,看我一会儿怎么赢他。”李慕云侧过头,与苏婉晴对视一眼,将她安排到了于志宁的身边。

    卢庆宏就站在李慕云的对面,他自然听到了‘跳梁小丑’这四个字,不过自认成竹在胸的他并不怎么在乎,冷冷一笑说道:“逍遥候,是否可以开始了?”

    “怎么?你就那么有稳赢的把握?”李慕云看着苏婉晴站到了于志宁身边,又看了看远处停在那里的十二驾大马车,半晌才扭过头有些不屑的问道。

    “赌约是候爷您提出来的,这赋诗自然是您先来,可不是卢某想要占您的便宜!”卢庆宏脸上带着阴谋得逞的笑意,做了个无奈的手势。

    “成,既然你卢使君敢死,李某将你埋了就是!”李慕云实在是看不惯这卢庆宏那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终于口出恶言讥讽他道。

    卢庆宏没有说话,只是撇撇嘴,比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下,主位之上只有李慕云一人昂然而立,下面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到了他身上。

    不得不说,卢庆宏还真是把一切都算计到了骨子里,连心里压力这一招都用上了。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对于一个只需要背诗的人,这种只有区区百来人的注目礼根本不可能憾到李慕云那颗粗大的神经。

    只见他不温不火的咳了一声,从桌上拿起刚刚放下的酒盏,离开主位踱了几步,随后仰头看向天上明月,朗声吟道:“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好!好一个明月出天山,好一个苍茫云海间!浑雄大气,凭此一句,可为一绝!”本有些紧张的老于只听了一句,立刻击掌叫起好来。

    这简简单单的十个字,可比前段时间的《临江仙》不知强出多少倍,只凭此句这第一场在于志宁看来,就已经赢定了,所差的只是看李慕云的第二句如何接。

    毕竟第一句明月,天山,苍茫云海,已经将诗的气度提高到了极点,下一句如果接的不好,只怕立刻就会失分。

    而随着于志宁的高声赞誉,卢庆宏的脸色则隐隐有些发白,身为一个读书人,他还是有一些鉴赏能力的,他也知道,只凭这第一句,李慕云已经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他自己准备的那三首诗,与此相比只能沦为‘顺口溜’一族。

    李慕云自然早就把卢庆宏的脸色看在眼中,不过他却并没有趁机嘲讽他,而是继续背诵道:“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接上了,真的接上了,于志宁已经没有了刚刚叫好时的兴奋,反而有些紧张,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李慕云后面还会再写出什么,那样子就像是在等更新的吃瓜群众。

    苏婉晴虽然并不会做诗,但也为心上人抄来的这首《关山月》深深吸引,将那个卢庆宏完全忘到了一边。

    而接下来,李慕云毫不停顿,一口气将后面四句一口道出: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一首诗仙李白的《关山月》自李慕云的口中缓缓背诵而出,道尽出征将士的思想之情,听的诗会众人鸦鹊无声,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此时正在玉门关驻守边城的那些大唐将士,望着空中明月,思念故乡亲人,发出一声声叹息的情景。

    比什么?这还比个什么劲?半晌之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卢庆宏,不过那眼神中透出的,尽是怜悯之色。(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